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编辑观点 > 万亿航母英伟达 杀入处理器市场能否所向披靡

万亿航母英伟达 杀入处理器市场能否所向披靡

作者: 时间:2023-11-05 来源: 收藏
编者按:英伟达杀入PC市场的财政支持方面似乎不需要怀疑,那么我们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就是,英伟达为啥要杀入CPU市场呢?其实严格说,NVIDIA进入的应该是通用处理器,而不是传统意义的CPU。

8年前市值只有英特尔十分之一的),现在的市值是英特尔的8倍还多一点,这样一家公司前年的营收还只有英特尔四分之一,甚至刚刚超过英特尔的净利润额,在2023年的第三个季度的营收甚至可能反超英特尔。这一切,都是源于AI特别是生成式AI带来的翻天覆地的技术变革。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2311/452478.htm

当然,的成功,源于其十多年AI生态的建设和GPU面对AI大模型时天然的高效率,一如当初英特尔成功统治服务器市场走过的征途。现在好了,英伟达这艘万亿航母传言要开启桌面市场的竞争,如此庞大的资本巨兽,面对英特尔和AMD两家恩怨纠葛了四十年的CPU江湖,又将掀起什么样的轩然大波呢?

在最基础的财力上,英伟达现在堪称富得流油,最近季度报告显示高达45.8%的净利润率背后的真实数字是60+亿美元的季度利润额,对比一下A股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所有盈利的A股上市公司半年净利润总和仅221亿人民币,只有英伟达半年利润的四分之一。从市值上看,如果不计算TSMC、三星和ASML这样的制造和设备厂,英伟达的市值等于前10大半导体公司中后面9家的总和。所以,英伟达杀入PC市场的财政支持方面似乎不需要怀疑,那么我们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就是,英伟达为啥要杀入CPU市场呢?其实严格说,进入的应该是通用,而不是传统意义的CPU。

 1699193030453934.png

不厚道的说,在PC芯片三强里,英伟达虽然市值和营收都已经稳居第一,但恰恰是唯一一个只有GPU的玩家,反观对手英特尔和AMD,不仅拥有PC生态核心CPU,还有GPU,甚至扩展开来还有FPGA。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英伟达如今在AI领域如日中天,但为了长久业务稳定的需要,扩展新的应用市场势在必行,那么自己熟悉又急需变革的桌面市场无疑是最好的切入选择。更务实的在于,英伟达在Compute & Networking市场的营收占据自己业务的55.86%,产品过于单一显然不利于未来股价创新高和巩固这个市场的统治力,而一旦拥有处理器对英伟达在Compute & Networking生态链的统治力和出货能力将如虎添翼,更是对2020年英特尔重返GPU竞争行列最有效的回击。至此,三家PC芯片巨头正式形成全面竞争的三国演义。

很多人看到英伟达要杀进桌面处理器市场是因为看到了苹果的M系列强悍的表现,我个人倒是不敢苟同,毕竟M系列强悍的性能基于IOS的封闭生态,这种类ASIC的架构本来就能很好地激发硬件的性能表现。对于不具备自有OS的英伟达来说,侧重于专用系统的处理器很明显缺乏生态闭环支撑其海量应用。这种适配单一OS与冗余过大的通用OS之间的性能差异其实大家可以从2019年的麒麟和骁龙的性能表现对比类推出来。当年高通在桌面处理器上的尝试大部分失利原因来自于Window OS对于架构支持的不足,当然现在一切都不再是问题,适配了多年的Windows从11开始已经全面面向移动应用,对的支持也几乎扫平了最后的障碍,真正做到了与X86架构比肩。所以,英伟达的桌面处理器一定是架构么?有没有可能是Risc-V呢?

这个问题唯一的变数也许就是当时收购Arm的失败,否则现在几乎没有任何疑问英伟达会选择做Arm 处理器,这也许是英伟达收购Arm交易达成初步协议之时就开始规划的路线图。毕竟目前RISC-V架构的生态系统还支撑不起一个庞大到几百亿美元的单一应用市场,更何况目前没有任何消息表明Window和IOS都开始针对RISC-V进行定制化支持,甚至Android都没有做到RISC-V与Arm同等流畅程度的支持。从这点上,走RISIC-V桌面处理器似乎是一条注定荆棘密布的独木桥,这并不符合NVIDIA希望依靠桌面处理器为自己高企的股价引入新的上升动力的稳健需求。从另一个层面上看,Arm服务器已经占有5%左右的市场份额,苹果的Arm核桌面处理器历经三代性能看起来很强悍,高通的桌面处理器也已经成功推出商用设备,从Linux到Windows再到Android,Arm是唯一能够完全适配的处理器内核,NVIDIA似乎没有理由不去选择这条最稳妥的路。

当然,有人肯定会想起曾经NVIDIA历经三代的Tegra系列Arm内核处理器,这款算是失败的处理器当初严重拖累了NVIDIA公司的市场表现。十年前笔者曾经在CES现场体验过Tegra1代和2代处理器在平板上和车载面板上的应用,客观评价这个系列的性能完全没问题,远超当时tablet市场的性能需求,只是由于GPU单元的移动优化不足一直期望增加基带单元导致了整颗芯片的功耗过高,因此无缘手机市场又在当时车载市场找不到合适的应用场景,毕竟车载游戏是十年前整车厂不愿意尝试的冒险。

所以,无论是如今生态系统的契合度,还是曾经Tegra并不完美却又不算一败涂地的开发经验,NVIDIA的Arm核处理器似乎具备了一切入局的前提条件,只是CPU这个市场,真的是那么好杀进去的么?

笔者最先想到的一个问题是,你们觉得长期霸占半导体市值和销售额龙头地位的英特尔滑落开始的导火索是什么?笔者认为不是工艺方面的五年无进展,而是服务器市场拿下9成份额后,忽然想要重拾手机处理器市场,而且还是卖掉Xscale平台后自己做X86的移动处理器,甚至还弄出了一个X86的Quark内核要抢MCU市场。对于现在的NVIDIA,似乎比当初的英特尔拥有更多的资本去赌一个全新的内核市场,而且还是并不头铁的选择最恰当的内核入局,但是现在的NVIDIA面临的第一个压力就是市场前景。虽然生成式AI带给NVIDIA营收几乎翻倍的2022,但2023年开始的一系列出口禁令也许会直接腰斩了NVIDIA2024年的销售预期,毕竟他们并没有准备好特供版的A100甚至是特供版的4090Ti。未来类ASIC化的NPU和各类AI处理器,似乎是对GPGPU这个概念最具挑战力的存在。

 1699192947677398.png

第二个问题是定位,NVIDIA杀入CPU市场的定位会是哪个细分领域?PC?Laptop?Tablet还是服务器?Tablet市场似乎是苹果一家独大,这点NVIDIA估计也融不到iOS生态中去,何况M3现在风头正劲,正面死磕不是明智之举。Laptop的市场似乎也不太理想,因为这个市场似乎是Intel志在必得的领域,虽然CPU性能方面近年来被AMD反超,但依靠雅典娜计划和强大产业链统治力,似乎这个领域英特尔并没有失去多少市场份额,不过从Arm和X86各自处理器的优势来说,似乎laptop是Arm核发挥处理能效更高的最好舞台。PC市场目前下滑趋势比较明显,而且传统的南北桥架构似乎不适合Arm核处理器,而英特尔的生态控制力似乎同样强大。除非NVIDIA有革新PC整个设计架构的勇气,否则这个领域的生态似乎很难短期适应Arm内核处理器的全新架构。所以,服务器处理器似乎是目前NVIDIA最可能杀入的市场。一方面,Arm核产品在这个市场拥有5%左右市场份额,并且正在逐步扩大,是PC、Laptop两个处理器市场不能比拟的市场份额,同时该领域软件生态也具有一定的基础。另一方面,服务器处理器似乎更符合NVIDIA的市场扩展需求,能够更好地应对自己两个竞争对手的全方位多产品组合的竞争。毕竟GPU市场已经足够稳定,虽然面临了英特尔自研GPU的竞争,但NVIDIA似乎没必要去捆绑CPU再扩展PC市场份额,NVIDIA最擅长的高端GPU才是这个市场最具盈利空间的部分。

第三个问题是生态,无论是Arm统治手机处理器,还是英特尔从Power架构手中抢走服务器,还是现在的NVIDIA一统AI大算力江湖,依靠的都是一步步的生态系统布局。因此NVIDIA入局处理器市场,大概率需要从生态系统开始布局。只是处理器的生态中,Arm拥有比较完整的生态,但那注定不是英伟达的,这曾经是NVIDIA收购最大的期待。现在要么是自己独自打造一个处理器生态,要么是壮大Arm处理器生态特别是服务器处理器生态,无论哪一个都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但注定的一点是,这个生态系统远比处理器性能、功耗甚至适用性更能决定未来产品的成功。

做个总结,NVIDIA最稳妥的选择是Arm服务器处理器,最激进的选择的RISC-V物联网处理器,最惊人的选择的是Arm核Laptop处理器,最让人无法冷静的选择是做个X86服务器,最不可能的选择是Tablet处理器。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