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手机与无线通信 > 业界动态 > 深陷“爱国风波”中的联想与联芯

深陷“爱国风波”中的联想与联芯

作者:时间:2018-05-15来源:手机报在线收藏
编者按:中国的半导体产业,需要温室化,但不需要太温室!中国的半导体产业,需要爱国情怀,但不能让爱国情怀成为温室!

  中美贸易大战,再次将爱国情怀与市场紧密联系,从中兴到领盛科技,前者得到国民同情与支持,后者则似乎因为与高通“狼狈为奸”而惨遭业界痛恨!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5/379877.htm

  对于中兴遭遇美国禁售,本质上来说,中兴自身的确有把柄被对方拿在手,但在爱国情怀支持下,中兴似乎得到了更多的支持;而大唐与高通合资成立领盛科技通过,之所以惨遭市场痛恨,其实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对象是高通!

  围绕手机产业的爱国情怀并未就此终止,几年前的一场5G编码投票风波,近日又把推向了娱乐风口,围绕“为何不投华为”的话题让陷入“难堪”。在这种爱国情怀娱乐风口的压力之下,联想不得不发布公告澄清:当年投的是赞成票,支持华为!

 两年前的5G编码投票:联想究竟投给了谁?

  事件起源于2016年8月的3GPP第86次会议,主要围绕5G移动宽带信道编码的三大标准,当时总共有三种方案被提出:LDPC、POLAR以及Turbo。其中LDPC是由高通主导,POLAR是由华为主导,Turbo则是由LG主导!事实上,在3G/4G时代,采用的是Turbo编码方案,到了2016年,LDPC方案仍处于完善阶段,而POLAR仍处于理论阶段。

  资料显示,在第一次会议中,支持高通的LDPC方案的有三星、诺基亚、中兴、联发科、英特尔、夏普、vivo、OPPO、小米,以及美日韩的主要电信运营商;支持华为POLAR方案的则包括华为海思、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展讯、以及少数欧洲和美国的电信运营商;支持LG的Turbo方案的包括爱立信、NEC、法国橘子电信(同时也支持华为的POLAR)等少数代表。

  事实上,无论是LDPC还是POLAR或Turbo主导者,都无法确定最终哪种编码方案将会胜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一种怪相:那就是在多种编码方案上下注;比如说高通同时在LDPC和POLAR方案有专利,而华为同样如此!这其实也反映出,彼此之间均没有必胜的把握,同时,也侧面反映了彼此之间的技术差距已经不详3G/4G时代那么大!

  投票风波继续上演,并推向高潮的则是两个月后的第二次会议,2016年10月,投票则发生了重大变化。此时高通的LDPC方案支持者包括华为、高通、NTT、三星、爱立信、LG、NEC、索尼等;华为的POLAR支持者则只剩下了华为、华为海思;Turbo方案此时已经基本没有了支持者。

  争夺至此之际,投票的性质再次发生改变:从最初的到底需要哪一种5G编码方案,变成最终到底需要几种编码方案。通过上述第二次会议可知,此时主要是高通的LDPC和华为POLAR方案两者之间的较量。

  在投票的性质发生改变后,于是衍生了以下4种方案(此时Turbo基本上已经出局):首先是只需要一种方案的观点,LDPC或者POLAR二选一,前者的支持者包括爱立信、索尼、夏普、诺基亚、三星、英特尔、高通、联想、富士通、摩托罗拉移动,再加上几家日韩为主的电信运营商,而后者的支持者只有华为自己!

  而需要两种方案的观点有划分为:1、需要LDPC,但也兼顾Turbo编码。2、需要LDPC,但也兼顾POLAR编码。前者的支持者包括LG、IMT、NEC、富士通、法国橘子电信,后者的支持者则包括中兴、联发科、努比亚、小米、OPPO、展讯、再加上其他几家。

  通过上述对比可以发现,此时LDPC的呼声要超过POLAR和Turbo,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华为而言,继续坚持支持POLAR其实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还不如选择需要LDPC编码方案,但也要兼顾POLAR编码方案。

深陷“爱国风波”中的联想与联芯

  此次会议的最终结果是,高通与华为各退一步:初步决定在5G数据传输的“长码”部分使用LDPC,同时留下了一部分“短码”空间待定。事实上,此时可以说LDPC方案的地位基本上已经得到了奠定!

  尽管如此,此时的投票并没有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说,通过两次的投票,最终陷入了高通与华为两者的僵局状态。当然,事实上哪种方案获得了更多的认可也得到了答案,但对于参与者而言,显然不愿意看到这种一家独大的情况发生!所以才出现了上述两种方案的僵持。

  至此,高通的LDPC可以说已经获得了很大的胜利,因为“长码”部分已经使用LDPC方案,剩下的则是“短码”部分的争夺。当烧饼只剩下最后一个之际,竞争无疑将变得更加激烈,最终高通与华为的两大方案均在力争最后一个入口。

  这就是第三次会议,而这次将起到决定性的投票,无论是高通还是华为都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所幸的是,在国产厂商的支持下,最终华为的确获得了多数的支持,遗憾的是,华为最终还是没拿到短码部分。

  第三次投票的结果是,支持高通LDPC方案的有:三星、阿尔卡特朗讯、上海贝尔、爱立信、英特尔、三菱电子、摩托罗拉解决方案、NEC、诺基亚、KDDI、高通、夏普、SK电信、NTT Docomo、T-Mobile、Verizon等总共约33家。

  而支持华为POLAR方案的则又华为、华为海思、宏碁、ADI、贝尔移动、博通、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联想、Marvell、联发科、摩托罗拉移动、努比亚、OPPO、东芝、vivo、小米、中兴等总共59家。

  尽管华为的支持者要远远超过高通,但高通LDPC方案支持者的权重要高于华为POLAR方案支持者的权重,这就导致,尽管华为的支持者数量要多于高通,但最终华为依然败给你了高通,最终高通的LDPC编码方案拿下了5G移动宽带数据信道的全部份额!

  据观点表示,5G移动宽带数据信道考量的是传输速率,主要都是大型封包,在这方面LDPC方案的确又很明显的优势,这也是LDPC方案能在前一次投票中拿下“长码“部分的主要原因。

  在失去5G移动宽带数据信道以后,华为只能备战5G移动宽带控制信道的争夺,而对于5G控制信道而言,其本身的传输数据较小,最终在国内厂商的支持下,华为的POLAR方案顺利拿到手!

  通过上述可知,联想总共投了三次票,第一次是关于长码部分的投票,其投了只需要高通的LDPC方案,第二次则是短码部分的投票,其投给了华为的POLAR方案,第三次则是5G移动宽带控制信道,其也投给了华为!

  而联想也发布《关于联想在3GPP投票事件中的说明》表示:在3GPP举办的有关5G标准表决会伤,联想针对5G标准的POLAR方案投票(该方案由中国移动、华为等中国企业主导),包括联想旗下的摩托罗拉移动,所投的都是赞成票!

  而关于5G标淮的制定组织3GPP,在华为无线网络标淮专利部部长万蕾博士(她同时也是华为5G标淮Polar码方案主要贡献者之一)看来,是一个公正、透明、团结和技术性极强的组织。其强调:“技术是没有国界的,3GPP之所以成功,就是归功于它的国际化,它的罗马论坛式的技术辩论是推动技术优化趋于完善的核心机制。衷心祝愿3GPP的全球化的民主精神源远流长……”

  领盛科技:到底是不是“皇协军”?

  5月5日,已经被ST的大唐电信对外发布公告表示:2017年5月,经公司第七届第十三次董事会批淮,同意公司全资子公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属全资子公司全部股权作为出资参与设立中外合资企业瓴盛科技(贵州)有限公司。

深陷“爱国风波”中的联想与联芯

  公司于2018年5月4日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反垄断局出具的《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不予禁止审查决定书》(反垄断审查函[2018]第1号),主要内容如下:“根据《中国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第二十六条规定,经审查,现决定,对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高通公司等新设合营企业案不予禁止,你公司从即日起可以实施集中。该案涉及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之外的其他事项,依据相关法律办理。”

  简而言之持续一年的领盛科技,最终被允许成立。围绕大唐电信与科技的“皇协军”这个词再次充斥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皇协军:为皇军的协同作战军,系日本、汪伪政府合建的军队,属伪军的一种,曾被百姓唾弃为“抗战中的汉奸部队”。

  时间回到2017年5月26日,大唐电信发布对外投资公告表示:公司全资子公司科技有限公司拟以下属全资子公司上海立可芯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出资参与设立中外合资企业瓴盛科技(贵州)有限公司,以进一步聚焦消费类手机市场,提升产品竞争力,并有效整合公司资源,提高行业占有率和影响力。

  合资公司瓴盛科技注册资本298,460.64万元,其中联芯科技以立可芯全部股权出资72027.60万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24.133%;高通(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以现金形式对合资公司出资72027.60万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24.133%;建广(贵安新区)半导体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现金形式对合资公司出资103,396.50万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34.643%;智路(贵安新区)战略新兴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现金形式对合资公司出资51,008.94万元,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17.091%。

  从当前全球主要CPU厂商来看,高端市场主要被高通霸占,联发科一直不上不下,高端市场挤不进,低端市场面临展讯的压力,而在低端市场,尤其是国内市场,主要为展讯所占领,像很多海外半导体厂商一样,高通此前并不注重低端市场,但随着高通业务发展受到限制,其不得不拓展新的市场以及产品线,例如收购NXP,再如此次与大唐电信成立合资公司,其目的无疑在于开始下探到中低端市场。

  换而言之,领盛科技的存在,将主要对展讯造成冲击!从这也可以看出高通对中国低端市场的重视程度!

  对于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而言,其实中外合资的半导体公司着实不少,例如近期ARM与中方成立合资子公司,中方持股51%,ARM持股49%。此外,之前也有业界人士透露称,国际上某领先半导体设备巨头,也与国内几家地方政府积极接洽,准备成立合资公司,将其超低端和边缘化的产品线,精准针对国内南北两家设备公司,与之竞争。

  对于这种合作模式,在顾文军看来,但如果外资企业将其低端、或者边缘化或者不盈利的产品线拆分出来,与地方政府或者国资进行合资,摇身一变成为“中国企业”,就可以轻松化解本土企业的战略优势,可谓一箭多雕。

  首先能“变废为宝”——当然或许国际企业的“低端技术”在我们国内也不是最低端,但国际企业不太会把最领先的技术拿出来——将此类技术做个高估值,或者技术转让,先大赚一笔。有的国际企业与地方政府合资的生产线中,“破铜烂铁”的二手设备也能卖出一手设备的价格,落后N代的技术也能评估为“国际领先,国内率先”。

  其次又能解决“户口问题”:可以以“中国企业”之名拿到政府支持,甚至在国内上市,获得多重受益;最后还能以“华”制“华”:借助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进行低价竞争,打击中国竞争对手。地方政府考虑的往往是借助国际企业之“名”,来树立地方半导体产业形象,对于企业盈利或经济回报的关注有限,更是容易忽略这些合资企业对于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大局的影响。

  如此一来,国际企业既能获取中国政府支持赢得中国市场,还能获取大量资金转回总部发展高端!上下夹击中国对手多重受益。地方政府和参与的国资或许也会小处得利。但对中国半导体产业来说呢?中国企业仅有的“政府支持”、“有竞争力的价格”和“本地化服务”的优势荡然无存。

  无疑,在众多业界人士看来,领盛科技的这种合资模式无疑会对国产半导体带来冲击,原因在于国产半导体公司已经在合资领域拥有了一定的实力。如果采用合资,应该选择可以让国内企业获得较高的技术或者能够填补国内空白的领域。

  以一个相对而言较为成功的案例来说,半导体封装基板厂商珠海越亚,即将在未来一年内IPO的企业,作为中以合资半导体企业,在国内封装基板企业寥寥无几的情况下(现在情况依然不乐观),成长到2016年越亚封装产值达到5亿元人民币、占据全球手机射频芯片封装基板市场容量的25%并进入全球细分市场前三的地步,可谓着实不易!

  的确,如果有这种选择的话无疑很好,但是从中美贸易大战或市场角度来看,在国内必须依靠海外进口的情况下,对方为选择合资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对于领盛科技的存在,如果纯粹的从市场竞争角度来看,这种模式又有何可非的呢?当然,领盛科技之所以被人称作“皇协军”,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合资的对象是高通。假如联芯合资的是台湾厂商联发科呢?又是否会是另外一番说法?

  中国的半导体产业,需要温室化,但不需要太温室!中国的半导体产业,需要爱国情怀,但不能让爱国情怀成为温室!



关键词: 联想 联芯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