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测试测量 > 设计应用 > 一粒胶囊的检测历程

一粒胶囊的检测历程

作者:时间:2017-06-04来源:网络

小胶囊带来的大影响还在持续。这几天,北京市药品检验所正在对本市的制药企业使用的空心药用胶囊进行。北京市药检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了能让市民们吃上放心药,市药检所的工作人员这些天一直在昼夜不停地进行。“人歇机器不歇,已经把机器累坏两次了。”这位负责人表示,目前全所已经抽调了四分之一的人力专门进行药用。如果不发生异常情况,他们有望在本周内检测完所有需要检测的药用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6/347793.htm

  昨天,记者走进北京市药检所,跟踪了一粒药用的检测过程――


  上天平称重、泡硝酸澡、加热到2700℃,这是一粒胶囊在药检所经历的三个重要环节。


  称重天平精确到0.1毫克


  一粒绿色的药用空心胶囊从北京一家制药企业的库房出发了,它此行的终点是位于德胜门附近的北京市药品检验所。在这里,检验人员将测出它“体内”的铬含量。


  来到市药检所,第一个迎接它的是受理大厅的工作人员。受理完成后,计算机屏幕上清晰地记录着这粒空心胶囊的来历:送检厂家,生产批号,送检日期……随后,这粒空心胶囊被送进实验室,正式进入实验流程。


  来到实验室,这粒空心胶囊首先要在分析天平上进行称重。药检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相关的检测标准,检测一次需要0.5克空心胶囊。为了保证数据准确,同样一批样品,要分别检测两次。所以,工作人员要在天平上称出两份0.5克重量的胶囊,分别放入不同的量杯中,然后再进行下一步实验。


  分析天平虽然名字叫“天平”,实际上就是一个高精度的电子秤。但与一般家庭中所用的电子秤不同,分析天平的精确度非常高,“能够精确到0.1毫克”。这粒空心胶囊是胶囊中的大个子,属于大号胶囊,它的重量大约在0.1克,因此一份检测样品共有5粒空心胶囊。

空心胶囊在分析天平上进行称重


  硝酸里泡澡12个小时


  称重之后,这粒空心胶囊和其他4粒空心胶囊一块儿进入此次检测的第二个环节:析出,也就是让从胶囊中“跑”出来。


  工作人员把称好的胶囊放入消解罐。这个小罐子是用高分子材料做成的,看起来就像小陶罐。放入胶囊的同时,检验员向罐中倒入6毫升硝酸。这几粒胶囊要在硝酸里面泡上一夜,“一定要把胶囊泡透了。”工作人员给记者打开另外一个消解罐,“你看,这个罐子里的胶囊已经浸泡一夜,原本浮在硝酸液上面的胶囊已经沉下去了,这说明硝酸已经进入到胶囊内部。”


 泡好的空心胶囊接下来就会被转送到高温设备室,那里摆放着微波消解炉。10个消解罐被同时送进了微波消解炉。通过微波的作用,消解罐中的温度会升高、压力也会增大,空心胶囊中的就会从胶囊中“游离”出来,进入到硝酸溶液中。


  在微波消解炉中消解40分钟,然后再降温半个小时,消解罐就从微波消解炉中出来了。这时,空心胶囊已经没了踪影,其中的铬离子都“跑”到硝酸溶液中。工作人员打开消解罐的盖子,放在加热台上,用120℃的恒定温度“烤”着小罐子,使罐内的硝酸挥发出去,只留下铬离子。

胶囊硝酸里泡澡12个小时

  加热到2700℃测定数值


  工作人员向消解罐中再次加入溶液,并准确定容到一定体积。留在罐中的铬离子立刻溶入其中。随后,这份溶液被倒进上样杯,放到原子吸收光谱仪上。


  上样杯是个直径不到1厘米、高不到2厘米的玻璃杯。一台原子吸收光谱仪可以容纳60个上样杯。光谱仪一端是电脑,一端是自动检测机器。一根比铅笔芯还细的探针伸入到上样杯中,抽出10微升液体,“扭过身”将溶液点入石墨管中。光谱仪在一分钟内将石墨管加热到2700℃。“铬的沸点超过了2600℃,在2700℃的环境中,铬离子已经变成了铬蒸汽。”就在工作人员为记者解释原理时,电脑屏幕上已经自动显示出此次检测的数值。为了保证数据准确,一个上样杯中的液体要抽取三次,分别检测后取平均数值。


原子吸收光谱仪测出数值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