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汽车电子 > 业界动态 > 董明珠的造车梦:IPO梦断 两年大跃进空留一地鸡毛

董明珠的造车梦:IPO梦断 两年大跃进空留一地鸡毛

作者:时间:2018-06-11来源:投中网 收藏
编者按:自2018年初拖欠供应商货款被曝光之后,半年来珠海银隆不但未见起色,反而大有一蹶不振之势,工厂停工、大规模裁员,而珠海银隆始终未能给出回应。

  的否认并没有起到作用,危机反而愈演愈烈。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6/381373.htm

  董明珠正在为激进的造车梦付出代价。

董明珠的造车梦:IPO梦断 两年大跃进空留一地鸡毛

  近日,广东证监局披露的信息显示,的IPO辅导已经终止,又一次点燃了公众对这家公司的争论。实际上,的IPO梦想早就渐行渐远,终止辅导实属预料之中。

  根据未经审计的年报,珠海银隆2017年的营业收入为87.52亿元,净利润为2.68亿元。根据格力此前公告,珠海银隆2016年营业收入为78.98亿元,净利润8.36亿元。如此来看,2017年银隆在营收增长10.8%的同时,净利却下降了67.94%。这样的财务数据,已经不满足IPO条件。

  更何况,自2018年初拖欠供应商货款被曝光之后,半年来珠海银隆不但未见起色,反而大有一蹶不振之势,工厂停工、大规模裁员,而珠海银隆始终未能给出回应。

  6月11日,补贴新规将正式实施,珠海银隆依赖公交车市场、电池能量密度偏低的两大特点,可以说是新政精确打击的目标。在可预期的未来,珠海银隆的前景都难言乐观。

  拖欠供应商货款 官司完败

  投中网查询发现,就珠海思齐诉珠海银隆一案,珠海市中级法院4月23日已经给出了二审判决,维持原判。2017年9月,珠海银隆的充电柜供应商珠海思齐为索要货款,将银隆告上法庭。在一审判决中,法庭认为珠海银隆欠款事实成立,支持了珠海思齐的几乎所有诉求。

  这一场官司在2018年初被曝光后,曾引发了一场舆论地震。《财经》报道称珠海银隆拖欠供应商欠款超12亿元。随后更多供应商现身说法,估算珠海银隆拖欠货款的规模“至少几十亿元”。

  珠海银隆方面当时对媒体矢口否认存在恶意拖欠货款的行为,与珠海思齐的货款纠纷被解释为,“因产品质量验收不合格而扣押了部分货款”。面对法庭的判决,珠海银隆选择进行上诉,表示在二审判决之前不会支付货款。

  如今四个月过去了,珠海银隆的否认并没有起到作用,危机反而愈演愈烈。

  工厂停工 产能严重过剩

  过去几个月,珠海银隆斥巨资在各地兴建的产业园区,陆续传出停产裁员的消息。

  5月,河北邯郸银隆新能源产业园被爆出已经大部分停工。该产业园于2016年建成,总投资300亿元,当时声称要“打造全球最大的钛酸锂纳米材料生产基地”。

  4月20日天津广播电视台播出《百姓问政》栏目,天津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潮透露,天津银隆目前有价值7亿元的500辆在厂区积压,主要原因系资金预算和充电站基建等不足。

  今年春节至5月,成都银隆的整车厂长达三个月的时间处于半停工状态,即生产线虽然没完全停掉,但因为没有订单,工位大批锐减。知情人士称,成都银隆的业务量在2017年7月之后就起伏不定。银隆成都新能源产业园项目于2016年12月开工建设,总投资100亿元。

  还有媒体报道指出,2017年8月签约建设、投入达150亿元的洛阳工业园区目前进展缓慢。

  珠海银隆过去两年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大跃进式的扩张,在珠海、邯郸、石家庄、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攀枝花、洛阳、长沙、合肥等十个省份的十一个城市做了布局,总投资额高达800亿元。渴求资金支持的原珠海银隆董事长魏银仓,当时曾向媒体炮轰金融空转、不支持实体经济。

  目前来看,珠海银隆对市场的预期过于乐观了。魏银仓对2017年的销售预期是3万辆汽车,但实际数字仅为6000辆。如果珠海银隆在全国各地的产业园全都如期建成,到2020年的预期产能是10万辆。而每年全国公交车的总销量也不过10万辆左右,这么多车要卖给谁?

  第二个坚瑞沃能?

  关注行业的PE机构人士向投中网表示,补贴退出以后,动力电池行业进入换档期,新能源客车市场需求大幅下滑,与此同时乘用车市场则增长迅猛。像宁德时代这样的公司,其实已经遇到了增长瓶颈,好在及时地抓住了乘用车的市场机遇,恢复了增长。

  但并不是每一家动力电池企业都能完成换档。2017年出货量排全国第三的动力电池产商、A股上市公司坚瑞沃能,今年3月却遭遇了大批供应商上门讨债,引爆了财务危机。截至6月6日,坚瑞沃能已经有4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前述PE人士认为,坚瑞沃能过于依赖客车市场,在市场转向之时未能提前打入乘用车市场,危机爆发是迟早的事。实际上,在2017年补贴已经开始退出的情况下,坚瑞沃能仍然进行了一轮大扩张,试图以走量的方式降低生产成本和提高市场占有率,最终的崩盘也就格外惨烈。

  这一切都让人联想到目前的珠海银隆。珠海银隆生产的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过低,无法应用于乘用车,因此极度依赖电动公交车市场。另一方面,珠海银隆在2017年的扩张比坚瑞沃能还要激进。坚瑞沃能误判了补贴退出对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影响,犯下严重的战略错误,而珠海银隆看起来就像是坚瑞沃能的翻版。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新补贴政策越来越强调能量密度指标的情况下,董明珠对珠海银隆的投资越来越像一场技术豪赌。

  目前动力电池主要有两大技术路线,即三元锂和磷酸铁锂,在政策导向之下,目前各大动力电池企业都加大了对能量密度较高的三元锂电池的研发投入。珠海银隆的钛酸锂技术路线,因能量密度过低而普遍不被看好,在动力电池行业被视为“非主流”。东北证券2017年的研报曾指出,特斯拉采用的三元锂电池能量密度可达252Wh/kg,磷酸铁锂电池实际能量密度为100-120Wh/kg,而银隆的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在58Wh/kg-91Wh/kg之间。

  当然,钛酸锂电池也有优点,即充电速度快、安全性好、寿命长,这也是为何董明珠在为珠海银隆站台之时会宣称,“特斯拉的电池三年就不行了”,而“买了银隆的车,保证十年不用换电池”。

  今年2月,有关部委发布了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标准,在大幅降低了补贴额度的同时,还强化了对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的要求,不达标的动力电池拿不到补贴。坚瑞沃能生产的低端版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难达标,使得新补贴标准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珠海银隆的钛酸锂电池能量密度要想达标,只能祈祷短期内出现重大技术突破了。

  王健林投资珠海银隆之时,曾表达对珠海银隆布局新能源汽车的不赞同。他当时表示,与在新能源汽车上的发展相比,更看好银隆在储能电池上的前景。现在看来,这一判断颇有先见之明。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