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工控自动化 > 业界动态 > 李泽湘:两年之后全球机器人产业格局将发生巨变

李泽湘:两年之后全球机器人产业格局将发生巨变

作者:时间:2017-12-07来源:新战略机器人网

  大概在1999年,我们就开始尝试把实验室的一些科研成果跟珠三角的产业做一些结合。第一个项目是把的一款控制器应用到装备制造业。装备制造当时还是一个比较新的课题,之前大家都是从外面采购标准装备,但是随着中国本土制造业的发展,很多制造工艺已经实现了本土化,于是装备制造的本土化也就需要提上日程。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12/372623.htm

  但是用一些标准的运动控制零部件,例如控制器、电机、导轨来研制自己的设备在1999年还是比较新的一个课题。所以我们也花了差不多5年时间来面向企业做理念推广、运动控制技术的培训,同时也让我们自己的产品逐步成熟起来,大概到2005年运动控制产品才真正发展起来。从早期的PCB钻床、滴灌设备到后来的半导体、LED设备,再到后来的、数控机床等等,我们见证了整个深圳乃至珠三角装备产业的发展。今天我到内地很多城市去,一些新兴行业里面的装备公司,例如前段时间我去宁德的时代新能源,大部分是从深圳、东莞过来的,固高在背后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在这个过程中我最大的一个体会就是人才的匮乏,当时尽管香港科技大学培养了不错的一批学生,但是他们大部分还没毕业就跑到硅谷,或者是到美国的学校去深造了,愿意到深圳来的学生很少。所以后面我又在刚刚成立的哈工大深圳研究生院承包了一个学科部,按香港科技大学的模式来设置。从2004年到2010年做了7届,每届大概有50多个学生,加起来大概有400个学生。现在这批学生已经在深圳、珠三角乃至中国的装备领域成为骨干,也创办了不少公司。

  在这个过程中,我在科大的几个学生通过比赛,以及一些动手的项目,了解深圳的产业链,看怎么样跟深圳的产业链融合。包括大疆、逸动和早期的云洲智能,这些公司都是科技大学的学生跟深圳的产业链融合创办起来的,应该算是一批“学院派创业公司”吧。

  发展出自己的生态体系

  大疆为代表的这批项目起来以后,我们都知道深圳的土地、房租成本越来越高,我们希望能找到更宽阔的一些空间,所以就在深圳周边的光明、坪山,甚至珠海等地考察,最后因为一个比较偶然的机会来到了松山湖,当时是作为广东省运动控制与装备创新团队的第一批12个项目之一来到了这边。

  来了松山湖大概做了四五年的时间,李群自动化还有另外一家公司就是在创新团队的系统里孵化的。慢慢地我们觉得机器人这个领域在逐渐成熟起来,市场的需求越来越大,孵化的模式我们也有一些了解了,所以我们就跟松山湖,还有东莞市政府沟通,能不能把过去这些年我们摸索出来的一些经验跟产业融合,也包括后面我们逐步熟悉的一些资源,包括一些投资机构,像红杉,高瓴等等,有没有可能把这种单个的孵化模式上升为一个系统化的孵化平台,后来在东莞市领导的支持下我们成立了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

  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原先那种单个的创业团队可以从科大的实验室过来,但是一个孵化平台需要更多的团队资源,这些资源从哪儿来?我们一方面到国内的各个大学里面进行宣传推广,把这个理念和一些成功案例介绍给大学生,让他们了解大学生也能够创业,不见得非要到企业工作很长时间,积累很多经验之后才可以创业。实际上最能创业的时间就是在20多岁的这个时候,这个时候犯一些错误也没关系。

  粤港机器人学院实习

  我们也跟大学的教育改革做一些配合,例如与广东工业大学、东莞理工学院联合成立了一个机器人学院。设置这个这个学院的时候我们根据多年的经验做了一些创新,选择交叉学科的专业的学生,包括设计学院、机械、电子、还有计算机乃至数学。在大学一年级进来以后,我们进行二次招生。第一届大概招了100多个学生。前面两年他们在自己的本学校上课,但是我们会涉入很多,一个是整个课程体系,由我们来全部重新设计。寒暑假的时候我们会把这些学生安排到企业,展会,甚至到国外的一些公司、展会去参观学习,开拓他们的视野,提升他们的品位。

  在课程里面我们做了很多改革,以前这些学生要修大概是200多个学分,我们坎掉了1/3。我们的特点是,加强基础课程,例如数学;加强动手的课程,基于项目学习的课程,尤其是要让不同专业的学生在一起通过一个一个的project去训练他们的动手能力。

  第三个方面就是让他们从工程师思维转变成能够自己去去观察去发现问题,然后才用交叉的技术来找到解决方案。实际上就是大家在市场上练就的,你能够怎么去找到有价值的问题。后面两年这些学生就全部来到这里,我们从一些公司请一些工程师来给他们上课,从香港科大请一些老师来给他们上课。现在三年级的学生在这里已经有一个多学期了。他们在这里待一个学期,我们感觉他们能够做的东西比在原来体系里上四年能够达到的水平还要高。我们的期望是,这些学生到四年级的时候,通过他的毕业设计能够成为新一批的创业者。

  讨论环节

  我们在不断地挖掘创业的资源,包括到国外的高校、国际机器人大会、科技园区等各种各样的地方发现人才。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最年轻的创业者大概22岁,也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创业者,目前年纪最大的是70岁。

  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我们摸索出了一些经验。现有的30几个创业团队里面,有几个在跨了一两步之后掉到了坑里,主要是因为市场的情况跟他立项时考虑的情况有差异。但是发生这些挫折也没关系,他可以重新再来。过两天我们会组织一个创业者大会,让大家来交流一下过去半年里取得的进步,碰到的问题。这个大会每年举行两次。

  我们都很惊讶,这些年轻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取得的进步,超过了我所见到的任何其他地方的创业团队的成绩。我们与几个美国芯片公司,像TI、ADI,的工程师团队有一年两次的meeting,他们也都非常惊讶,这些小年轻在半年里走过了硅谷等其他地方三年五年才走过的路。

  我印象很深刻,有一次TI公司的CTO过来,我就很惊讶,因为这么一个位置很高的高管到深圳来干嘛。他解释说,几年前有一家中国的小公司,老向我们咨询芯片,我们都没理他。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突然发现他们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这款芯片的最大客户了。所以他就想过来看看,到底是为什么。那家公司就是大疆。所以现在不管是大疆也好,还是我们下面的一些小公司也好,只要我们有需求,他们工程师的响应速度都非常快,很多还处在研发阶段的一些产品,他们也都很愿意提供给我们试用。

  我们正在逐步发展出一个自己的生态体系。我们在过去两年的布局有工业零部件、工业装备,像李群自动化、工业机器人、安防设备等等,也有消费产品,而且这几大类的创业团队有相互支持,例如固高的控制器设备可能会为李群提供支持,李群的设备又会支持大疆电机产品的生产。接下来我们想在一些高端装备领域做一些尝试。我就讲这么多,谢谢大家。



关键词: 机器人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