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业界动态 > 从合伙创业到对薄公堂,马斯克与奥特曼这几年有啥争论

从合伙创业到对薄公堂,马斯克与奥特曼这几年有啥争论

作者: 时间:2024-03-04 来源:网易科技 收藏

3月3日消息,在领域,埃隆·(Elon Musk)和萨姆·(Sam Altman)都是杰出的先锋。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现在分别领导着互相竞争的公司,并开始公开指责对方。那么,这对曾经的好友和创业伙伴究竟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呢?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2403/455952.htm

几年前,共同创立了,该公司现在由领导。2018年,离开,并在最近宣布成立了自己的企业xAI,推出了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Grok。

马斯克目前正在起诉奥特曼和,指控他们背叛了公司的创始原则,即以开源和为人类利益而开发通用人工智能(AGI)的初衷。

以下是马斯克和奥特曼多年来复杂关系的概述:

2015年,马斯克联合奥特曼、硅谷著名投资人彼得·蒂尔(Peter Thiel)、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的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 Hoffman),以及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联合创始人杰西卡·利文斯顿(Jessica Livingston)等硅谷名流,共同创建了。2022年底,该公司推出了广受关注的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ChatGPT。

根据OpenAI在2015年12月11日发布的声明,这些科技界领袖致力于创建一个非营利组织,其核心使命是以“最有可能造福于全人类的方式”推进人工智能的发展。

当时,马斯克就曾警告称,人工智能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生存威胁”。OpenAI的成立声明中提到:“如果人工智能达到人类水平,其给社会带来的潜在益处是难以估量的。同样,如果研发或应用不当,也可能给社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危害。”

然而,在2018年,马斯克选择离开OpenAI的董事会。OpenAI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解释说:“考虑到特斯拉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日益关注,马斯克离开有助于消除未来可能出现的利益冲突。”同时,他们也表示马斯克将继续为OpenAI提供指导和支持。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的离开也意味着他放弃了向OpenAI提供额外资金的承诺。这给奥特曼等人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奥特曼曾表示:“这是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我不得不重新调整我的生活和工作时间,以确保我们有足够的资金支持。”

据报道,奥特曼和OpenAI的其他联合创始人拒绝了马斯克在2018年提出的公司经营方案。据称,马斯克希望独自掌控公司,以挑战谷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地位。当他的提议遭到拒绝后,他选择撤回资金,并正式离开了OpenAI的董事会。

2019年,马斯克分享了他离开OpenAI的一些思考,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不认同”OpenAI的发展方向。他曾在推特上表示:“我必须全心投入到特斯拉与SpaceX的工程和制造问题中。考虑到特斯拉与OpenAI的人才竞争,以及我与OpenAI团队在某些观点上的分歧,和平分手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自那以后,马斯克多次公开批评OpenAI的决策与方向。两年后,他在回应《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关于OpenAI内部保密文化的报道时,直言不讳地指出:“OpenAI应该更加开放。”他进一步批评了当时领导OpenAI战略的达里奥·阿莫代伊(Dario Amodei,现为人工智能初创公司Anthropic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表示对后者的安全信心不高。

2022年12月,ChatGPT的发布让OpenAI站在了风口浪尖。马斯克指出,OpenAI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有能力访问推特的数据库(现已被马斯克收购)来训练其聊天机器人。然而,他暂时搁置了这一争议,表示需要更深入地了解OpenAI的未来治理结构和收入计划。他强调,OpenAI最初是作为开源和非营利性组织而创建的,但现在这两者都已名存实亡。

据报道,ChatGPT的巨大成功让马斯克感到愤怒。这款聊天机器人因其出色的多任务处理能力,从撰写论文到编写基础代码等,吸引了大量用户的关注。马斯克在2023年2月进一步表示,现在的OpenAI“与我的初衷相去甚远”。

马斯克在推特上写道:“OpenAI原本是以开源和非营利性为宗旨创建的,旨在与谷歌抗衡。然而,现在它却转变为一个闭源且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公司,实际上受到微软的控制。这与我的初衷完全背离。”

一个月后,他再次重申这一观点,表示:“我仍然感到困惑,为什么我捐赠了1亿美元给这个非营利性组织,现在它却变成了市值300亿美元的营利性组织。如果这样的转变是合法的,那为何不人人都这么做呢?”

如今,马斯克正在将他的不满转化为一场诉讼。他正在起诉OpenAI、奥特曼以及其他联合创始人格雷格·布罗克曼(Greg Brockman),声称该公司近年来的发展方向严重违背了其创始原则。

马斯克的律师在诉讼中明确指出,OpenAI“已经演变成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巨头微软事实上的闭源子公司”,并指责其“改进AGI的目的是为了最大化微软的利润,而非为了人类的利益”。

对于这起诉讼,OpenAI方面尚未作出回应。而奥特曼则对马斯克的部分抱怨进行了反驳。去年,在一档播客节目中,奥特曼表示:“虽然马斯克的风格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喜欢的,但他确实非常关心AGI的未来。我认为他对人类的未来感到十分担忧。”

对于马斯克称OpenAI已成为“由微软控制的闭源、利润最大化公司”,奥特曼回应称:“这些指控大部分都不准确,我想马斯克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

尽管马斯克在推特上对OpenAI进行了多次批评,但奥特曼仍然对马斯克保持着敬意,称他为自己的英雄之一。在2023年3月与莱克斯·弗里德曼(Lex friedman)的播客节目对话中,奥特曼承认:“马斯克现在在推特上用几个不同的载体攻击我们。”尽管如此,他补充说:“我相信,他真的很担心AGI的安全,这是可以理解的。”

奥特曼还透露,他从马斯克那里学到了一些“非常宝贵”的经验。据《财富》杂志报道,在2023年5月伦敦大学学院的一次演讲中,当被问及从多位导师那里学到了什么时,奥特曼特别提到了马斯克。他说:“我从埃隆那里学到,某些事情确实是可能实现的。对于研发中遇到的困难和技术上的挑战,不必默认它们是不可克服的,这一点非常宝贵。”

马斯克也曾签署了一封有1000多人签名的公开信,呼吁暂停训练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6个月。这封信得到了几位人工智能专家的支持,并强调了人们对人工智能潜在风险的担忧。信中写道:“只有在我们确信它们的影响是积极的、风险是可控的情况下,才应该开发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

但据《纽约客》杂志的最新报道,马斯克在公开倡导暂停开发更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的同时,私下里却在秘密打造自己的人工智能竞争对手xAI。

马斯克曾在推特上短暂取消了对奥特曼的关注,但随后又重新关注了他。奥特曼还在推特上调侃过马斯克,因为后者自称是“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

不久前,推特对与竞争对手Substack链接的帖子采取了限制措施,禁止用户转发或回复包含此类链接的推文。不过,这一政策随后有所调整。奥特曼在推特上对此进行了评论,他写道:“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打了激素。”

马斯克之前曾自称是“言论自由的绝对主义者”,并表示这是他收购推特的原因之一。

奥特曼开玩笑说,他会去看马斯克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笼中大战。他说:“如果他和扎克伯格真的那样做了,我会去看的。”不过他补充说,他认为自己永远不会与马斯克发生肢体冲突。

在谈到马斯克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立场时,奥特曼表示:“马斯克真的非常关心人工智能的安全。尽管我们在某些方面有不同意见,但我们都关心这一点,他希望确保我们乃至全世界,有最大的机会取得好的结果。”

此外,奥特曼最近还表示,马斯克在更广泛的问题上采取了“不走我的路,就走人”的态度。他说:“马斯克迫切希望拯救世界,但前提是他能成为拯救世界的人。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