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业界动态 > 优等生谷歌的烦恼

优等生谷歌的烦恼

作者:时间:2018-11-20来源:收藏

  最近可能“缺钱”了。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11/394568.htm

  继看不惯大把亏钱的DeepMind,将其医疗业务收入囊中后,又关闭了5年前收购的机器人公司。

  《纽约时报》说今天面临的挑战比其20年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要多。

  我们的优等生谷歌到底怎么了?

  优等生谷歌的烦恼?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谷歌是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小孩,门门功课都考一百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今年开始,好学生开始经常犯错。

  3月底,以“不作恶”为标杆的谷歌被曝签署了美国五角大楼的 Project Maven项目。该项目主要是借私营公司的技术发展军事技术。

  谷歌员工一听就不干了,有写抵制信的,有愤而离职的。最终不得不妥协的谷歌,决定听员工的话,做正确的事。最近,涉及该项目的谷歌云部门已经接二连三走了三位大将:李飞飞、李佳以及谷歌云负责人格林。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最近,事情源于安卓之父的性侵事件,谷歌当年的“包庇”再次引发了谷歌员工的罢工抗议。


\


  一连串的内忧让谷歌CEO皮猜心力交瘁,连写了好几封内部邮件,安抚20000名罢工的员工。

  然而各种外患也接踵而至。

  曾经想要在社交平台和Facebook分一杯羹的Google+,因为长达两年的软件漏洞导致平台上50万用户的数据泄露,迫于舆论压力和政府政策,谷歌宣布在明年关闭Google+的消费者版本。

  社交之路无疾而终。不过,即便是谷歌现在大力推动的AI,其发展也并不是一帆风顺。

  最近,因为接管DeepMind Health的事件,谷歌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四年前年谷歌收购DeepMind的时候,曾经许诺DeepMind依旧独立运行。

  2017年,DeepMind亏损大约27亿元,同比增长了221%。谷歌心里苦,虽然我可以一直为你烧钱,但是总有可以赚钱的那一点点吧,DeepMind Health可能就是那个商业化的契机。


\


  但这种行为却打破了DeepMind与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开始合作时所做的承诺:“数据将永远不会与Google帐户或服务相关联”。

  在接二连三的数据隐私问题后,谷歌的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在引发更大的危机。

  雪上加霜的是,另外一个烧钱项目也走的磕磕绊绊——磨了十年之久的自动驾驶业务。上周,Waymo老大John Krafcik亲口承认,自动驾驶汽车上路普及,再等几十年吧。

  技术的瓶颈让John Krafcik觉得真的太难了,虽然他们已经是这个行业绝对的领军人。

  再加上卖掉此前收购的波士顿动力以及关闭双足机器人团队Schaft,“成年”谷歌的烦恼多到令CEO皮猜抓狂,但他说我们虽然做错了一些事,但谷歌仍是理想主义。

  不撞南墙不回头,谷歌在商业化和理想主义的矛盾沼泽中,不得不做出或主动、或被动的选择。

  这些抉择最终指向了一个关键词:做减法。


\


  当年Alphabet被认为是由Google的“现在”和Google的“未来”共同组成,谷歌的现在就是核心搜索广告业务,未来则是那些被收购的新技术公司以及内部孵化的尖端科研项目。

  “现在”还在,只是未来似乎在瘦身,聚焦更有潜力、有商业化的未来。

  在商业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天平下,放弃一些旁支业务,同时收回有潜能的分支业务。这是一个商业公司的正确选择,就像谷歌将座右铭Don't be evil换成了Do the right thing。

  做减法的不止谷歌

  事实上,不仅仅是谷歌,在最近几年,微软、英特尔、亚马逊也在做减法。

  以微软为例,其曾经推出了不少成功的硬件设备,包括surface系列产品、Xbox主机以及AR眼镜等等。不过,更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些设备的脚底下躺着大量被砍掉的项目,包括Band手环、Lumia手机等。在微软眼中,既然这些设备的前几代产品都没有成功,下一代也不会成功。


\


  另外,在架构方面,微软在今年进行了最新一次的调整——新成立体验和设备部、云与平台,原Windows和设备部门将被拆解并入两个新部门。经过此次调整,增长情势喜人的云服务和AI成为微软新的关注点,Windows则成为过去辉煌。

  再看英特尔,其最近一次大规模调整发生在2015年。彼时,除最为核心的原微处理器及芯片研发等业务外,英特尔将主流产品部门整合至一个名为“英特尔架构集团”(IAG)的新部门。同时,英特尔将旗下技术与全球制造业进行合并,由“科技与制造集团”(TMG)统筹管理。


\


  当然,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盈利和商业化”是公司的目标,在这方面,英特尔的做法较于谷歌、微软等也是不遑多让。就在今年,因为产品并没有真正推出到市场,不能实现商业化和盈利,英特尔决然砍掉了于2013年成立的可穿戴部门。

  由上可以明显看出,即使是对新产品、新技术的追逐,谷歌、微软、英特尔等巨头也没有丝毫放松,但值得注意的是,它们并不是顽固的紧盯一个项目,而是会比对着公司的整体方向,依据情况不断地对组织架构,或是产品进行调整。

  如今,国外不少公司正在做减法。基于对产品的综合评判和考核,它们砍掉那些发展态势不佳以及不符和公司未来规划方向的业务、部门,继而根据未来趋势对架构作出大大小小的调整,将分散的精力收回,并集中于自己的重点领域,以适应时势。

  谷歌们向左,BAT向右

  一边是谷歌们开始做“减法”,寻找最佳的商业化路径;另一边国内的BAT三家朝着“All In AI”的方向一路买买买、建建建,将更多的资源押注在新技术产业。

  在技术研发以及落地方面,虽然近几年国内追赶的步伐越来越快,但是总体是要落后于“谷歌们”,比如同样做自动驾驶,谷歌已经做了九年,百度的自动驾驶事业部3年前才成立立。

  所以立足当下,BAT会选择与谷歌、微软这样的早已在科技领域驰聘多年的“老手”相背,采取“广撒网,多敛鱼”的方式,除了保证原有业务的稳定之外,更要加强纵深技术研究,并且不断尝试,在多样化的商业场景中找到最合适的。


\


  以阿里为例,保持电商业务的增长之外,阿里也在扩大自己的触角,将更多的技术纳入囊中。

  先是发布神经网络芯片“Ali-NPU”、全资收购中天微、成立半导体公司。又布局了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网络安全、区块链等技术。

  同样,BAT中的另外两家也在寻找更多的领域尝试转型,百度早就迫不及待地“入坑”,提出All In AI的战略,推出百度大脑、DuerOS、Apollo等涵盖智能生活、自动驾驶等领域的技术平台,积极向谷歌靠拢。

  9月底,腾讯对外公布了其组织架构调整的内容,确立了内容生态和技术建设同等重要。现在的腾讯,既做自动驾驶、智慧医疗、云服务、也在研究量子计算、虚拟人等一些前沿的技术,腾讯正在社交以及内容原有优势业务之外,不断扩展自己的外延。

  和国外的“谷歌们”相比,国内的科技公司丝毫不敢放松对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同时当前国内的政策环境、人才培养以及市场环境,又从外围给了像BAT这样的公司更多的支持。所以,当“谷歌们”在瘦身的时候,BAT可以大包大揽各种技术和业务,有更多的机会去超越它们。

  最后

  做精也好,做大也罢,都是不同时代、国情背景下的必然选择,BAT们一方面在AI上不断追赶谷歌们,另一方面抓住国内的优势,找到更多商业化场景。

  虽然一些人在做减法,一些人在做更多的外延,但两种不同的路径最终是殊途同归的,顺应技术潮流,调整自身定位,找到最合适的商业化路径。



关键词: 谷歌 人工智能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