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模拟技术 > 牛人业话 > 是什么让我成为一个厉害的工程师?

是什么让我成为一个厉害的工程师?

作者:时间:2018-09-10来源:网络收藏

  传说中有一对美丽的红舞鞋,穿上它,你将舞出最美丽的舞步……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9/391687.htm

  正式从事电子硬件设计工作有十几年时光了,回忆起刚接触电子,感触很多……虽然经历了很多酸甜苦辣,但也给我的生活增添了很多色彩……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电子应当算是高中的时候。当时很喜欢学校图书馆里的一份杂志,杂志名字不记得了,只记得杂志里有两页是关于电子制作的,当时那两页一直是我的最爱……慢慢的积累了一些电子方面的知识,也逐渐有了自己要做一块电路板的想法……

  那时我对电子的感情用“痴迷”两个字来形容绝不为过――因这家境不好,我每月只有不到一百块钱的生活费。我每个月还要瞒着家里从里面省出三四十块钱来从河北永年县邮购电子元件……同学们也许认为我是不正常的,老师也反对我因此而分心。因为说实话中国现在的所谓素质教育对我们农村学生来说是很不公平的,城里人说我们素质低,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要考高分……乡下孩子唯一的正事就是应试……

  也许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很叛逆的,也或许是因为我对电子确实痴迷,我顽固的“不务正业”着。我做的第一块板子是一个测脉搏的板子,就是把手指放到光敏电阻上方,板子上的灯可以随着指尖的血液流动亮灭的一个小东西。板子没有成功,这是我自己腐蚀的第一块电路板,也是我真正接触电子以来的第一次失败。因为当时只知道各元器件的原理,却不清楚元件的实际参数……

  2001年高考600多一点,也许在城里看还是一个不错的成绩。可对我们乡下学生来说的确不算一个什么好消息,注定以后要在一个二流以下的学校里混了……

  大一的时候加入了学院里的电子科技协会,能有机会跟协会里喜欢电子的朋友一起学习成长。当时很多东西不知道,放学就去图书馆查资料……经常抱着几本比汉语词典还要“魁梧”的书回宿舍,走出图书馆的时候图书管理员都用看大熊猫一样的眼神瞅我……

  电子科技协会周末还常组织我们给学校里的同学做电器“义务维修”,当时我还以为义务维修是全免费的,后来才知道还是要赢利的……当时真的很不解,为什么学生还要赚学生的钱?虽然维修的费用比外面维修店要便宜很多,但心里还是着实不舒服了很长时间……那是这个社团第一次给我很不好的感觉……义务维修的过程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维修一样以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就迫使着自己要去最短时间内去学习相关的知识,而且还能从实际产品中学到很多成熟的产品设计技巧,更了解到导致一个产品结束使命的往往是设计上的很小的缺陷。另外,帮同学修东西的过程中能感受到很丰富的情感,也许一个很简单很破旧的随身听身后藏着一段什么样的美好回忆。也许将来我的设计也能带给使用他的人这样或那样的美好回忆……

  后来我成为这个社团里的一个“小头头”,突然被卷到一场“社团战争”里。大二的时候,我大哭了一场离开了这个社团(大学的时候哭过两次――一次是在我经历的“社团战争”进行到白热阶段的时候,另一次是在我离开这个社团的时候)。

  然后便是我很长一段时间泡图书馆了,像失恋一样的“堕落”在图书馆里,看模拟电路,看单片机、EDA、DSP……

  也是在 大二这一年开始知道有可能有机会参加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这个竞赛每两年举办一次。按照以往学校的规矩是只有大三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比赛,因为比赛要用到的很多专业课大二还没有开。当时跟学院里负责的老师问是不是有破格参加比赛的可能,被那位老师委婉的回绝了……不过,幸好当时有一位女老师不停的鼓励我,只要争取,机会还是有的……于是我用所有的业余时间泡图书馆、自习室,心里想着老师说的话,只要还有一点希望,没有任何理由放弃!

  电子设计竞赛参赛的选拔考试是在一个晚上进行的。当时刚吃完饭回到宿舍,一个同级的同学告诉我说电子竞赛选拔考试已经开始了……我当时很生气,因为院里负责的那位老师答应过我至少能给参加选拔考试的机会,而现在考试开始了我还不知道……在同学的劝说下,我去参加了考试,在考试开始40分钟后我来到考场,碰到了那位负责老师。我问他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们考试的消息,他说告诉我们也没有什么用,考试内容多为专业课内容,而那时我们还没开专业课。我离开了考场,在考场门口很巧又碰到那会儿鼓励我的女老师,老师说既然来了为什么在这时候放弃?

  于是,我到另一个考场……一个老师递给我份卷子……

  那次考试我给了那位负责老师一个相当不小的“惊喜”,作为一个大二学生,我的成绩跟其他参赛的200来名大三的学生相比,仍能算得上是佼佼者。那个负责老师对我说:下一轮选拔考试你不用考也可以参加电子竞赛了……

  电子竞赛我们的作品没能晋级国家奖,但比赛的整个经历给了我一笔很丰厚的财富,让我能懂得永不放弃。之后的几年里每遇到困难,我都会想起那只有6小时睡眠的三天四夜,没有什么吃不消的。

  比赛结束后,我找了一份兼职。公司里的老工程师得重病回家了――据说是肺上长了个窟窿,手术费要20万。这位年近70的老工程师竟然没有20万的积蓄。当时有一种很悲凉感觉--人在命运面前显得那么渺小。后来和那位老工程师接触过几次,很惊讶,他并没有埋怨自己的不幸,而是急切的想把自己学到的一切教给别人……和那位老工程师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天,不过从他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他是一个把自己对电子的痴迷进行到底的人,是一个真正活到老学到老的人,也是一个真正简单快乐的人……他告诉我要做一个合格的电子工程师,只停留在对电路的理解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理解元件的制作工艺,不同厂商的同一型号元件甚至同一厂家不同批次之间的元件生产工艺之间微小的差异会导致元件之间的一些差异,这些差异可能对我们最终的产品性能影响很大……他还跟我强调高数和傅立叶变换的重要性。

  在后来我接触到的电子工程师中,很少有人能对时域和频域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也很少有硬件工程师会用一张导纳圆图来辅助电路设计……这些真正精髓的跟理论贴近的东西被我们遗落着,而我们的工程师也许正乐津津的把大把的时间花在抄袭和反抄袭上,也许花半个小时去打磨掉芯片上的型号比花半个小时学习更容易让人有快感吧。

  这份兼职持续了4个月时间。周五晚上放学后或周六早上乘汽车到廊坊上班,周日晚上回学校,中间除了学习课程就是泡图书馆……如果产品出现问题说不定哪天晚上就要坐车去公司。记得一次是3C认证产品的电流谐波指标不过关,下课就把我叫了过去。夜里在公司用软件仿真分析电路参数和电流谐波,也分析了其他一些厂家的电路,最终夜里三四点钟把各次电流谐波调好了。当时整个实验室里就我一个人,平时看三极管发热量都是直接用手去摸三极管散热片,电路里是一对三极管推挽工作,两个三极管散热片之间的电压是近300V(220V市电整流滤波)。那晚迷迷糊糊的做了一个很大胆也很有创意的“尝试”,我左手摸一个三极管散热片,右手摸一个三极管散热片……在我受到强烈刺激清醒过来后着实很后怕,不是因为被电到害怕,而是因为被电到而四周又没有人而感到害怕。

  从那次后我便对3C有了一些了解,原来3C认证没有通过的话是会让公司的产品停产的;而公司里只要有一款产品通过了3C认证其他同类产品也算是通过了3C认证的,即使这款产品成本可能很高,根本不会投入市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电脑电源里外壳上贴着3C认证图标,拆开里面却很多器件没有焊(后来我接触一些其他的测试,也有很多这种情况,你可以临时用一些手措施让测试能过,实际产品中可能根本就没有采取那些措施,还是不达标的)……

  那份兼职让我感受到国内外电子的差距,也意识到要成为一个优秀的电子工程师还要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也渐渐感觉到肩负的责任之重--像日本的电子企业都早已跟国防紧密挂钩了,一方面大量的利用“奢侈品”从国外疯狂的收揽资金支持国防开销,另一方面也直接为他们的国防提供了必需的科技支持。如果我们的电子工程师还像现在一样“无知”的话,几十年后也许我们或者我们的后代又一次将被鱼肉。

  之后我便又回到学校“充电”,除了准备考试就是疯狂的泡图书馆。大三下学期买了一套台湾一个公司16位单片机的开发板,当时那款单片机刚出来时间不长,但宣传的很夸张,借着一个大学计划和极低的价格在校园里风一样卷起来。从市面上买到一本配套的教材,因为是第一版,除了前言基本每一两页都能看到错误。因为当时主推PLCC封装,与之对应的同型号贴片封装的芯片数据手册上管脚号和管脚数都跟芯片对不上号……后来给外面公司做一个项目,“斗胆”用了这款单片机,惊奇的发现这款单片机还是有些脾气的,跑会儿停会儿,停的时候内部看门狗也不复位,看样子是内部时钟部分不稳定……后来干脆就没再用过这款单片机。现在想想,其实芯片停振的现象挺常见的,晶体的失效率还有芯片内部时钟失效的机率还是比较高的。

  大四的时候又断续做过两份兼职,后来买了一块江苏什么坚公司7的板子(S3C4510)。买的时候没有太关心资料,见上面资源挺多,功能也强……后来使用的过程中问题百出,才发现他们提供的原理图是做过手脚的,跟板子就对不上号。而且因为板子就带一页资料,又不能直接用ADS(为防抄袭,FLASH数据线做了更改,启动FLASH写操作的指令也就变了),学起来太费时间,所以到现在这块板子一直只算是被我“收藏”着。后来接触到周立功的开发板,带着厚厚的两本教材,才知道开发板原来应该是这样的。

  同学很多从11月份就开始找工作了,而我则仍是学习为主,即使偶尔跟同学去一次招聘会也投不了一两份简历。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英语四级还没有过,满足不了大多数企业的心理需求……另一方面我更觉得大四倒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大一、大二、大三几乎开完了所有的专业课,大四基本没有课了,如果能利用这一年时间把前边三年学过的东西好好系统融合一下,应当会有一个不小的提升。

  大四算得上是收获颇丰的一年,在杂志上看了很多的最新应用设计实例,也看了很多几十年前的国外模拟电路应用设计。正是这些真正的应用设计,使以前学过的各学科知识逐渐融合到一起。那会儿逐渐意识到电子工程师不仅要懂电路设计,还要有很丰富的相关知识。比如我们使用的元件,相同感值的电感的制作工艺和使用材质不同,性能差异很大,Q值、饱合电流和居里点温度等差的很多,应用场合也不同。再拿铝电解电容和钽电容做比较,很多人都以为钽电容比铝电解电容贵很多,性能也肯定优秀很多……如果了解两种电容制作工艺的话就能知道钽电容和铝电容是应用在不同场合的,有些时候需要很慎重的选用钽电容,因为钽电容的工艺限制,很难制造体积小,耐压高又容量大的电容。如果选用超大容量钽电容的话,很可能会因为失效造成短路而烧坏电路板或发生爆炸事故。有些地方气温能到零下30多度,有的地方能到40多度,有的地方高湿,有的地方气体含硫,有的地方市电电压会超过250V,这些在做电路设计的时候都是要考虑的……

  大学四年我算过得比较枯燥而充实的……曾经很“傻”的做过这样一个推算:本科四年基本只有三年的课程,而考研的学生最多只有两年半时间安心的学习课程,准备考试和考试后一段时间基本算是浪费,读研两年半,有半年以上时间是找工作,这样的话读研和正经的读完四年本科专业上花的时间差不太多。虽然不能像读研那样系统的学习,但本科再把课余时间利用好的话应当能跟普通硕士生差不多。于是,我当初基本把自己的待遇要求定位到我们学院普通研究生的标准--月薪2500-3000。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天津一家“青年”公司,投简历的时候写着应届已满,只招有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像参加电子竞赛一样,我又一次为自己创造了机会……我带着自己做过的几块电路板,跟负责招聘的谈了几句,他多少有一些欣奇的样子,然后收下我的简历,告诉我两天后去他们公司面试。

  几轮面试都很顺利,平时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也很没有自信,唯有面试的时候我能表现的很坦然而充满自信。因为跟面试官在一起能谈到很多大家共同感兴趣的东西。也许平时没有机会跟人交流,但这时候面试官会很欣然的想要了解所有你想告诉他的东西。面试的时候我打过一个不太雅观的比方,我说,很多刀匠打刀只是为糊口,我打刀只为追求打造最锋利的刀!面试我的总经理跟个孩子似的大笑“还是糊口第一,先得吃饱才能工作!”。中间总经理还针对我简历上写的在学校做过“义务维修”问我一个录音机转速不正常要怎么处理?我的答案总经理很满意,然后他又问我录音机的正常转速是多少?我告诉他不记得了,他马上很高兴的耸一下肩,“我告诉你,x.x(现在又不记得了:(……)!”真没有想到他一个头发花白的人会做出那样孩子似的表情。我想这将是我以后的家了……

  第一次面试没有谈工资,第二次面试的时候我们谈到了工资。我说要求比普通本科高一些,而且必须去做研发,算是默许了。等去实习的时候那个原先跟我谈工资的研发部经理跟我谈,说先按普通本科标准发,公司规定的,实习期1800。我当时很爽快的答应了,毕竟也是一个应届生,什么事都没做,凭什么就比别人多拿工资啊?以后表现突出的话公司没有理由还一样对待的。实习的时间里我逐渐见到一些跟自己想象差异很大的地方,一是三两年内应届生基本没有可能进研发,二是公司里很多员工工作三四年了还是两三个人挤一间屋子住,跟一些工作了几年的员工交流了一下,知道他们大多不开心。公司里所说的奖励杰出员工的车、房原来都是首付……

  实习两周后有一个类似毕业答辩的学习工作总结报告会,总经理和其他六七名各部门经理以及两位秘书在一间会议室里听新员工的报告,然后会提各方面的问题……这次会后将会淘汰一部分新员工。在这次报告会的前一天那个研发部经理跟我说本科应届生实习期工资是1400,转正后1800。我当时的心情非常复杂,我没有办法忍受公司对员工的不守承诺。第二天的报告会在我结束报告后我说了我的真实感受,并且直接说我对公司不满……那天我离开了我曾经以为很优秀的公司……

  “辞职”后的第三天上午,在同学的介绍下我参加了北京华为慧通的招聘面试。面试前是一场笔试,考核的知识面比较厂,但主要还是基础概念和一些简单的项目设计题(大学课程里有的约占70%,其他20%基本为一些电子设计的常识,在大多电子类杂志里有过介绍,还有10%的英文翻译)。当时的笔试成绩还算比较不错,虽然英文翻译只两三分,但总分还是80多。紧接着的面试也很顺利,面试我的人还给我讲解了答错的几道题,临走的时候告诉我他那一关我是肯定过了……后来进入公司才知道原来很少有人笔试能上80分的,60分左右再加上面试不失常的话基本能进慧通的。

  两周后是第二轮面试和第三轮面试,也都很顺利,我喜欢面试……感觉是很奇妙的,与其说是“考官”,倒不如说是故友,在他们面前,我会感觉到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能感受到很强烈的生命的尊严。能跟他们侃侃而谈,谈学习,谈未来,谈理想……打个可能会让很多应届本科生鄙视的比方,我觉得他们是上帝送给我们的天使!

  面试后回天津跟同学玩了几天,然后就回家等消息了。慧通的面试周期是很长的……一个月后我接到电话通知,去深圳报到培训。

  刚到深圳的时候公司要对员工体检,刚体检抽完血出来就碰到一位“仁兄”过来搭讪。自称也是来报到的,刚喝过酒,怕验血不合格,所以想请我“卖点血”,价格“不菲”。可惜他碰到一位经济意识匮乏的“卖家”,只好另寻卖家了……

  深圳大队培训的日子是一生难忘的,虽然苦涩却每次回忆起来都会心潮涌动。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6点点名,大概跑两三千米,然后是大概50个俯卧撑,接着是一些其他的体操……7点的时候下操,洗漱和吃饭后8点开始点名,然后是唱革命歌曲,8点半左右开始企业文化培训课程……12点半下课,下午两点再点名上课……晚上吃完饭看电影……10点看完电影还要作讨论,整理学习感受,第二天早上各小组要把自己小组整理的学习感受以各种形式在讲台上表现出来。大概12点才能洗漱完上床睡觉……白天上课还不能嗑睡,否则会连累四邻一起扣分的,理论上,最终分数排在最后5%的人要被淘汰。

  因为平时比较内向,又是学习保守型的,平日里总想着“静以修身”之类的古训,没有唱过歌……每天半个多小时的“亮噪”项目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偏偏我又在第二排……害的我压力过大,有生以来第一次说梦话居然是半夜里在四个人的寝室里大唱革命歌曲……不由得想起那些夜里梦话说英语的学生,未必真的是喜欢英语,压力大也说不定……

  那时候公司规定员工之间是不允许相互询问工资的,但有时三两个新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总免不了要谈论的。一次吃饭的时候两个在富士通工作两年后跳到慧通的“同学”(华为对同事的称呼)问我的工资,听到我居然比他们工资还高就不奋起来……这才知道员工之间却是不宜谈论工资的。不过,也窃喜自己大学四年的付出终于得到了一点点回报……

  那时候感觉华为确实是挺不错的--“CHINA is doing something for the world”这是我们培训时“班主任”告诉我们华为的涵义。当时心里高兴,写了一首“华为慧通,扬我中华”的藏头七言绝句“赠华为”,被抄到了讲台旁边的白板上--那是我大队培训期间冒的唯一一个泡吧。

  10天过的很快,一场联欢晚会和毕业考试结束了我们紧凑却充满蓬勃生机的培训生活,然后大家各自飞散……

  我们回到北京第二天早上到公司报到,然后是一个入职培训,培训过后我被我们的“老大”(华为员工对直接主管的称呼)带走。我“老大”就是当初一面我的那位“考官”,当初对我印象不错,决定招到麾下了……

  刚工作的时候热情很高涨,也许是大队培训的余热还在起作用吧,也或许是我自己的要强。新员工有三个月的实习期,开始主要是熟悉一些基础知识,比如电平标准和示波器使用以及一些总线结构等。一起去的同学都说刚接触工作导师给安排了一大堆东西要学,每天加班到十点以后才能完成任务。不知道是我们组本来就给我制定的学计划比较轻松还是我的基础比较不错,一般给定一周的学习内容基本都能在两三天完成,而且还不用怎么加班。第一个月总是跟着“师父”(华为每位新员工会有一位老员工作思想导师)要新任务…… 当知道第一个月的考评是B的时候心里有些失落的感觉,后来经人一解释才明白,那些A是要优先考虑多加班的员工的。 因为加班多的员工才是真正完全认同公司文化,会十年如一日的在一个岗位无私奉献的员工,从长远来看,他们才是公司的源动力……

  后面的两个月考评也是B,答辩最终成绩也是一个B。

  当别人问到我在哪儿工作的时候我常是说“在一个叫慧通的新公司作硬件测试”,当时真的没有一点自豪感……如果说在华为作研发的话倒也没什么不对,因为慧通是华为全资子公司,测试属研发部,但总还会觉得有一点骗人的感觉……

  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我总不经意的去和华为工作两三年的员工去比较,一年后,我至少要超过他们平均水平。因为我看到很多研发部的员工大都有一个“弊病”--对专业不热衷。要么是刚学得有点意思就不再继续深入了,因为再想取得一点小小的进展就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要么就是整天想着转型,去做管理,换个有滋味的工作……

  我对自己的时间做了一些规划,再加上工作细心以及比较扎实的理论基础,工作和学习可以说是得心应手和。工作的第一个季度,我终于拿到一个A(下个季度每月好像可以多发1000来块钱的)。

  我们硬件测试原则上是发现问题,然后提交给硬件研发人员来解决。但我提出的问题几乎全都提出了解决方案,并通过仿真软件建立模型进行验证或者是通过计算验证。这些额外的付出也给了我意外的回报,我跟研发人员关系混的很好。我协助他们解决问题,他们估计哪儿有问题也会强调我重点去测试(发现问题多的话就会有好些的绩效了……)。这是一种很让人意外的“三赢”效果--研发人员有更好的绩效,我也会有,当然,受益更大的还是公司。即使在华为这种现象可能也不多见,大多项目都是研发跟测试成天闹矛盾--测试的想“看你们做的那破东西,成天出问题”,研发的想“有本事就来研发”。于是测试人员提出问题就不管了,恨不得能提出一个问题让研发人员一直解决不掉;而研发人员怀疑自己哪里可能有缺陷也只希望问题能躲过测试这关走进市场。

  06年7月份的时候我情绪一度陷入“低谷”,项目进入“白热”阶段,成天加班,工作和生活乱成一团,脑袋也浆糊了……也是在这个时候我跟主管提出我现在工作和生活很混乱,情绪也很低落,等项目结束后我会考虑辞职。在安排制定工作计划的时候要把这一点考虑进去,不要到时候耽误了项目进度……

  9月份我负责的单板测试工作基本结束了,我也提出了辞职。一方面是这种工作和生活的失谐使我一度陷入深度的混乱;再一方面,我觉得四周都是“雄心勃勃”的野狼,没有一个安静的深入学习发展的空间,也由此深深陷入一种孤独中……

  一段铭心的情感纠葛过后,我离开了华为--这个我现在一直认为是中国最优秀的公司。

  离开的时候,部门经理给我开了很多优厚的条件让我留下来。确实很优厚,但都来的太晚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答应天津一家小公司十一过后到他们那儿去上班,因为听说想出华为很容易的……部门经理知道我在办离职手续后专门花了半天的时间跟我谈话。他叫我给他一个能说服他的离职的理由,也许是因为他的强辩,也或许是我确实理亏,我最终还是没有说服他,但我还是执意选择了离开……离开前有老专家找我谈话,这是华为员工离职过程中的一项,由年纪比较大的心理老师来跟离职员工进行沟通。沟通结束的时候老师跟我说如果在外面呆着不如意的话欢迎我再回来……沟通过程中那位老师问到我的工资,我当时的工资是3100+500+600,然后还有每月至少500块的奖金(绩效不会低于B),再加上一周300到1000左右块钱的加班费,年终大概还能有5000-10000的奖金(全年得A应当没什么问题)。老师说不少了,确实是不少,一个月工资全算起来在家里可以买两头牛了……可也许我们直接主管说的话也许更真心,他说没有想过我的工资会这么低(大概是指基本工资吧)……他也是我在公司唯一感觉像哥哥一样的同事,头脑几乎跟孩子一样干净。而最终受我离职影响最大的应该也是他了,工作计划要重做不说,可能还受了上级的气……

  当时做出了貌似“荒诞”的一次选择,我答应了那家小公司经理的一句口头的上约定,却将刚续签两年的合同置于不顾……我觉得在华为我只是草原上的一根小草,是不是存在对这片草原来说也无所谓;而对那家小公司,他们等我去上班,而且不再招新员工,因为他们目前还处于亏损阶段,而在我身上,他们花掉了两个多人的工资--月薪5000。这对一个才刚成立还处于亏损阶段的小公司来说是要有相当的勇气的。至于工资,多些少些也无所谓,反正真正花到我头上的钱每月也到不了几百块……每月吃住再还上学的贷款差不多固定1500到2000的固定花销,险金和税1000左右,还能剩下2000左右除了帮持家里就是借同学了,最后一年来每月发工资前几天卡里也就只有几百块了--很多同学都知道俺工资高……于是做了一年的“白领”却一直过着民工的生活,一直想犒劳一下自己的眼睛换台液晶,却很久都挤不出钱。

  从离职到新公司就职(9月底)中间只间断了三五天,所以感觉就像过了个周末,换了个部门。只是人少一些,环境设备简陋一些。

  因为公司没有在天津注册,所以没有险金--某些意义上来说就算是高薪打工仔了。但这样也好,手头倒能多拿到些钱来解决些比较紧急的问题--终于可以帮家里把房子盖上了,也算是长这么大终于尽到了一点孝道……

  工作仍然还是跟以前一样单调,生活也跟以前一样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于是开始很怀念华为离职时部门经理跟我说的话:你有没有认真想过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你离职能不能达到你的目标?……你只是为了逃避……呵呵,后来想想他是对的,真的很佩服他了

  公司产品比较简单,主要是从事安防前端产品的开发。我主要是做高速球开发,先前的产品都是基于51单片机的。我来之前的电路板设计都是用PROTEL99SE直接画PCB后投版,因为没有有效的检验手段,所以一套板子做三版以上也可以说是很平常的。

  来公司后我先从熟悉产品开始。本来公司给我安排两三个月的时间熟悉产品,再加上产品升级改造要停留在51平台上近半年的时间,之后开始基于DSP的智能产品开发。实际我在一个月之内就完成了对产品的熟悉,并且把以前的电路图和PCB改为正规的PROTEL工程文件,之后便开始着手对产品核心程序的优化和改造。三个月内完成了对产品的两次升级改造,使产品的电子性能有了极大的提高,也增加了很多新功能。老板说我们的产品在现在的市场中已经具有了极高的性价比,市场也比较乐观。因为速度和资源基本已经达到51的极限,所以不打算再继续对产品进行升级改造。

  后来经公司商定,决定07年2月份开始正式启动一个基于DSP的项目。DSP芯片选用TI的DM642,理论处理速度为上限为4.8G条指令每秒的DSP。由于公司小,人少,这个项目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做算法的软件工程师,一个是硬件工程师――我。项目定下来后我跟经理提到,现在少一个做驱动的软件工程师,如果我们两个人做驱动的话肯定是比较困难的。但是最后,项目还是启动了。经理答应会尽快招一个驱动软件工程师(但一直到最后也没有招到)。

  项目开始后,我和软件工程师便投入到紧张的设计工作中去。硬件设计是一个彻头彻尾从零开始的新设计,没有开发板,从网上找数据手册和应用笔记,边看资料边设计。因为一套开发板要一万多块人民币,而当时公司还没有赢利,各方面资金比较紧张……

  后来经理跟一个友司(“友好公司”)问了一下他们生产的DM642产品PCB的层数(以前我们跟他们进DM642的产品,但与我们的应用方向不同,该友司对我们经理称如果我们做DM642的产品开发,他们会提供大力支持),友司称是使用的四层板。经理不清楚这个DSP的开发难度,只是大概的了解应该是不太容易……我当时给经理说了一句话:只要别人用四层板能做出来,我也一定能做出来,而且性能只会比他们做的更好!

  之后便开始了项目规划,然后写详细设计书(这些公司本来没有的,算是我从华为继承来的工作习惯吧,而且我认为有写的必要性,最后也证明确实是有必要的,因为设计过程中经常忘记先前的设计思路,或者某些细节内容会忘记,通过查看详细设计书省出来的时间比写设计书花的时间要多。而且也为日后的维护提供了很好的支持。)大约三周后我出了第一份原理图,将图发给前面提到的友司,希望他们能帮检查一下其中的错误。

  该友司本以为我们不可能做DM642的产品开发,因为那是要一个很强的团队才能完成的工作,至少要五六个人,每个人的月薪基本都会在万元以上,还要有够硬的开发环境。

  原理图发过去一周还没有消息,经理跟友司询问了一下,友司多少表示出对这么快从无到有出一份这样的原理图感到吃惊,而且跟经理“阐述”了一番DM642的开发难度……那次电话沟通可以说是让我们经理真正全面的了解到了这个项目的难度,也有了很大的压力。经理找我和做软件的工程师一起又讨论了一下这个项目。最后决定这个项目只许一版成功,如果板子做回来有问题的话项目立即砍掉……我对经理说硬件我有95%的把握,尽管之前我没有画过一块四层板,也没有做过6000系列的DSP开发。如果说100%的话,那肯定是假话,因为只一片DSP就有548脚,再加上其他芯片管脚数在1600以上。我确实没办法一个人保证没有一根线出错,毕竟这是一个从零开始的设计。

  其实经理那个一版成功的条件本就是多余的,因为一旦设计出现问题的话基本是没有办法查出来的,公司里除了每人一台必须的PC外,只有一台2000人民币的数字示波器(经常看不到自己的1kHz方波的国产示波器)和一只数字万用表,再加上一台热风枪和两把电烙铁。示波器看51单片机的时钟都只能看到一点锯齿,所以就甭指望出了问题它能派上用场了……每看到它就不得不回忆起在华为用过的15G带宽的示波器,总能感到一点点莫名的凄凉和悲壮……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ARM FPGA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