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消费电子 > 业界动态 > 乐视控股基本完成物理上切割 贾跃亭重要老搭档离职

乐视控股基本完成物理上切割 贾跃亭重要老搭档离职

作者:时间:2017-08-28来源:经济观察报
编者按:在梁军任乐视网CEO、孙宏斌任董事长之后,以张昭、袁斌、刘淑青等上市公司高层核心团队以及数名中层管理者均一天就位,揭开了乐视上市体系的孙宏斌时代帷幕。

  上市和非上市体系之间,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了物理上的切割,解决关联交易的进展将在8月底网二季度财报中披露”,网(300104.SZ)CEO梁军这样告诉经济观察报。“物理上的切割基本完成,但这还不够,观念层面的切割是一件更为漫长和困难的挑战。调整需要周期,也许三到六个月才能把业务重心彻底转变过来,但至少方向特别明确。”梁军说。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8/363516.htm

  “切割”的,也许远不只这些。“阿木和蒋晓琳都从乐视离职了,”8月25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乐视前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

  在这位前高管眼里,这两个人一个负责战略规划,一个负责人力资源,加上5月份离职的财务总监杨丽杰,三者曾位于乐视大厦最顶层或顶层下一层、俯视7大生态数百位VP明星高管的乐视集团权力核心,阿木和杨丽杰与缔造这个庞大集团的贾跃亭在同一层办公。

  人事换血

  日前,曾直接对贾跃亭汇报的乐视移动CEO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宣布卸任一切职务,今年4月份阿木被调任乐视移动CEO,之前是乐视控股战略副总裁。乐视前高管向经济观察报称,“之前庞大的乐视集团,贾跃亭既任董事长又任总经理,一人多职,忙起来分身乏术,而阿木虽然没有职位,其实相当于内部管理的总经理一职。”

  阿木被称为贾跃亭在乐视一位重要“老搭档”,此前,今年5月21日,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一职后,乐视网更换CFO,跟随贾跃亭十多年的老乡杨丽杰离职,张巍就任CFO。张巍向来自融创中国的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刘淑青汇报。

  上述乐视前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说,除了阿木还有乐视控股人力资源部副总裁蒋晓琳也离职了。

  有消息称阿木将赴任乐视汽车体系任职,而蒋晓琳去向未知。

  乐视金融和乐视汽车也发生高层变动。消息称,杨新军上任乐视金融总裁职位仅有三个月就请辞,相关工作将由联席总裁金杰接手。而乐视汽车则一次性宣布了两项高层人事调整,公司任命张海亮为乐视汽车副董事长兼CEO,高景深为乐视汽车中国COO。

  8月15日,梁军任命了乐视网和上市公司体系的11位新高管。包括首席内容官(CCO)张昭、首席技术官(CTO)袁斌、负责风险管控(统筹人力、法务、财务、行政)的高级副总裁刘淑青、高级副总裁兼总编辑张曙光、知识产权副总裁谢海楠、内容版权副总裁何凤云、法务副总裁刘晓庆、政府事务总经理顾婷婷、行政总监冯帅兴、会员业务副总裁张源。而此前,任冠军已被任命为乐视网市场传播营销高级副总裁,兼乐视致新CMO(首席营销官)。

  乐视前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梁军、张昭、袁斌等高管团队阵营不错,都是原来团队内比较能干的几位,但互联网企业里总监和部门总经理中层干部素质也至关重要,这个层面没有战斗力的话也很难出成效。

  孙宏斌团队正重构“电视大屏+影业”的新乐视,对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云等上市公司体系板块,进行了结构调整和团队洗牌,同时展开了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引入战略投资者等的资本运作。

  “在电视端,我们有稳定的用户群,每天500万开机用户,就算不再卖新电视,公司每年还能收回好几个亿。版权方面,尽量不砸数十亿元拼流量;另外,采购剧的策略发生变化了,一部分自制,另一部分买极少数的独家剧,剩下一部分钱用来买铺底的版权。这样一来,版权投入就下来了,不会像别人那样烧钱。”梁军说。

  梁军认为,乐视影业方面,一方面自己拍电影,本身公司要活着;另一方面为电视业务定制一些适合家庭大屏用户的电影和电视剧,帮助上市公司解决独特性内容的需求,来拉动会员付费,核心就是用更少的投入来解决电视端用户的黏性和用户的商业化价值。

  若上市与非上市体系之间切割完成,乐视金融则有望并表在8月底乐视网二季度财报中,梁军这样披露。

  集中的公司变更

  在贾跃亭的掌舵下,乐视拥有视频、地产、电视、手机、汽车、体育、影业、金融等多个跨界子生态,上市7年多市值从50亿元飙升至上千亿元,后经历生存危机,停牌时市值依然有约611亿元。

  记者查阅企业注册信息发现,今年5月是非上市体系多个子公司股东变更较集中的时段,至今,贾跃亭掌握的乐视控股或百乐文化旗下乐视金融、智能终端、乐视汽车、乐视投资等均有关键信息变更。

  5月11日,乐视金融股东从乐视控股变更为贾跃芳和吴孟,而8月7日则又由贾跃芳和吴孟变更为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

  去年欠乐视网最多钱的客户兼关联方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是去年2月注册成立的,法定代表人为刘弘,总经理则是贾跃亭的“左膀右臂”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今年4月25日,贾跃亭控制的百乐文化100%控股变更为乐堃顺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100%控股,而乐堃顺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又是百乐文化100%控股的公司,即是贾跃亭个人名下的企业。

  乐视智能终端科技虽然去年2月份才成立,但肩负着乐视生态所有硬件的销售任务,这也是相较于2015年,2016年全年的关联交易额飙升的主要因素之一。

  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召开的2016年3月2日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决议,转变乐视致新的销售模式,由原来乐视致新自行销售,改为乐视集团所有智能终端产品包括超级电视、超级手机、乐视盒子、VR、自行车等均统一由乐视智能终端科技为平台,再销售给线下渠道平台乐帕营销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帕”)和线上渠道平台乐视电子商务(北 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商城”),再由乐帕和乐视商城对外销售。而乐帕唯一股东是乐荣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乐荣控股唯一股东是贾跃亭个人的百乐文化。

  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由正转负,达-10.68亿元。乐视网称,主要是乐视致新对外销售硬件由先款后货改为有销售账期。

  据了解股东更迭至今,目前乐视网仍然是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持有40.31%的股份,融创中国旗下企业持有33.5%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曾用名法乐第(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唯一股东是乐视致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5月23日,其唯一股东由百乐文化变更为乐视致乐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致乐”),而后者的股东是贾跃芳和王佳伟两个自然人。乐视致乐是今年1月6日注册成立的。

  5月18日,梁军宣布,即日起,超级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这意味着由乐视智能终端科技平台销售的关联交易将终止。

  据了解,融创中国通过旗下嘉睿汇鑫持有乐视网股权占总股本的8.56%,这笔股权按照停牌前股价计算,市值为52.37亿元,半年缩水8亿元。目前为了盘活乐视资产,这笔股权已经全部质押给了中信信托,融资11亿元,用来偿还于8月3日及9月23日面临回售的乐视网两只总额19.3亿元的私募债等。

  不管怎样,乐视的困局也许还将持续一段时间,但这场孙氏主导下、乐视由内而外的切割手术效果如何,将决定“后乐视时代”的全盘棋局。

  组合拳逻辑

  而这一系列的“切割”可以视为乐视战略“向左走,向右走”的表象。

  梁军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我出任CEO到现在,核心工作是调整乐视网的战略。战略一调整,意味着组织、人员等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7月21日,孙宏斌就任乐视网董事长同一天,他便吐露了困扰“新乐视”重构发展的三大难题,即关联交易、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问题。

  近期孙宏斌的三个组合拳已经打出。一是处理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让两者之间进行彻底的隔离,这在乐视网今年上半年业绩预告中,可以窥见一二,与乐视网上半年业绩预告同时发布的还有2016年财报修订部分,对于关联交易金额和企业主体均有清晰披露;二是对乐视网管理团队重新洗牌,以上集体高管任命则可以佐证;三是进行一轮资本运作,最近乐视网频发公告,其中包括融创质押其持有的所有股权进行融资,以及近期数次披露的关于将乐视影业注入上市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期间进展公告,还有拟引进新战略投资者的消息。

  近日坊间传闻孙宏斌拟给乐视改名的消息。这在西南证券张刚看来,在没有一个类似于阿里电商、腾讯游戏、百度搜索等的“现金奶牛”支撑下,不断烧钱、融资,循环往复,一朝“火烧连环船”,就是致命的打击,乐视非上市板块手机、汽车和易到等,巨额欠债、股权质押或冻结、裁员或离职潮等诸多丑闻下,对乐视品牌信誉度的损毁是巨大的,蔓延至上市体系公司,为了盘活乐视,改头换面是需要的。

  乐视前高管对经济观察报说,现金流出了大问题,员工工资发不出来,对企业形象和品牌影响太负面了。

  信利国际今年2月计划斥资7.2亿元入股乐视网控股的乐视致新,近日却宣告搁浅,原因则是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里的乐视手机未按要求还债,无独有偶,同样是乐视手机债主的仁宝电脑原本计划注资7亿元入股乐视致新,早前已经放弃入股打算。

  今年4月发布的乐视网2016年年报称,融创中国、信利电子、仁宝等战略股东将加入然而结果事与愿违,在乐视手机的拖累下,除了融创中国已经注资外,信利电子、仁宝入股搁浅。

 庞杂的关联交易

  在“生态化反”、“生态协同”战略左右下,此前乐视整个集团包括上市、非上市和汽车三个板块,由于贾跃亭全新的“终端+内容+应用+平台”四层生态盈利模式和频频的资本运作手段,运营交易时多为互相是债权方和债务方,且股权结构交叉、层级多,让几大板块下原本就众多的子公司们,变得纷繁复杂,难以分辨。

  根据乐视公布的2016年度报告更正公告,不仅应收账款前五名欠款者均为乐视网关联方,而且乐视网五大客户也均为其关联方,乐视网向五大客户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44.56%,前五名应收账款共计约29亿元,坏账准备8844万元。

  作为乐视网的五大客户之一,目前欠款未结清最多的是乐视智能终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智能终端科技”),该公司的应收账款约为13.49亿元,而该公司2016年销售额总计为16亿元,这意味着去年该公司仅2.51亿元销售款项结清了。

  早期押对版权采购的乐视网,直到2013年年报显示,主营业务依然类似于其他视频网站,颇为单一。经过几年不断飙涨,2016年达到关联交易金额的顶峰。

  2013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仅1115.09万元,采购为1701.5万元。

  2015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16.38亿元,采购27.1亿元,远超年初预计的10亿元采购额、6亿元销售额的计划。当年按欠款方归集的年末余额前五名应收账款汇总金额约13.85亿元,占应收账款年末余额合计数的37.33%。

  2016年乐视网披露的日常关联交易:向关联公司采购智能终端产品、电影网络版权、小说剧本等改编权以及商品等达到74.98亿元;向关联公司销售商品及服务合计120.8亿元。远远高出2016年初乐视网发布的向关联公司采购不超过15亿元,向关联公司销售不超过30亿元的预期。

  巨额的关联方交易也被审计机构重点关注,审计机构对乐视网2016年年报出具“非标”意见,提示投资者关注乐视网应收账款回收风险。这也是乐视网自上市以来年报首次被出具“非标”意见。

  8月25日,乐视移动数十名供应商在乐视大厦扎帐篷讨债已有60余天,对此,乐视网相关负责人称,乐视移动的欠款与乐视网、乐视致新没有任何关系,然而,一位名叫涛涛的供应商依然对记者表示,不认同他们将乐视网、乐视控股和乐视汽车的切割行为,“我们只认一个‘乐视’,即使切割了,贾跃亭还仍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之前给过乐视很多次机会,但每一次都没有按照还款计划书执行,“让我们几乎完全丧失了对其还款的信心”。



关键词: 乐视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