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汽车电子 > 业界动态 > 戴姆勒“战略调整”,或削减自动驾驶研发支出

戴姆勒“战略调整”,或削减自动驾驶研发支出

作者:时间:2019-11-06来源:高工智能汽车收藏

一向以严谨、务实的作风而闻名的德国汽车制造商,这一次对待转型的态度,又开始变得“模棱两可”。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911/406749.htm

周四公布,受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销量提振,第三季度营业利润小幅上升,推动其股价上涨,但该公司宣布削减成本,并警告称,与柴油车诉讼相关的法律条款可能增加。

集团息税前利润(EBIT)增长8%,至26.9亿欧元,高于上年同期的24.9亿欧元,主要受豪华车销量增长8%和现金流稳健推动。

不过,在梅赛德斯-奔驰轿车的利润率从上年同期的6.3%降至6%之后,集团将重新评估成本,原因是梅赛德斯-奔驰GLS轿车的生产存在问题。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ellenius)表示:“为了在未来几年内转型,我们需要加大努力,必须大幅降低成本,持续增强现金流。” 有一些知情人士表示,与他的前任Dieter Zetsche不同,康林松希望回归到汽车制造商的老路,而不是把自己改造成一家高科技移动设备供应商。

在9月底向戴姆勒董事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康林松表示,他希望削减对初创公司的投资,减少在研发上的支出,并放弃打造全新纯旗舰车型EQS的计划。 不过,戴姆勒将继续与博世和宝马合作开发这项技术。这一想法的目标是为拥有自动驾驶出租车的车队客户提供技术支持,而不是将这些汽车大量出售给私人车主。 对于戴姆勒来说,目前的难关是如何更好的活下去。 戴姆勒重申,预计2019年集团息税前利润将显著低于去年,并警告称,卡车部门的收入将与上年同期持平,而不是略有增长。 此外,目前与柴油排放相关的法律程序可能导致额外支出,这可能打击梅赛德斯-奔驰轿车和梅赛德斯-奔驰货车的利润。

就在今年5年,戴姆勒前首席执行官Zetsche在年度股东大会(最后一次以CEO身份亮相)上的表态基本吻合。“一切都在接受审查,固定和可变成本、材料和人员成本、投资项目、垂直整合和产品范围。" “除了外部因素,我们现在也感受到了公司转型的财务影响,”按照Zetsche披露的数据,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的研发支出成本从四年前的约80亿欧元升至140亿欧元。

这家德国豪华汽车制造商将斥资100亿欧元开发一系列汽车,以便在2039年之前实现全面化,并避免监管机构的巨额罚款。

而为了确保消费者购买零排放(新能源或纯电动)汽车,戴姆勒的目标是限制面向消费者的新汽车技术的价格。“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削减成本,提高整个公司的效率。” 而对于上任不到半年的康林松来说,首要的目标是彻底执行一项名为"Move"的成本削减计划,总部的行政成本将削减约20%。戴姆勒正寻求在2021年之前,在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领域节省60亿欧元成本。 此前,戴姆勒和宝马的合资公司也已经出现状况。

日前,双方投资10亿欧元的合资公司负责人已辞职,原因是对宝马和戴姆勒对合资公司业务的投资力度不够。 随后,宝马新任CEO齐普策表示,公司希望为其和竞争对手戴姆勒共同运营的出行公司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为此,一些投资者表示,这两家公司的未来战略仍不太注重细节,同时对德国汽车行业前所未有的“迅速反复”的策略修正感到遗憾。 考虑到戴姆勒和宝马签署的共同开发自动驾驶合作协议,联合研发的辅助驾驶系统、高速公路自动驾驶和自动泊车技术预计将从2024年起开始商用部署。这意味着短期内对两家公司来说,几乎都是真金白银的投入,而没有任何收入。

更为微妙的是,宝马正指望凭借全新的产品阵容和更高的效率来与竞争对手梅赛德斯-奔驰一较高下,因为关键市场需求的减弱挤压了整个行业的利润。

自动驾驶还不能为汽车制造商带来盈利能力的前提下,股东们关注的重点是他们的月度新车销售业绩与竞争对手相比如何、以及持续的盈利能力。

这一指标目前困扰着戴姆勒、宝马两家豪华车品牌。今年上半年,宝马备受关注的汽车部门息税前利润下滑至2.8%,而奔驰汽车部门的营业利润为1.4%。这个结果远远低于汽车制造商8%到10%的目标利润率。 而大众集团的核心品牌大众和捷克品牌斯柯达上半年的利润率分别为5.2%和8.1%。标致雪铁龙集团调整后的汽车利润率达到8.7%。 对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等未来技术的投资,是宝马和戴姆勒负面财务状况的一个关键因素。戴姆勒上半年的研发支出占其营收的近5.8%。自2014年以来,这一数字一直在稳步上升,打破了2009年5.3%的年度峰值。

梅赛德斯-奔驰去年销售了231万辆乘用车,成为2018年最畅销的高端汽车品牌,但一些分析师质疑其还能主宰豪华车行业多久。

戴姆勒表示,它正在研究“对策”,以提高利润。要知道戴姆勒的盈利能力一直落后于同行。这也是其为何向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北汽释放股份的原因之一。

与宝马和大众不同,戴姆勒不是家族企业。这使得其在面向未来转型上迟疑不定。比如,与许多竞争对手相比,戴姆勒对电动汽车的未来持怀疑态度的时间更长。

此外,与大众不同的是,戴姆勒并没有把所有赌注都压在电动汽车上,而是保留了选择的余地,股东们视其为冒险的赌注。

一些人寄希望于康林松能够尽快充实新的战略,但这一希望破灭了。相反,高层交接之际,正值这家汽车制造商的微妙时期。康林松不得不在几周内发布两次盈利预警,戴姆勒也出现了多年来的首次亏损。

按照最新的消息,康林松计划在11月份提出公司未来几年的新战略。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