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嵌入式系统 > 业界动态 > 燃烧的Cypress:被赶下台的CEO同他亲手建立公司的殊死战斗

燃烧的Cypress:被赶下台的CEO同他亲手建立公司的殊死战斗

作者:时间:2017-07-04来源:雅虎财经

  T.J. 罗杰斯经营硅谷的公司已达34年之久,但现在他是一名激进的投资者,主要针对董事长与中国投资者的合作关系。过去一段时间,他与他于1982年创立,并经营了30余年的公司——赛普拉斯半导体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战斗的重点在于他认为新的董事长涉嫌向中国半导体输送利益。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7/361298.htm

  在20世纪70年代,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T.J. 罗杰斯来到硅谷,当时,“最后的果园”仍在与年轻的半导体公司争夺地盘。罗杰斯最终依靠自己的发明创立了赛普拉斯半导体公司(CY),并成为了一个直言不讳但受人尊敬的行业领袖,他以好斗的姿态而闻名,从保护美国技术到与各种各样的股东做斗争。

  但掌管了公司30多年后,罗杰斯被要求在2016年离开。当时的他虽然不战而降,但不会太久;现在的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激进的投资人。这是一个CEO经常鄙视的角色,因为二者经常发生涉及到双方的人身攻击的激烈的公开战斗。罗杰斯认为这是一次令人担忧的股东投票,在他看来,董事长变成了帮助中国实现行业野心的美国面孔。

  正是由于新董事长Ray Bingham与一家中国政府资助的私募股权公司的合作,让他处在了当前混乱的风口浪尖,这是一场关于中国购买美国芯片公司和知识产权的辩论。这家私募股权公司收购了另一家硅谷芯片公司,这导致罗杰斯起诉他的前公司,并胜诉,他指责Bingham是一名商业间谍,有可能与他的中国合作伙伴购买赛普拉斯。

  罗杰斯上个月在声明中表示:“他正在向正在半导体行业寻求收购的第三方提供有关赛普拉斯的并购活动的机密信息。”

  周二,在加州圣何塞市举行的股东投票中,罗杰斯和赛普拉斯之间持续了数个月的公开交流达到了顶峰,赛普拉斯对于反击前任领导人并未有丝毫畏缩。赛普拉斯和罗杰斯都不会对公开文件和声明之外的问题发表讲话,在公开声明中,赛普拉斯将罗杰斯描述为“由个人报复驱动”、“沉溺于过去”的创始人,并断言他维护利益冲突的行为毫无根据。

  赛普拉斯在最近的一封委托书中说:“声誉已经受损,完全没法恢复。赛普拉斯的股东、管理层、员工和客户都被夹在中间。”

  至少可以说,这不正常。

  圣塔克拉拉大学法律系副教授Stephen Diamond表示:“通常离职的CEO不愿卷入这样一场争斗,承担声誉风险。但是,像T.J.罗杰斯这样充满激情和主导地位的创始人的情况却不同。他的声誉与赛普拉斯有紧密的联系,所以他有继续参与的动机。他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股东。”

  尽管赛普拉斯努力破坏罗杰斯的声誉,但赛普拉斯最大的个人投资者拥有2.7%的股份,他成为了目前的赢家。Bingham近期从董事会下台,而罗杰斯在芯片领域依然有很多崇拜者。

  Loop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Betsy Van Hees说:“他是硅谷的标志性人物,没有人像他一样。上帝制造他时打破了模具。”

  这场斗争在1月下旬首次公开,几个月后,Lattice半导体公司(LSCC)同意以13亿美元的价格被与中国政府有联系的投资集团Canyon Bridge Partners收购。根据法律文件,当时已经离开赛普拉斯的罗杰斯与公司的新CEO和首席财务官并不知道赛普拉斯的董事长Bingham是 Canyon Bridge Partners的“创始合伙人”,直到他们阅读了宣布这笔交易的新闻稿。

  罗杰斯试图与赛普拉斯的董事会私下沟通,他认为Bingham有明显的利益冲突,但尝试没能成功。他向特拉华州法院提起诉讼,试图证明他的说法。他作证说,赛普拉斯在2016年被Lattice接管,成为了Canyon Bridge的一个潜在的白衣骑士(当公司成为其他企业的并购目标后,公司的管理层为阻碍恶意接管的发生,去寻找一家“友好”公司进行合并,而这家“友好”公司被称为“白衣骑士”。)。赛普拉斯通过了这项协议,但对于青睐罗杰斯的法官而言,暗示是显而易见的:赛普拉斯董事长用中国资金运营的公司被视为了赛普拉斯在芯片收购方面的竞争对手。

  中国资本入股美国芯片行业的问题已经困扰了联邦政府多年,而且仍在持续,这是这场斗争的一个潜在的大问题。赛普拉斯一直直言不讳地反对中国收购美国芯片公司及其战略知识产权,并导致赛普拉斯与中国投资者进行了一场针对 Integrated Silicon Solutions Inc(ISSI)的竞购战,并最终输掉了战争。

  在对ISSI的收购失败后,罗杰斯被要求在10个月前辞职,这发生在Canyon收购Lattice之前,这是美国允许中国购买美国芯片公司和知识产权的一个重要的测试案例。据路透社报道,由于美国国会议员担心这笔包括中国政府的资金的交易会涉及国家安全问题,交易已第三次提交美国审查。

  针对这一情况,赛普拉斯回避了一切与中国相关的话题讨论,将重点放在了把罗杰斯看做半导体业务的老派,老派公司只有行业高管和工程师参与董事会和管理。根据公司的估计,现在到了双方相互交流的时候了,但罗杰斯正试图利用代理权的争斗回到公司。

  该公司写道:“这次代理权之争是他计划回归赛普拉斯的第一步。许多人告诉我们,你们同我们和管理层一样深切关注着公司,即使是T.J.罗杰斯返回的幽灵也是一个重大的破坏力量,并会持续不散。”

  Linley集团的高级分析师Mike Demler表示并不确定。

  Demler说:“我不认为他想要回去。”他补充说,他相信罗杰斯的激情是他在圣克鲁斯山脉的酒庄Clos de la Tech,他是用传感器和网络种植葡萄的先驱。“他只是想让赛普拉斯按照它的运行方式运行。”

  在特拉华州的诉讼中的法官也反对另一场关于赛普拉斯的争论,他认为这是罗杰斯和董事长之间的个人斗争。

  Andre Bouchard法官在他的命令中写道,“我不相信罗杰斯的实际目的是出于个人仇恨报复Bingham,”他表示,罗杰斯的证词“是非常可信的”。

  Earlier this week, Bingham stepped down as executive chairman, “in order to remove the distraction to .” Eric Benhamou, once the longtime CEO of 3Com, also stepped down as lead independent director, although he remains on the board.

  本周早些时候,Bingham辞去了执行主席的职位,“为了降低对赛普拉斯的干扰。”曾长期担任3Com CEO的 Eric Benhamou同时也辞去了首席独立董事的职位。

  股东们必须在周二思考的问题是,他们是否希望罗杰斯任命的 Camillo Martino和 J. Daniel McCranie二人加入董事会,他们都拥有长期的行业经验。三家有影响力的股东咨询公司——ISS、Glass Lewis和Egan-Jones——全都推荐罗杰斯任命的董事会成员,并反对Benhamou的重新选举,他在一份电子邮件中指出,Bingham的情况是“酝酿成熟的利益冲突”,但他并没有对于Bingham是Canyon的创始伙伴这则消息采取行动。

  Glass Lewis在其向投资者的建议中写道,“赛普拉斯董事会对明显侵犯了赛普拉斯道德准则的行为以及赛普拉斯和Canyon Bridge的日益实质性的战略接近做出了柔和的回应,投资者将从董事会层面上的新的独立监管中获益。”

  赛普拉斯在周一提交的一份文件中透露,向罗杰斯及其所属组织First提交的最终解决方案是增加一个董事会席位,并立即接受Martino和McCranie担任董事,同时保持Benhamou的地位,并在2019年建立一个暂时的非贬低条款。这项协议将迫使罗杰斯放弃任何未决的诉讼,而不是因类似的问题起诉公司,但这协议可能不足以缓和冲突。

  在硅谷几十年的时间里,罗杰斯已经成为一个自吹自擂的自我主义者,一个辉煌的企业家,也是奇特而又有趣的混合物。赛普拉斯显然已经准备好离开他,但罗杰斯是正确的,他确保自己不会留下一个存在冲突或洋洋自得的领导团队。周二的会议应该是一个戏剧性的最后听证会。



关键词: Cypress 芯片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