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手机与无线通信 > 业界动态 > 为什么说互联网巨头运营“一张全国覆盖的LoRa网络”是臆想?

为什么说互联网巨头运营“一张全国覆盖的LoRa网络”是臆想?

作者:时间:2018-08-24来源:物联网智库收藏

  导 读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8/391046.htm

  互联网巨头建设运营“一张全国覆盖网络”是一种臆想,但互联网巨头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形成产业推进中的主力。

  8月17日,全球最大的通信基础设施服务商中国铁塔与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合作公告中“将为阿里巴巴的建设提供遍布全国的站址资源支撑服务”一句话非常耐人寻味,业内不少人解读此举为建设一张全国覆盖的网络的前奏。在笔者看来,这一说法有诸多含糊和臆想的地方,我们不妨从几个问题逐一剖析。

  “一张全国覆盖的LoRa网络”由谁来投资建设和运营?

  既然认为是“一张全国覆盖的LoRa网络”,那一定有一个类似电信运营商一样的投资主体运营主体,即一个全国级的网络运营商,那么这个主体由谁来承担?从8月17日签约双方来看,中国铁塔作为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其业务定位于为运营商、行业应用、创新业务运营提供基础设施支撑,加上三大运营商是其初始股东,不可能越俎代庖成为一个全国级网络运营商。那么,不少观点认为这一角色由阿里巴巴来承担,也就意味着阿里要成为一个新的无线网络运营商。在笔者看来,这种希望互联网企业做一家基础网络运营商的想法带有很大的臆想成分。

  为什么说互联网企业做基础网络运营商是臆想?

  在过去几个月中,除了阿里外,谷歌、腾讯这些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加入LoRa联盟,推动物联网战略的落地。加入LoRa联盟、支持LoRa发展,并不代表互联网企业就要承担“一张全国覆盖的LoRa网络”运营商的角色,我们可以从以下五个方面来解读。

  1、监管机构会发放基础电信运营牌照吗?

  既然要做“一张全国覆盖的LoRa网络”运营商,获取经营牌照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不论是国内还是海外,监管机构一定不会容许一家没有许可证的企业开展全国性网络运营服务。但是,这个牌照并不是以往互联网企业申请ISP、ICP等牌照那么容易的。

  翻阅工信部发布的最新《电信业务分类目录》和《电信业务经营许可管理办法》等监管规章制度,若采用LoRa搭建全国性覆盖的网络并对外运营,则这一业务可以归类到第二类基础电信业务中的“网络接入设施业务”中:

  A25 网络接入设施服务业务:网络接入设施服务业务是指以有线或无线方式提供的、与网络业务节点接口(SNI)或用户网络接口(UNI)相连接的接入设施服务业务。网络接入设施服务业务包括无线接入设施服务业务、有线接入设施服务业务、用户驻地网业务。

  全国性覆盖的一张LoRa网络可以进一步归类到“A25-1 无线接入设施服务业务”。不论细分到哪个业务范畴,既然建设一张全国覆盖的网络,并公开对外开展业务,无疑提供的是基础电信业务,需要持有基础电信业务牌照。

  目前,拥有基础电信业务牌照的除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家运营商外,也只有广电国网、中国交通通信信息中心等少数国有单位,而且业务限制比较多。不论在国内还是海外,基础电信运营牌照都是一个难度极高的许可经营证书,互联网企业成为全国性的LoRa网络运营商,这将是首个难以跨越的门槛。

  监管不仅仅体现在基础电信业务牌照上,频谱的监管目前也没有定论。此前,微功率设备无线电频谱管理办法的征求意见稿仅允许计量仪表使用470-510Mhz频段,大范围的组网还没有定论,更不用说全国性的组网了,这无疑又给全国级的LoRa运营商再设一道门槛。

  2、前车之鉴,网络运营的重资产模式是否符合互联网企业风格?

  退一步来说,假设互联网巨头获得了基础电信运营牌照和明确频谱政策,其投资和运营一张网络也是一个难度很大的工作,主要源于网络运营是一个重资产的模式。

  互联网企业做网络运营有前车之鉴,最为典型的就是谷歌进军的宽带服务运营业务Google Fiber。2012年谷歌首次推出超高速光纤服务,业界认为对于AT&T、Verizon等运营商光纤宽带运营带来强有力的冲击,然而6年过去了,AT&T、Verizon的光纤宽带服务并未受到谷歌多大冲击,反而Google Fiber陷入困境。

  宽带运营商作为一个重资产的模式,首先需要投资和运维网络基础设施,从头开始建设基础设施是艰难的任务,谷歌运营初期严重依赖光纤部署和城市合作伙伴关系,但一直面临很多困难,包括项目施工造成的各种阻挠、现有基础设施悬挂光纤电缆的诉讼以及高昂的持续支出,导致其发展速度非常缓慢,被传统供应商击败。虽然目前仍在运行,但6年多的时间依然没有实质进展,可以说处于失败边缘。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习惯了轻资产运营的互联网巨头,对需要投入大量资本、人力的重资产业务的不适应是谷歌光纤网络运营困境的主要原因之一。网络运营是一个脏活累活,电信运营商十多年中有丰富经验和遍布全国的运维人员,以及大量承担网络维护工作的“网优雇佣军”才能实现稳定运营。中国移动利润远远超过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但其整体估值却远低于互联网巨头,资本、人力密集型的重资产模式也是估值差距的原因之一。

  与光纤宽带的运营有很多相似之处,无线网络运营一样是重资产业务,LoRa网络部署虽然相对灵活且低成本,但作为全国性一张网络,长期的运维必不可少,也就需要一个长期运维的团队。

  3、网络建设运营的成本和应用匮乏这笔账怎么算?

  作为全国性网络运营商,不仅仅是网络初始和滚动投资成本CAPEX,更为重要的是运维成本OPEX。不过,花巨资建好一张网络,就能马上带来大量的物联网业务吗?这里的成本收益也需要深入考虑。

  从成本角度来看,由于LoRa相关设备成本较低,网络初始建设成本我们暂且不说,仅考察一下运营中的成本。在这些运营成本中,仅铁塔租金是一笔高昂的支出。笔者咨询过几家与铁塔合作的物联网厂商,获悉针对LoRa等物联网网络设备,铁塔租金根据不同城市、地域租金有多个分档,从每个站点每年3-4万元到5000-6000元不等,而平均下来的租金成本每个站点每年基本超过1万元。部署一张全国覆盖的物联网网络,对标中国联通30万个NB-IoT基站,假设需要部署30万个LoRa基站。按此计算,仅仅铁塔站址租金每年支出就达到30亿元,由于每个铁塔都有土地租金、人力、电费等的成本,除非运营商有其他模式可以给铁塔回报,否则即使是深度合作的伙伴,铁塔公司也不会免费提供站点。可能会有人认为LoRa网络部署灵活,不少基站并不一定需要铁塔站址,但作为一个全国性运营商要实现真正的无缝覆盖和深度覆盖,30万个基站远远不够,对于铁塔站址的需求也随之增加。

  铁塔租金只是运营成本中的一部分,其他如人力、维护费用、动力等是每天都要支付的成本。做LoRa的运营商在运营成本方面无法和现有的电信运营商相比,因为电信运营商本身已租赁了铁塔站址部署2G/3G/4G网络,在已租赁的站址上部署NB-IoT可以完全复用本身已有的各种资源,不仅铁塔租赁费边际成本几乎为零,而且运营维护、动力、传输等都可直接共用已有蜂窝网络的资源。

  在物联网业务推进中,往往存在一个误区:网络建好了,自然会有人做很多创新,自然会有各种应用接入。对于传统通信业和移动互联网来说,这种情况容易出现,但物联网是更为分散的国民经济各行业应用,规模化应用并不一定会随着网络基础设施部署后马上出现。从已有的经验看,早在2年前,韩国SK和法国Orange就完成了全国性的LoRa网络覆盖,Sigfox更是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实现网络部署,但这么长时间中也没有看到规模化连接增长;国内也有少数厂商很早在一些城市中部署了城域LoRa网络,也并没有形成多少应用接入,一些厂商甚至将原来部署的基站拆除掉了。

  因此,物联网网络应该是一个基于应用导向的建网模式,尤其是对于没有任何网络部署运营经验的厂商更应是先有应用后再按需建网。三大运营商实现NB-IoT全国商用,基站升级已经完成,但也并不是全部开通,而是处于一种按需开通的状态,有一定规模应用的场所再开通。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LoRa 物联网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