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牛人业话 > 不想荒废你的大学生活吧?看看牛人是怎样成为电子学霸的!

不想荒废你的大学生活吧?看看牛人是怎样成为电子学霸的!

作者:时间:2014-05-16来源:网络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正处于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的准备阶段,眼睁睁看着我的大学生活即将画上句号,再看看身边有很多低年级的学生们一天天把时间白白荒费掉,我在心里替他们惋惜,在即将结束我的大学生活之际,我将我的大学几年的有意义的生活与大家分享,看过这篇文章后也许能让那些有梦想的同学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少走些弯路,大家要相信,大学校园——将为你提供一生最好的学习环境。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46998.htm

  我高中毕业于新疆伊宁市三中,2002年考入哈尔滨工程大学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电子信息工程专业,2006年以创新人才免试保送哈尔滨工程大学硕士研究生,现在已经是我在学校的最后一个学期了。记得我刚入校的时候对电子知识一点也不懂,之前我比较喜欢经商,想着好好努力,将来开个公司,做做生意,所以第一志愿报了经济管理学院,结果没被经管学院录取,而被调剂到信通学院,现在想来也算是走对了。在上大学之前,我的梦想是上大学后,一定要当班长,一定要当学生会的干部。所以我从上大一就开始加入学校的学生会,非常积极地竞选班干部,后来也如了我的愿,班长也当了,学生会干部也做了不少。因为刚上大一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大学里具体要学什么知识,每天就是上课,那时一节课也不敢逃,每天的生活就是去上课、吃饭、打球和踢球,然后回宿舍瞎侃,上床睡觉。周末时,找几个同学逛逛街什么的,每周都重复着同样的生活,日子过得平平淡淡,但那时也不觉得在虚度,可能还带着刚离开高中校园的那种兴奋,认为理想中的大学生活就是如此吧。

  大一的一年就这样糊里湖涂过去了,接着就大二了,大二上学期除了在学生会的职位高了点外,其余和大一时也没什么区别,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过,偶尔逃逃不点名的公共课,天天照旧打篮球、踢足球。在大二下学期开学不久的某一天,我静静地的思考了很久,我想起了我曾经有过的梦想、我追求的人生、我向往的生活,想想如果再这样过完两年,我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那天我觉悟了。我的专业是电子信息工程,那我必须在这方面学有所成,两年都快过去了,天天抱着课本啃,现在想想我的水平和高中时一样,我学的是电子专业,从初中就开始学电阻了,到现在都六七年了,至今我连电阻长什么样都没见过,这样下去学的算是什么电子专业?我想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找了同宿舍的另一位同学赖世雄,我对他说:“我们一起参加学校的“五四杯”电子设计竞赛吧!”他欣然同意了,当时我俩真是对电子知识一无所知,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于是我们就从电子杂志上随便找了个类似电话控制器的小作品,把杂志上原理图中所有的元件型号抄下来,然后我俩就去电子市场上买元件。第一次买电子元件,一点专业知识也没有,我们讲的好多东西卖元件的人都听不懂,闹了不少笑话,一个电阻被人家要了一毛钱,还说这东西真便宜啊!(实际上一个电阻还不到一分钱),最后买了一堆电阻、电容和三极管,加起来一共六七十元,回来就准备照着别人的原理图焊接,很显然,这种做法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结果必然是失败的。无奈之下,我们跑去找当时教我们电路基础课的付永庆教授,我对付老师说我们想学点真正的东西,但根本无从下手,能不能请付老师帮我们想想看做个什么东西?付老师是个很好的人,他当时正在构想从学校低年级学生中选出一部分爱动手、有上进心的学生作为创新型人才来培养,他看我俩有想法,就直接对我俩说:“你们俩可以到我的实验室里来,现在我正好带几个大四的学生做毕业设计,你俩先跟着他们学习学习吧!”。当时因为是付老师个人的实验室,所以电脑不够用,于是我俩就把自己的电脑搬进了实验室,从那天起,我真正踏上了电子设计这条路。付老师又给我俩介绍了一位正在做毕业设计的大四女同学,她叫黄光亚,她正在做一个两台计算机之间用激光通信的题目,我和赖世雄每天都去实验室看着黄光亚焊电路、写程序,那时看着真是一头雾水,感觉那些东西好神奇,在计算机上写上几句程序,按完回车,看见一道激光穿过眼前,然后在另一台电脑上就能看到整屏滚动的数据。大概跟着黄光亚前后忙了一个月,对黄光亚正在做的作品的硬件部分算是有了基本的了解,但计算机部分具体怎么实现的还是不明白。那时正好赶上2004年学校的“五四杯”电子设计竞赛,我们借黄光亚的作品申报了参赛资格。在比赛那天,我们就用仅懂些基本原理的一堆元件加两台电脑等待比赛评委的到来,当时评委们问了我们这是什么原理、信号怎么样调制、传输波特率多少等很多很多简单的专业问题。说实话,我们哪里知道啊!我那时连RS232电平是什么概念都不明白,评委们提的专业名词我根本就没听说过,当时也就把我们懂的东西全说了,也不知道对应评委的哪个问题。那时学校“五四杯”电子竞赛的参赛作品比较少,评委看我们才大二,而且我们的作品又是一个较完整的系统,基本没什么工作上的漏洞,为了鼓励我们,最后还给我们发了个小奖。

  “五四杯”结束后,赖世雄就从实验室把他的电脑搬回宿舍了,很可惜,他放弃了继续走这条路。我的电脑一直放在付老师的实验室。说到这里还要讲一点儿关于我买电脑的小插曲。大二上学期时,我的很多同学们都买了电脑,于是我也跟着买了,当时不知道买来电脑后具体要学什么东西,我的同学们买来电脑后,大部分时间在玩游戏、QQ聊天,有的同学可以从早上一直聊到晚上,玩游戏的同学可以从早玩到晚,我同学建议我玩“传奇”游戏,说很有意思,他帮我注册了账号,游戏里一个动画人物拿着一把大刀不停地砍野猪、野鹿什么乱七八糟的所谓怪物,他砍了几刀就把一头野猪砍死了,然后他说:“你看长经验了吧,多有意思,你来玩!”,我接过鼠标砍了三刀,我想破脑子也想不出他说的有意思是指什么,然后我说:“实在是无聊!”,那天起开始了我的游戏生涯,三刀后也结束了我的游戏生涯,我觉得网络游戏实在是没有意思。我更不喜欢聊QQ,可是这电脑都买了,不能一点用处都没有吧,当时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电脑能“玩”什么和我们专业有关的东西,那些天我每天用电脑做的最多的工作就是把文件从一个分区拷到另一个分区,把一些不用的文件删除,甚至把C盘下能删的文件都删了,最后导致系统无法启动还问为什么?过了几个月我发现除了复制和粘贴功能我用得非常熟练外,其他我好像还是什么也没学会。再后来就去书店买了些制作Flash动画和制作照片的Photoshop之类的书,回来后天天学那些没用的东西。现在想来真的是太可惜了,那时真是浪费了大把大把的时间。电脑真的是可以学很多很多东西的,对于我们专业来讲,学单片机需要学C语言,学Keil、WAVE、IAR、ICC、MPLAB软件的使用,学汇编语言;在用到上位机界面编程时,需要学C++、VC++、VB语言等;用CPLD/FPGA/SOPC时,需要学VHDL和Verlog语言,学这些语言时,可以学Maxplus、Quartus软件的使用;当用到仿真时,可以学Protues、Multisim软件的使用;设计电路板时,可以学Protell、Altium Designer、Power PCB软件的使用等;还可以学用的CCS软件、用的ADS、STD软件等,所有上面我提到的这些,全都依赖于计算机系统。在今天看来,我是全部掌握了,然而这是后来我付出巨大的代价才换来的,如果我能利用好大一大二那些大好时光的话,我相信今天的我又会是另一番模样。

  接上面话题,赖世雄搬走后,付老师给了我实验室的钥匙,从那天起,实验室便成了我的另一个家。当时那个实验室只有我一个人学硬件,也只有我一个本科生,其他的硕士、博士研究生主要研究理论,所以很少有做硬件的,那时我分不清电解电容的正负极性,我拿着一个电解电容问了实验室的好几个人,结果他们也不知道,更有人说这是什么东西,我从来没见过。这件事很令我震惊,难道这就是电子专业读了四年本科,又读了几年硕士研究生的高水平大学生吗?现在大学毕业生的工作确实不好找,那不能怪别人,只是因为你确实没有别人需要你的理由。偶尔听前届的学长们说到,作为信通学院的学生,如果学会了单片机、C语言、那你的前途必定是一片光明。于是我开始学习单片机,当时苦于没有硬件实验环境,身边又没有会的人请教,于是我就上网找资料,看见网上有卖单片机学习板的,那时价格都挺贵的,但我还是狠下心买了一块三百多块钱的单片机学习板,寄回来后我就开始做练习,之前也看过几遍书,可发现光看书没有任何效果,看上十遍、二十遍,感觉是学会单片机了,可当要应用到硬件系统中时,发现其实我什么也不会。后来我就边做实验边查书,这样就理解得很透彻了,就是从那时起我每天早上八点之前就到实验室了,除了选上部分课外,其他时间都泡在实验室里,一直到晚上十点多看楼的大爷用脚踹着实验室的门叫我走我才离开实验室。那时每天就摆弄单片机,没有人教我,全是我自己一个人摸索,而且当时学的是非常难懂的汇编语言。记得大一时也学过C语言,可我发现等要用的时候我什么也不会,根本和单片机联系不起来,就和没学一样,我只好选择汇编语言,大概一个月后,也就是快放暑假时,我做出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单片机作品,一个电子钟。有人说你要是用单片机做出一个电子钟,那你基本上已经掌握单片机的80%了。这句话有道理,电子钟对编程的综合性要求还是相当高的。

手机电池相关文章:手机电池修复


c语言相关文章:c语言教程


c++相关文章:c++教程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DSP ARM FPGA/CPLD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