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业界动态 > AI军备赛之谷歌五年收购战

AI军备赛之谷歌五年收购战

作者:时间:2018-03-21来源:OFweek人工智能网收藏

  2013年7月,谷歌收购了创业公司DNNresearch。这是一次典型的招聘式收购,谷歌收购之时,该司只有3个人,“大牛”Geoffrey Hinton 教授,以及他的两个学生。之所以不是直接向三人下聘书,谷歌也是为了背靠多伦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科研平台。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3/377165.htm

  套用在中国提倡的一个概念“产学研”,谷歌这一次与DNNresearch的合作就是一次“产学研”的落地,大学的理论在实验室实践之后,最终的落地由谷歌来完成。收购完成之后,Hinton带领他的团队为谷歌研究脑科学,做提高神经网络性能的基础研究。

  事实上,Hinton可以选择微软或IBM,之所以最终选择了谷歌,与其一直贯彻更加彻底的理念不无关系,Hinton说:“在谷歌,科学家和工程师没有明显区别。谁有先进的理论,谁就可以打造出具体的产品。”

  明星收购:除了AlphaGo夺目,DeepMind还可以为谷歌省电

  AlphaGo一战成名,也让其背后的“东家”谷歌处于聚光灯下。作为AlphaGo的研究团队,DeepMind也因此声名大噪。

  这起收购案发生在2014年初,当时硅谷的两大巨头谷歌和Facebook都对DeepMind有极大兴趣,在两大巨头的争夺战中,DeepMind不仅趁势抬价,还收获了更多人工智能研究的“自主权”。正是DeepMind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究,弥补了Google在这一块的缺失。

  收购之后的事情就人尽皆知了。有意思的是,除了AlphaGo,DeepMind还给谷歌带来一项实际的好处,DeepMind研究出使用人工智能系统对数据中心部分设备进行控制,从而通过操纵服务器和制冷系统相关设备的方法降低耗电量,这一举措将在未来数年为谷歌减少数亿美元的电费,看来单是这点,谷歌也可以收回当时收购时6亿美元的本钱。

  弥补短板:收购巴黎技术开发商Moodstocks

  视觉作为人工智能的重要应用技术,谷歌自然不甘人后。2016年,谷歌收购巴黎技术开发商Moodstocks。

  作为图像识别技术公司,Moodstocks曾推出智能手机图像识别应用程序Moodstocks Notes,该款应用可以识别书籍、CD、海报、传单和酒标等对象。主要实现的功能包括对拍摄物品进行视觉识别,并在此基础上查看说明和评论。

  对外谈起此次收购的原因,谷歌法国研发主管西莫内特表示:“虽然我们在图像识别上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现在你可以利用图片进行谷歌搜索相关内容,可以为应用程序提供合理的分类而无需用户手动分类。但目前该技术仍处在初级阶段,谷歌仍有许多工作要做,而这也正是收购Moodstocks的原因所在。”

  锦上添花:API.AI助力谷歌智能语音

  曾因极大推动网络股而被称为“网络女皇”的Mary Meeker认为,语音时代即将来临。近年来,语音识别确实成为图像识别之后又一备受关注的人工智能落地应用。

  2016年,谷歌收购提供聊天机器人开发工具的初创企业API.AI。该司的API可以透过语音辨识、意图辨识和上下文语境理解等技术,让电脑理解人类语言并转换为行动,协助开发者打造类似Siri的对话式智慧助理。

  事实上,除了知识图谱,谷歌正在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让计算机学会更好的理解人类,这成其发展语音识别系统的一块基石。事实上,在收购API.AI之前,谷歌已经推过Google Now语音服务,以及后来的智能语音助理Google Assistant,正是在Google Assistant推出四个月后,谷歌收购API.AI的举措尘埃落定。

  技术收购:宜早不宜迟

  去年7月,一则收购信息将谷歌再次推向公众视野。和以往略有不同的是,Halli Labshi在谷歌宣布收购时并非是一家成熟的AI公司,应该说它的亮相只有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其在Medium上建立官方博客,写了自我介绍之前,业界很多人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家公司。

  然而,这样一起收购案还是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人们纷纷揣测这笔交易的重要性究竟为何。

  首先,业务层面,Halli Labs主要开发能够解决所谓“老问题”的和机器学习系统,这对于以AI作为未来前景的谷歌业务提升利好。

  其次,以技术为导向的科技公司,与传统商业公司最为重要的差别在于技术在决定公司未来上的权重,一项可以快速落地的技术可以迅速搅动市场,这也使得技术兼并的速度要比市场或者资本的兼并更为迅速。

  后记

  谷歌创始人和开创者之一拉里·佩奇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未来有无限可能,我们也许只把握住了其中的百分之一。相对于我们的潜能,我们的行动仍然迟缓。原因之一就是长久以来的消极性。人们总说谷歌在对抗其他公司,这并不有趣。我们应该专注的,是开发目前并不存在的伟大产品。”

  对于“伟大产品”的开发也促成了谷歌的10倍哲学。在拉里看来,谷歌所有部门开发的产品及服务不只是优秀10%,而是优秀10倍,要比竞争对手优秀10倍,也要比前一版本优秀10倍。

  即使外界解读谷歌的10倍哲学和一系列收购战略有巨头通吃一切的趋势。在经济学上,寡头的含义往往包含为了攫取市场最大的利益而形成的巨无霸集团,因其占尽资本、市场、人才、渠道、政策等种种利得而让其它进入者难以生存,这也正是部分人认为谷歌终将成为“邪恶公司”的原因。但谷歌用其自身的存在哲学则是诠释这一切的主要驱动力是改变世界的愿景,以及做出最好产品的夙愿,这当然听上去是无可厚非的。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