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业界动态 > 大疆成无辜背锅侠 我国无人机监管仍需疏堵结合

大疆成无辜背锅侠 我国无人机监管仍需疏堵结合

作者:时间:2017-05-24来源:中国智能制造网

  面对“黑飞”造成的影响愈发恶劣,国家有关部门加快了监管措施的制定和实施。在数次扰航事件中背锅的对于监管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邵建伙表示,科学管理、疏堵结合,才最有利于我国监管与发展两不相误。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5/359640.htm
1495610190980062187.png

  成无辜背锅侠我国无人机监管仍需疏堵结合

  近期,无人机“黑飞”威胁民航安全事件频发,严重干扰了正常社会秩序,如何整治这一乱象引人关注。而民航总局等有关部门也开始出台监管措施,以遏制无人机“黑飞”势头,加强源头管理。

  随着无人机实名登记制度的出台,国内无人机监管力度不断加强,针对近期网上流传的大疆创新将退出中国市场一说,大疆创新发布声明给予否认,向外界强调并没有退出中国市场的计划。

  此外,5月23日,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邵建伙在线上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在近期发生的无人机扰航事件中,大疆的产品并无涉及其中,干扰成都机场的飞行物是固定翼飞行器,干扰重庆机场的飞行物是固定翼和风筝。而大疆则是消费级的多旋翼飞行器。

  “令我们感到无奈的是,民用无人机行业却因此事成为众矢之的,大疆作为行业代表不断地遭受含沙射影、被污名化、妖魔化。”邵建伙表示。

  目前,中国尚无立足全国层面专门针对不同类型民用无人机或飞行器的法律。民航总局2009年曾颁布《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但规定内容过于宏观与笼统。《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办法》明确“民用无人机活动及其空中交通管理应当遵守相关法规和规定,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及民航局规章等”。

  2010年8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出台《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明确推进低空空域向通用航空活动开放,并将开放分为三个阶段:2011年前在局部地区改革试点;2011年至2015年底全国推广改革试点;2016年至2020年深化改革完善低空领域管理机制。

  即使低空空域正在拟通过改革逐渐放开,对于无人机而言,也面临空域划分不明确,缺乏低空通信、监视及目视飞行航图关键基础设施等诸多问题。

  此外,空域申请也是一个巨大障碍,消费无人机飞行面临着很高的“隐形门槛”。目前,个人名义申请无人机空域使用基本上难以受理,除民航航线以外,空域基本由空军进行管理,而航拍申请空域一般则由国企及相关政府部门提出申请,普通个人要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空域审批非常困难。

  根据规定,无人机飞行者需要向民航地区管理局申请登记、提交飞行及维修人员资质、无人机相关证照,然后与起降机场签订保障协议或自建临时起降点、拿到登记证书。“报批不仅要准备很多资料,而且审批时间也较长”,一位飞友表示,即使在申报通过后,无人机起飞前、降落后都需要再次报备。对玩家来说,不仅申报程序繁琐,申报流程和时间也不甚明朗。

  制度上的缺陷只是一部分,许多非法改装无人飞行器无疑比正规销售的无人机更具有威胁性。据邵建伙介绍,目前大量低成本散件套材充斥在国内各大电商平台上,以开源硬件、开源软件为代表,使得制造一台可飞的航空器的门槛变得大大降低。不同于正规厂商的产品,这些产品不设电子围栏、可以任意编写航迹规划,产品容易改装、不支持实时监视、飞行性能没有约束,因而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建议相关管理部门加强对开源硬件和飞控以及散件套材的管理。”邵建伙说。

  大疆创新公关总监王帆也表示,目前实名制规定并没有对固定翼飞行器进行管控。更令人担忧的是,该类不受监管的开源飞控可以在市场上轻易购买到,然而这类产品尚未纳入监管体系,问题的症结其实在这里。

  对于目前的监管态势,邵建伙表示,作为成都、重庆事件后续影响的一部分,有些地方出台了一刀切式的扩大化禁飞政策,这虽然有短期遏制事件恶化的初衷,但从有效性和长效性来说,并没有解决问题。一刀切式的管理,一味去“堵”,没有给愿意守法飞行的用户一个释放需求的渠道。大疆呼吁科学管理、疏堵结合,一方面引导99.9%以上的守法的用户,一方面更有效地管理好那0.1%的非合作目标。

  无人机行业作为全球的重要新兴产业之一,既是各国争相夺取竞争优势的产业,也是我国目前重要的科技产业。从事实出发,对整个无人机领域进行细化管理,以疏堵结合的方式来正确引导无人机产业发展,这样才能在维护公共安全的同时,推动我国无人机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 大疆 无人机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