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汽车电子 > 牛人业话 > 华为汽车业务进入第二阶段

华为汽车业务进入第二阶段

作者:电车曼曼谈 时间:2023-10-13 来源:EEPW 收藏

的七纳米出来了,世人皆惊,但是,与国人的沸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没有大张旗鼓地宣传,反而刻意抹去了有关5G的任何描述和显示,低调而又内敛。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2310/451531.htm

何以然?因为,在的眼中,虽然目前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这场战争远远没有结束。按照美丽国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调性和“此地我最大,谁敢多说话”的霸道,当他发现自己精心设计的封锁线被突破之后,会查缺补漏,堵上漏洞,断不会就此举白旗投降,如果这样怂,人家也不会成为世界头号强国了。所以,在未来的数年里,华为还要迎接来自漂亮国政府更为严苛的全方位封锁和重重暴击。

更为重要的是,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因为被釜底抽薪,华为各大业务遭受重大打击,当此百废待兴之际,实在没有时间庆祝眼下的胜利,比如就智能电动汽车而言,华为的汽车业务也将迈入第二阶段。

华为“真的”不造车


大家应该还记得,今年三月份,华为发表了关于汽车业务的新决议,在新的文件中,华为重申不造车,有效期限为5年。这个文件出来时,正值问界销量下滑之际,这个文件撤掉了问界身上的华为品牌光环之后,问界销量节节下滑,局面变得更加艰难。记得当时,只有少数有识之士表示“心疼余大嘴,但是站队任正非”,但更多专业人士表示,华为在这么困难的阶段,不应该再去考虑品牌保护这种长远的事情。因为就像马云说的,“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是你有可能会死在明天的晚上”。

现在分析,华为此举有两大目的。第一,任正非想要的是避险,给华为品牌切割出一道宽宽的防火线。

想当年,曹操南征北战,讨董卓、伐袁术、杀吕布、降张绣、斗袁绍、征乌桓、平荆州、攻孙权、击刘备,曹丕、曹睿再接再厉,励精图治,建立了大魏的江山,爷孙三代辛辛苦苦几十年,最终被隐忍蛰伏十年的司马懿轻而易举地篡了权。到他的孙子司马炎开国的时候,整个晋朝从上到下都奢靡腐烂,接着便是八王之乱,司马家真正掌权的也不过短短几十年的时间,何以然?

道理很简单,就像痴情女对渣男的控诉一样:来得太容易,也就不懂得珍惜。想一想学生时代的你,花起父母的钱来不眨眼,等到自己上了班,是不是一下子就学会了精打细算?

同样的道理,不是任总久居深宫,听不到电动车市场前线的炮火声,而是因为在任总的心中,华为几十年来的披荆斩棘实在不轻松,“华为”品牌的分量之重,非一路呵护它成长起来的创始人不能懂!正是因为金字招牌来之不易,所以不能为了冒险寻求局部利益破坏集团的整体利益。

当时我还调侃,余承东对不造车的决议愤愤然,是因为想要做魏延。我们再回到诸葛亮北伐的那个时间节点。魏延献计:“派一上将军,帅精兵五千,兵出子午谷,奇袭长安”,诸葛武侯为什么否决了魏延的提议。是因为魏延想要的冒险,赌赢了,光芒万丈,战神加身,诸葛亮殁后就能接他的班,而诸葛亮想要的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如果子午谷率先被曹魏大军通了关,前后夹击,他就得冒30万大军倾覆的风险。类比一下,余承东这种一线得力干将也想拿华为的品牌冒险赌一把,赌赢了他就能接任总的班,赌输了大不了换个地方接着干嘛。

第二,也是更大的目的,是打消车企对华为造车的顾虑。

一直以来,在汽车业务的对外宣传上,华为的口号都是“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但是本土车企对这个口号不以为然。

按照他们的思考逻辑,如果你不下场造车,怎么依靠你的体系化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打造爆款,如果不能打造爆款,您的汽车业务怎么挣钱?这种思考逻辑建立在华为无法生产自己的高端的基础之上。现在来看,这个背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华为突破了7纳米工艺的生产,可以基本没有限制地供应车机芯片、自动驾驶芯片以及基于芯片之上的软硬件解决方案,这个时候的华为已经没有了下场造车的必要,因为回归到商业逻辑上,无论下场还是不下场造车,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赚钱,如果不造车便可以赚钱,而且可以赚到利润率更高的钱,何必去挣苦力,赚利润率只有几个百分点的钱呢?

成为各大车企的供应商,与蔚小理、小米、比亚迪不再是竞争关系,是不是会有更加广阔的天地?可以卖铲子,谁还亲自去挖矿呢?


挖矿还是卖铲子

如果你从头到尾观看过2018-2022年的华为全联接大会,就能隐隐约约地体会到,为了活下去,华为的业务战略经历了从卖铲子到亲自去挖矿的转变。

2018年,华为在全联接大会上公布了人工智能战略,并推出推理芯片晟腾310,2019年,芯片制造能力还没有受到限制的华为在全联接大会上推出训练芯片晟腾910和算力一张网。从演讲者的表态可以很明确地体察出,在2020年之前,意识到人工智能即将重塑千行百业的华为,并不打算亲自深入到各个行业的“矿山”中去挖矿,其业务中心是着力打造可以挖矿的金铲子以及卖铲子。2020年,美丽国极限打压,制裁升级,在516事件后,画风开始逆转,到了2020年的全联接大会上,华为推出智能体,开始强调助力合作伙伴,通过人工智能改造千行百业。无论是在象征意义上还是在字面意义上,华为都真的去挖矿了。


图片

图片来源:华为

在共识经济时代,高科技行业始终比传统行业享有较高的利润率,其造就的结果便是,挖矿远远不如卖铲子挣钱。我们拿最近火得不能再火了的芯片巨头-人工智能时代的弄潮儿英伟达来举例好了。

在过去这么多年里,从比特币到元宇宙,再到chatGPT代表的大模型,时代的风口数次变换,每一次风口上都会飞着各型各样的猪,有的猪飞上了天,有的猪摔得很惨,不过,作为守在金矿旁边卖铲子的那个人,英伟达每次总能赚得盆满钵满,也首个在芯片行业破了万亿美金市值的大关。

守着金矿卖铲子、卖门票,做时代风口的鼓风机,就是当今天下最好的生意。当然,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没有底层的芯片设计、生产能力,没有中层的工具链和算子库设计能力,就不可能成为数字和人工智能时代的鼓风机。俗称,如果钱好赚,凭什么让你来赚?

在芯片生产被死死限制的那几年,华为将精力放在了在既有的芯片上打造可以释放芯片性能的算子库,可以助力软件工程师高效率开发工作的工具链、EDA、开发框架等支撑工具的研发上。功不唐捐,现在,松山湖科技城完成了芯片生产工艺的突破,硬件软件一把抓,华为可以重新卖铲子了。最近,科大讯飞向华为下了晟腾训练芯片的大额订单,利润率高出好几倍的卖铲子这项业务的轮子可以重新滚动起来了。

反映在汽车业务上,这意味着华为真的可以不造车了,它可以做投入更少、利润率更高的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帮助车企造好车,做智能电动汽车新时代的博世,不好吗?

写在最后

在今年2月份的一次大会上,华为宣布突破了乌江天险,突破乌江的下一步便是挺进遵义,很显然,现在已经来到了这个转折点。对于华为这种选手来说,马不扬鞭自奋蹄。不过,时不我待,现在还是要快马加鞭,助力智能手机、智能电动汽车等各个业务快速迈入第二阶段。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