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手机与无线通信 > 业界动态 > 华为“轮值董事长”与台积电“双首长”彼此差异在哪里?

华为“轮值董事长”与台积电“双首长”彼此差异在哪里?

作者:时间:2018-04-13来源:雪球收藏
编者按:华为“轮值董事长”与台积电“双首长”机制,都是作为代际交替的重要制度性安排,彼此有什么相似之处,又有多少差异?

  不久前,进行了自2012年以来的首次董事会改选,73岁的任正非卸任副董事长,其女儿孟晚舟接任;任正非的职务为公司董事、总裁。另外,担任董事长19年的孙亚芳,主动让贤,不在董事会中任职,梁华成为的新一任董事长。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4/378327.htm

  更令人注目的是,此次换届,华为延续过去的集体管理模式,但施行多年的轮值CEO制度将不再运作,改为轮值董事长机制。华为董事会确定,由副董事长郭平、徐直军、胡厚崑三人,担任公司轮值董事长。

  由轮值CEO转为轮值董事长,应是任正非的华为接班计划的重要布局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海峡两岸另一位科技界大佬、创始人张忠谋将于今年6月退休。华为“轮值董事长”与“双首长”机制,都是作为代际交替的重要制度性安排,彼此有什么相似之处,又有多少差异?

  启用“轮值董事长”, 任正非在考虑什么?

  近日,华为公布2017年财报,实现营收6036亿元,净利润475亿元。不搞金融不炒房不上市的华为,且60%以上业务来自国外,其骄人的业绩是什么概念呢?相当于3个恒大、4个阿里巴巴、5个中兴、6个小米、6个长虹、10个茅台、30个康佳。

  毫无疑问,华为是一个伟大的公司,而且是制度创活力、管理出效益的成功范例之一。华为改选董事会,由前公司监事会主席梁华出任董事长,其担当的角色侧重于法律层面上,比如履行法人代表的治理责任,包括对外负责公司公共关系及形象维护等,以及主持公司持股员工代表会运作。而郭平、徐直军、胡厚崑三位轮值董事长,才是决策层的核心人物,即在当值期间是公司最高领袖,处理日常工作拥有最高权力。

  值得一提的是,当选为副董事长的任正非女儿孟晚舟,还充当一个组织、协调的重要角色,那就是华为机关平台运作的协调管理人。

  对于为何选择轮值董事长制度,任正非受访时表达了三层意思:

  其一,三位轮值董事长循环轮值,主要是避免“一朝天子一朝臣”,避免优秀干部和优秀人才流失。

  在任正非看来,新董事会换届后,公司最高权力是放在集体领导、规则遵循、行为约束的笼子里,以此形成循环。“轮值董事长”虽拥有处理日常工作的最高权力,但受常务董事会的集体辅佐与制约,所有文件需要经过董事会全委会表决通过;此外,还受到监事会的监督。

  其二,新董事会只是迭代更替,今后还会引入一些新鲜血液。

  其三,任正非还是华为实际领导人吗?任正非对此提问,并没有直接回应,而是说华为是集体管理决策机制,所有的决策都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有发言权。

  在华为的发展史上,任正非创造了一个商业史上最奇特的现象:即华为是全球未上市企业中股权最为分散、员工持股人数最多、股权结构最单一的企业。作为华为第一大股东、主要创始人,任正非仅占有1.4%比例的股权,其余的98.6%股权,为员工持有。目前华为的员工数量为18万。

  与2012年华为老一届董事会相比,华为公司治理的集体管控模式并没有发生多少根本性的变化,只不过由“轮值CEO”变成“轮值董事长”,其职责没啥变化。

  从1988年成立至今,华为就只有一位总裁,那就是任正非本人。在外界眼中,他一直就是华为的话事人。换句话说,哪一天任正非不当总裁了,则意味着华为“后任正非”新时代的开启。

  “轮值CEO”制度,是华为的首创,始于2011年。大约在2004年,美国顾问公司在帮华为设计公司组织结构时,他们认为华为还没有中枢机构,简直是“不可思议”!

  以往,“轮值CEO”是华为的最高行政首长,CEO一词,来自西方现代企业治理模式,中译版更简洁,即“首席执行官”。从权力架构上,任正非的总裁职务,次于“轮值CEO”,是华为公司的“第二号打工者”, 主要是协助CEO管理公司具体业务。既然是CEO,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仅有“首席”1人,何来多人呢?从名称上总会使人感觉怪怪的,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如今,新一届董事会上,已变更为“轮值董事长”机制,可能也是出于这个层面的考虑。

  循环轮值的集体领导机制,与民间说法“江山轮流坐”道理颇似,也越来越引起不少企业的重视。与华为同样的股权分散的万科,也效仿设立“轮值总经理”制度。另外,海尔、联想等大型产业集团企业,也设过轮值总裁。他们均有一个共同的现象,企业的管理水平较高,也就敢于充分利用管理层的群体智慧。

  在华人家族企业中,“江山轮流坐”的传承案例不少。比如泰国谢国民家族,谢式兄弟四人集体领导,大哥谢正民退休辞任后,又四弟谢国民接棒正大董事长。

  此外,台湾富邦蔡氏家族也是一个经典案例。2016年10月,富邦两兄弟蔡明忠、蔡明兴,不光“江山轮流坐”,而且还兄弟互换分工,互换帅印,与华为“轮值制”有异曲同工之妙。大哥蔡明忠从富邦金控董事长一职退下来,改任副董事长,董事长则由弟弟蔡明兴接替;同样,蔡明兴此前的富邦集团董事长一职,则换成大哥来担任,自己退居副董事长,这就是著名的富邦兄弟“轮值江山”。

  从人资治理方面来说,“轮值领导制度”, 就像赛马机制一样,可令企业在创业创新上马不停蹄,永葆旺盛活力,这也是华为成功的一大因素。另外,通过“江山轮流做”,还可以培养和历练接班候选人,增强企业高管“主人翁意识”。

  观察者认为,决策效率与决策执行连续性,是华为“轮值制”的一大缺陷;此外,能否成为一种企业组织架构的常态化制度安排,仍有待进一步观察。任正非本人也说:“华为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办法。CEO轮值制度是不是好的办法,它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

  对于家族企业而言,轮值制度也是“家和万事兴”的平衡之术,可降低内部纷争,丰富家族成员在商业领域的实战经验。

  “双首长”与没有张忠谋的

  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预计今年6月退休,并不再担任任何董事职务;台积电为了感谢其贡献与付出,未来将改称他为台积电创办人。

  张忠谋,被誉为台湾“半导体教父”、“芯片大王”、台积电的缔造者,也是全球晶圆代工产业的开拓者。台积电创立于1987年,当年营收仅300万美元,到2016年,已是300亿美元,成长1000倍。台积电31年,也是张忠谋公司治理31年的成果;这31年间,张忠谋让投资者赚了200倍,提供了19万个工作岗位。

  财信传媒董事长谢金河大赞张忠谋,称“台湾找不到第二人!”2017年,谢金河在其《向张忠谋董事长致敬》一文中指出:“张忠谋用30年岁月把台积电打造成世界半导体产业的巨人,他对台湾的贡献,恐怕企业界无人能出其右。”

  “我不相信只有工作的人生,会是快乐的人生!”去年,我们发表了《台积电的不加班文化》,引发许多人关注。张忠谋,生于1931年,他一生都是“乐在工作”。从1955年开始工作算起,迄今已工作63年,从1964年当经理,也已54年,他作为一个功勋卓著的台积电创始人,也走过了31载春秋。他的一生只选择喜欢的工作,全力以赴去做。

  去年,张忠谋获颁台湾企业永续终身成就奖,当场分享台积电四大核心价值、十大经营理念;其中,“四大核心价值”为诚信正直、双向承诺(包括公司对员工有承诺、员工对公司有承诺,也可应用在客户和供应商上)、创新、客户信任。而谈及成功秘笈时,张忠谋说:以Google公司“do no evil(不做坏事)”口号,作为台积电人的最低标准。

  如今,外界更为关注的是,未来没有张忠谋的台积电。《经济学人》撰文预测,张忠谋6月引退的当月,台积电将“干掉”英特尔,出货最先进制程的半导体,抢下全球最强芯片制造的宝座。

  据外媒报道,苹果Mac电脑有意用自家研发的ARM架构芯片,弃用英特尔处理器,消息一出,英特尔股价惨摔6%;很多人认为,苹果Mac“甩”掉英特尔,将“肥”了台积电!因为苹果的ARM芯片,都是由台积电代工。事实上,台积电将竞争对手英特尔远抛在后,也来自技术优势。目前,英特尔芯片技术主要是10纳米,而台积电则超前至7纳米。与英特尔强项是电脑芯片,三星擅长智能手机芯片相比,台积电是“两头通吃”,而且在挖矿机芯片上有9成市占率。

  “双首长”机制,是“没有张忠谋的台积电”的核心治理机制,也称台积电“双核制”。张忠谋退休后,将交棒予刘德音、魏哲家两人,台积电未来将进入双首长平行领导制度。

  与华为轮值的集体管控模式相比,台积电的“双首长”机制有什么特色呢?

  首先,台积电“双首长”,已作为台积电传承规划的组成部分,返看任正非,华为尚未对外明确接班人计划。

  2017年10月2日,台积电宣布二个重磅消息:一是2018年6月上旬股东大会后,张忠谋退休,之后将不续任下届董事,亦不参与任何经营管理部门工作。二、台积电将採取双首长平行领导制度,刘德音将担任董事长,魏哲家将担任总裁。

  张忠谋在台积电“新闻稿”中说:“过去三十余年创办及奉献台积电,是我人生中非常兴奋、愉快的一段时期。现在,我想把我的余年保留给自己及家庭。德音、哲家两位自2013年起就担任共同执行长职务,表现优越。”

  其次,与华为类似,张忠谋在设置组织架构时也有个分步过渡期。

  2013年11月,时年82岁的张忠谋,开始布局台积电的永续发展与传承大计,正式卸任执行长职务,并由刘德音及魏哲家接任总经理暨共同执行长,跨出代际传承的第一步。2017年6月8日,在台积电股东常会上,张忠谋安排刘、魏二人进入董事会,并增选为董事,步入“传帮带”阶段,主要学习董事会的决策过程。

  刘、魏二人,在台积电迄今已共事17个年头,跟随张忠谋左左右右;过去虽负责不同业务,升任共同执行长后,两人就像“双胞胎”一样,一搭一唱,合作无间,与张忠谋三人带领台积电创造出更骄人的业绩,营收屡创新高。与华为“轮值制”相似,默契是第一位的,刘、魏二人,不仅要做好手头上的事,还要彼此了解对方在做什么事。

  很多人担忧,张忠谋把“双人共治”传承模式引入台积电,会不会出现“两个太阳”?

  从公司法来看,董事长握有实质权力,而总裁是执行者,当然不会出现“两个太阳”;可台积电的首长双轨制,又是一个双首长平行领导模式,而张忠谋是全退,今后若有冲突,谁来协调呢?

  张忠谋曾如此解释,如果两人意见分歧,会有杰出的董事会阵容居中协调。

  董事会是公司决策的最高权力机构,可董事会并不是天天会召开,一个企业每天要做的决策很多;作为董事长,刘德音将是未来台积电的实质决策的最后把关人;而总裁魏哲家,在接班分配上,主要是在董事会的指导原则下,带领经营台积电,一时是不会出现“两个太阳”。

  魏哲家比刘德音大一岁,今年66岁,两人与张忠谋一样,都是从工程师走上管理者宝座的。对台积电管理层,张忠谋像“严师”,向来严格。有一次,魏哲家被要求检讨,他急中生智说;“董事长您可以质疑我的聪明才智,但请不要质疑我对台积电的忠诚!”结果,一句幽默的话,令紧张气氛顿时缓和下来。

  张忠谋创造了一个奇迹,当他退休消息传出,员工听闻既震惊又不舍,“这次可能是真的退休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已交棒蔡力行、退居幕后的张忠谋,再度回到一线,重掌兵符。

  总之,无论是华为“轮值董事长”,抑或是台积电“双首长”,目前尚无法判断它是长期制度还是临时的过渡性安排,也存有变数。任正非是科技界强人,张忠谋也是,他们都创办了一个伟大的企业。对于台积电双接班人刘德音和魏哲家而言,接棒只是开始,未来仍有挑战。

  在张忠谋眼中,工作、生活、承诺是快乐人生的三个部分,要把三者调配好,可对于刘、魏二人来说,如何学习创办人张忠谋的决断力、向心力、尤其是与客户的信任力,并转化为实际策略,将会是他们共同接班的首要挑战



关键词: 华为 台积电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