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电源与新能源 > 业界动态 > 博弈光伏电站下半场:价格战升级 盈利悬疑

博弈光伏电站下半场:价格战升级 盈利悬疑

作者:时间:2018-04-25来源:能源杂志收藏
编者按:在这场集中式光伏电站最后领地的厮杀中,我们看到了下游企业的疯狂,上游企业的焦虑,市场狼多肉少。中国光伏产业俨然成为一场“赌局”。

  4月22日,海西州人民政府公示德令哈、格尔木领跑者基地投资企业评优结果,其中格尔木基地最低电价0.31元/kWh,德令哈最低电价为0.32元/ kWh。而在此之前,当其他应用领跑者基地招标工作都已尘埃落定,青海两基地却面临着招标优选工作被暂停的局面。缘何青海招标工作被暂停?竞标电价为何如此之低?第三批领跑者招标都经历了什么?本文对整个3月光伏领跑者招标工作进行了跟踪及复盘,将领跑者的变化与处境展现在读者面前。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4/378918.htm

  3月23日,在第三批领跑者达拉特旗项目的投标结果即将公示的几个小时前,位于北京市丰台区总部基地的特变电工大楼内,气氛格外严肃紧张,一改往日周末来临前的兴奋。

  这是一场艰难的“战斗”。在第三批应用领跑者基地项目中,央企卷土重来,以国电投、中广核新能源和三峡新能源为代表的央企梯队来势汹涌,几乎参与了30个以上的投标工作。值得关注的是,央企梯队中的华能集团竟爆出0.39元/kWh的低价,点燃了第三批领跑者招标的开场。

  步入2018年,领跑者基地激烈厮杀:央企组团来袭,技术百家齐放,一度沉寂蒙尘的“集中式”曙光再现。

  以时间为界,从2009年“金太阳”政策出台开始计算,集中式电站为主的光伏产业已发展近十年。与此同时,“低购高报”、“补贴拖欠”、“弃光限电”等产业问题层出不穷。

  随着“光伏领跑者计划”进入第三回合,体量大、资本密集且模式单一的集中式光伏产业棋至后半场。未来,中国光伏市场即将被布局迅速、资金链短、模式多样的分布式所取代。

  价格战升级

  在第三批领跑者基地项目角逐的过程中,电价成为至关重要的因素。

  根据行业人士王淑娟的统计:“8个领跑基地一共38个项目,52个企业投标,仅仅央企就投了200多次。”对于竞标的企业来说,最低电价不下降25%几乎没有中标可能性。作为民企上市公司,特变电工此次报出了0.32元/kWh的最低价格。

  两年前,国家发改委、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完善光伏发电规模管理和实施竞争方式配置项目的指导意见》,竞价上网的序幕徐徐拉开,其初衷是希望促进新技术的消化,然而,民企在竞标当中四处出击、低价竞标、近乎“裸奔”。在山西阳泉领跑者竞标中,协鑫报出了0.61元/kWh的低价,包头领跑者竞标里青岛昌盛报出0.52元/kWh的更低价;而在三类资源区的两淮领跑者竞标中,力诺报出0.65元/kWh的价格。在今天看来,当时的价格尚在正常范围。

  对此,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阮少华告诉《能源》记者:“今年以平均价作为评分基准,这就是一个企业间的博弈,没有绝对的满分电价,因此很多企业都会根据IRR(自有资金内部收益率)来测算,然后再根据自己承受范围报相应的价格。”这也是为何今年价格厮杀更为激烈。

  一位组件制造商市场部人士也向《能源》记者透露,“领跑者招标中有三个要素,其一,你选什么样的设备,其二,转化效率,其三才是电价。只有在其它条件不相上下时,电价才是决定性因素。但在第三次领跑者项目中,技术和转化效率拉不开距离,电价反而占据更大比重。”

  不过,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研究员王斯成看来:“低价竞标本是市场行为,其初衷并不是逼着企业降低度电成本。”

  此前,特变电工在达拉特旗报出的0.32元/kWh的报价刷新了光伏领跑者招标电价的底线。特变电工方面表示,从经济收益性角度考虑,电价降低会导致收益相应降低。之所以能报出该价格主要是项目当地的资源政策条件和优化的技术方案提供了空间,成本依旧在可控范围内。

  但业内人士仍担心,低价竞争会使光伏产业更加无序,扰乱中上游市场,甚至影响项目质量。在3月初三峡新能源启动的组件招标中,高效单晶305瓦以上标段最低标价为2.58元/瓦,275瓦以上多晶标段最低标价为2.47元/瓦。

  此前有爆料称,在某个基地中标条件中规定必须要求业主采用某种技术,业主在招标文件的制作过程中,会要求有某个组件制造商或者电池生产商进行背书,先拿到项目再说,但最终是否会采用该技术不得而知。这引起国内一些组件商的不满,但由于担心未来自己的产品在业主招标中会受到不公正待遇,且碍于和业主之间的合作关系,并无企业公开站出来表达自己的看法。

  “现在价格战已经到非光伏成本了。”一位EPC企业负责人表示,“度电成本降到0.44元/kWh,离脱硫煤标杆电价水平越来越近。除了组件、支架、逆变器外,还有钢架和玻璃。但一些钢架可能就来源于小型钢厂,为了防锈,有些钢架表面被要求电镀锌,但是厚度都是可以作文章,比如电镀10丝(厚度单位)和5丝,价格差距就上千元。”

blob.png

  价格战、跑马圈地,这一系列行业乱象的背后不仅是中国光伏市场畸形商业氛围的缩影,更重要的是,上述项目在集中式电站进入后半场之际,能否确保企业盈利。而这,几乎是当下所有研究者的质疑,以及困扰所有从业者的心结。

  盈利悬疑

  央企低价投标引发业界哗然。如此低的电价能否实现盈利?是否就此拉低光伏上网电价?后续领跑基地的电价是否会越来越低?

  以此轮势头猛进的国电投集团为例。雄心勃勃揽下白城基地大安市乐胜乡子午山村南侧区块与镇贲县建坪乡100MW项目的国电投集团,分别报出了0.42元/kWh、0.43元/kWh的次低报价。

  对未来项目盈利情况持乐观态度的国电投集团,同时也竞标了渭南领跑者等5个基地,其中,位于澄城县和合阳县的5个项目均为最低报价。

  一般来讲,领跑者计划的好处是整个流程操作比较规范,整个边界条件也很清晰,土地的租金和税费、电网的接入等在普通电站中老大难的问题相对比较明确。事实上,这也是申请第三期领跑者基地所必须具备的条件,譬如之前的弃光率,土地质量等,同时优先保障电力接入,明确土地税费和租金等等。

  且根据渭南市政府相关文件显示,领跑者要求电网企业允诺支持示范项目限电不超过5%。当地外围防护绿化、供水供电、污水处理等设施由当地政府建设,无需企业分摊,各单项目实际已留出盈利空间。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光伏电站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