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嵌入式系统 > 业界动态 > ARM和安谋中国抢公章为何牵扯谭军?

ARM和安谋中国抢公章为何牵扯谭军?

作者:时间:2020-06-21来源:评芯而论收藏
                                                                       

作为因工作关系跟博士有过多次接触的媒体人,笔者其实很想知道看到如今之间围绕的“抢公章”事件究竟怎么看,但笔者也理解,现在这个时候博士并不适合站出来评价这件事情。于公,谭博士是否还是的股东不得而知,于私,当年毕竟是不太愉快的离开,并且恰恰是顶替了谭博士的位子。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2006/414484.htm

我更愿意将谭博士定义为ARM在中国的传教士和布道者,是他将ARM带进中国并且带动了第一批的ARM IP用户加入这个大生态。曾几何时笔者所在媒体举办的各类嵌入式活动,都少不了谭博士和那时候ARM中国仅有的员工费博士的身影,两个人充满激情的演讲和勤恳的足迹让ARM快速获得中国市场的认知。

在之前的文章中笔者也表达过,从ARM代替谭博士这个事件纯属ARM公司发展的需要,毕竟作为商业公司,布道多年该好好的赚钱了。谭博士是不是个好的销售主管我不好评价,但谭博士的善良和诚恳似乎并不适合ARM公司对中国市场的第二层次需求。只不过谭博士没有继续留在ARM让人惋惜,而继任者吴雄昂从空降中国的公司职务就比谭博士高,这点让人感觉当时ARM从某种意义上对谭博士不太厚道,但笔者认为,谭和吴之间在ARM中国交集很短,不存在吴挤走谭博士的说法。

今天看到某个公众号借这次机会联系上了谭博士,并且请谭博士开口好好讲述一下当年加入ARM并在中国开设分公司的历程。这段故事笔者十几年前听过,内容基本没啥差异。但里面一些涉及开设基金投资ARM的用户企业的故事笔者没听过,也许是笔者跟谭博士不熟吧。

如果仅仅是说谭博士当年的故事,笔者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很多事情就怕横向联系,之前财新的独家里,只说吴雄昂的解职是因为损害公司利益,以及没有遵循大股东意愿落地深圳反而是选择其他城市合作。本公众号之前文章分析过,落地哪里以及与地方政府如何合作,也许双方各有思考。这几年里各地政府对IC的支持力度空前,特别是西部一些城市政策资金双管齐下,对IC产业真是求贤若渴。反倒是ARM和厚朴联系的深圳在这方面的力度倒是没听到有特别惊人的动静。从这方面来说,难怪的中层们愿意站出来公开支持吴雄昂,毕竟一个在中国混迹十多年的区域主管,就算是美国人,也是个汉语交流完全无障碍的美国人,他对中国地方政府对半导体投资力度的把握,总比海外资本和ARM总部判断更准确吧?

既然以吴不听总部和大股东安排将总部放在深圳和投资西部为借口占据解雇吴的道德制高点站不住脚,今天该公众号上采访谭博士的报道里,爆出的当年自己遇到给ARM客户投资的机会以及自己清高的选择放弃,正好配合上境外彭博社针对ARM事件的报道中说孙正义和ARM CEO向厚朴董事长解释吴雄昂做得事情是私下设立基金投资ARM客户,这与ARM当初联合其他投资机构设立创投基金互相竞争。而言之确凿的说这家叫Alphatecture的香港基金成为损害ARM和厚朴合作成立的投资基金和ARM自己的安创基金的“敌人”。Alphatecture是否吴雄昂关联的公司尚未得到证明,即使这家基金公司属实,笔者专门请留学英国的同事咨询了相关法律,不管中国还是英国,都没有禁止企业高管成立私人基金的明确法律规定(企业内部要求不得而知),只是对上市公司而言,如果跟公司业务有密切关联可能需要申报,但ARM现在不是上市公司啊,那么吴雄昂只要证明这家公司不会损害ARM的相关权益就没有什么违法的问题,当然如果ARM觉得这样做确实有碍ARM的业务,那解雇吴自然是ARM自己的问题。只是ARM有权解雇的是ARM雇员吴雄昂,而不是安谋中国的吴雄昂,如果获得足够股东的支持,吴雄昂可以跟ARM没关系的前提下,继续担任安谋中国CEO。以上这些只是从法律意义上的推测,当然笔者最确定的是,没有ARM的支持,安谋中国似乎没啥实际的市场竞争力。

但是这个话为啥要由博士侧面牵扯出来呢?为啥非要旁敲侧击的以谭博士的清高和吴雄昂的谋私利角度来去表述呢?难道像彭博社文章那样直接点出来有什么难言之隐么?当然,首先声明笔者本人是非常尊敬也信任谭博士的人品的,对谭博士的表述我深信不疑,包括在另一位谈及此事的微信文章中,我的同行张国斌表述的吴当年曾经涉及百万代价解雇举报其不当行为的女经理的事情,我也默认确有其事。笔者跟吴雄昂面对面采访也做过几次,轻松氛围下的交流也有过几次,对吴雄昂的行为笔者保持缄默,不过必须肯定的是吴这些年对ARM在中国的发展和对ARM公司业务的贡献都是不可忽视的。

笔者很敬佩财新记者敢于在独家报道里放出他们听到内部人士ARM解职吴雄昂的原因,我也很敬佩彭博社文章直接给出了孙正义和ARM CEO的公开解职理由,前面我也说了,不管哪种理由ARM都有权力解聘ARM的员工。我其实更佩服我的同行张国斌,毕竟他最早实名爆出抢公章戏码,并且一直致力于挖掘此事件背后的真正原因,这是一个媒体人的基本义务。但是我并不欣赏借用谭博士的言语来去评价自己的继任者吴雄昂的品行和私人行为是否合适,当然这个前提是这番话确实是谭军博士自己本人的意愿和主动想表达了。

于是我想到十年前在某次活动上,跟一位就职于海峡对岸媒体多年,中文非常流利的美国朋友跟我的交谈,为什么你们中国(特别是中国台湾)的媒体在想表达否定一个人的行为时,总是先否定一个人的人品,而不是去直接分析和评价他行为是否正确?当时他刚刚经历了某任地方领导人锒铛入狱,而同样的戏码我后来在隔壁的泡菜产区也发现了。这究竟是一种侧面的公关手段呢,还是秉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古风戏码演绎复古情怀。

至于吴雄昂是否有过错,这是ARM公司的私事,完全没必要公开理由。至于安谋中国的CEO位置是否要换人,按中国的公司法应该由公司董事会决定,如有纠纷可以提交中国属地法院进行仲裁。这是我个人对此事的态度,只是我一直尊敬的谭博士,您是不是该思考一下,自己可别成为别人泼墨山水中的那点睛之笔啊……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