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业界动态 > 顾左右而言他,谷歌云在打什么算盘?

顾左右而言他,谷歌云在打什么算盘?

作者:时间:2018-04-03来源:中国IDC圈
编者按:谷歌云在国内关注度较低,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谷歌云并没有在中国真正落地有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洋彼岸的谷歌云并非如此低调。

  2017年,对想要在中国落地的海外云服务商来说,可能是最艰难的一年。一方面,《网络安全法》正式实施,政府加强了对海外服务商数据的管控,中国用户的数据必须交由本土公司运营;另一方面,工信部加强了对云服务商营业资质的审查,未获得“互联网资源协作”(云服务牌照)等相关资质的企业将不得经营云业务。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4/377835.htm

  即便这样,亚马逊AWS、微软Azure等国际巨头依然克服重重困难,将中国市场纳入了扩展版图,意外的是,却没有看到云在中国落地的消息。笔者不禁心生疑问:为什么不在中国落地业务?2018年云会筹备入华事宜吗?2017年12月在中国设立AI中心,是不是谷歌云在中国落地的前兆?

  没在中国激起涟漪却在国际上风生水起

  在国内,“谷歌云”这个词并不像“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等热词一样能给新闻网站带来可观的流量以致于稍有动作都会成为各大媒体的座上宾。谷歌云在国内关注度较低,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谷歌云并没有在中国真正落地有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洋彼岸的谷歌云并非如此低调。

  在谷歌云官网,我们发现,谷歌云将自己的客户群按照地域划分为三大类,第一类为美国区域(Americas),这类客美国本土客户数量占到了谷歌云客户体量46.7%;第二类欧洲、中东及非洲区域(Europe, Middle East & Africa),这类客户占到了谷歌云客户体量近40.0%左右;第三类为亚太&日本区域(Asia Pacific & Japan),这类客户占到了谷歌客户体量的13.3%左右,并且这类客户大都不是中国企业。

  与此类似,谷歌云的全球数据中心布局也似乎在“故意避开”中国大陆,在亚太&日本区域,谷歌云在日本的东京和大阪、中国的台湾和香港、新加坡以及印度孟买分别布局有数据中心,对中国大陆形成“包围”之势,近期也没有在中国大陆布局数据中心的规划,其CDN节点的建设布局也与此类似。

顾左右而言他,谷歌云在打什么算盘?

  从谷歌云的市场份额来看,Ganter发布的《AWS vs Azure vs Google Cloud Market Share 2017》一文中,亚马逊AWS以47.1%的市场份额占据着公共云市场的主导地位,微软Azure有着10.0%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的是Google Cloud Platform(3.95%)和IBM Softlayer(2.77%)。

顾左右而言他,谷歌云在打什么算盘?

  (图片来源:Ganter)

  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给出的一份《Cloud Growth Rate Increases; Amazon, Microsoft & Google all Gain Market Share》报告中,综合IaaS,PaaS,Hosted Private Cloud三方面的业务情况,IBM以Hosted Private Cloud(私有云托管)逆袭位于谷歌之上,谷歌云这才排到了第4位。

顾左右而言他,谷歌云在打什么算盘?

  中国市场不重要吗?

  谷歌云在国际市场上表现不错,却不在中国大陆布局数据中心也不注重中国客户的培养,是中国市场不重要吗?

  答案显而易见。我国工信部去年4月发布的《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7-2019)》中提及,“到2019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达到4300亿元”,4300亿元约折合为683.7亿美元,按照十二五期间我国云计算产业30%的增速保守估计,到2020年我国云计算产业规模有望达到884.39亿美元。由此,根据Ganter“2020年全球云计算市场的规模将达到4110亿美元”的预测,中国云计算市场份额到2020年将会占到了全球市场份额的五分之一,这个数字的重量不可谓不大。

  中国目前推出的政策也都在助推云计算产业的成长。2018年3月初,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政协讨论发言会上提到证监会接下来的六大重点工作,“加大对‘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是尤为重要的一点。云计算与人工智能、生物科技、高端制造一起被列入“四新”之内。另外,我国此前也曾发布《国务院关于促进云计算创新发展培育信息产业新业态的意见》以及《云计算综合标准化体系建设指南》,将云计算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

  亚马逊AWS、微软Azure等云服务巨头显然已经看到中国市场未来在云计算上的巨大机遇,截止目前,AWS在华两个区域布局有数据中心,共4个可用区,据不完全估计年营收或已达到15亿元人民币,折合约2亿美元,该数字仅次于阿里云、腾讯云。微软Azure在中国已有3个数据中心,虽在营收上没有给出确切数据,但通过与世纪互联的合作,微软Azure在中国已有11万企业客户,1 400多个云合作伙伴,入华成效显著。

  竞争对手对中国云计算市场不断抛出的橄榄枝,置若罔闻、视若无睹都不会成为谷歌云的最佳选择。谷歌在云计算上的“淡定表现”是一种假象还是在谷歌的整体战略中,云计算只是个“配角”?

  谷歌的云计算是个配角吗?

  如果要论云计算在谷歌发展战略中的地位,我们可能需要从谷歌的企业文化说起。20年前,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加利福尼亚的山景城创办了谷歌,两位创始人虽然性格迥异,但在如何管理公司或谷歌未来应该朝着哪个方向发展上却有着惊人的共识:崇尚技术,这让谷歌有了很深的工程师文化;崇尚创新,又使谷歌的“登月”文化传承至今;梦想改变世界的大情怀,又让谷歌的各项业务不因短时的利益而改变航向。

  因此,两位所向披靡的谷歌创始人带领谷歌涉足了一切他们可以涉足的领域,只要有创新、只要他们认为对未来有益,谷歌就会去做,这就有了我们看到的谷歌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甚至是谷歌收购的Youtobe等等。于是,当我们将谷歌的云计算业务放在谷歌整个产品生态中去的时候,谷歌云就稍显渺小。

顾左右而言他,谷歌云在打什么算盘?

  (图片来源:谷歌官网,产品图谱)

  谷歌旗下的产品分为三大类,针对消费者的“人人适用”类,针对企业客户的“企业适用”类,针对开发者的“开发者适用”类,看起来产品图谱很简单,但如果把每类下的产品数量相加,谷歌的总产品数量则有110种之多。然而,谷歌的云计算业务没有被单独归为一类,外界通常笼统地将谷歌云端平台、谷歌G Suite等统称为谷歌云业务,在谷歌一年一度的财报中,也鲜有提及“谷歌云”,而是把它归到了“其他收入”行列。

  值得考虑的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2017年度营收超1000亿美元,谷歌云的营收只占到了4%(实际占比可能比这个更少),谷歌公司的营收大王——广告业务,其2017年营收占到了谷歌总营收约90%。对比AWS已被亚马逊宣称成为营收主力,谷歌云的地位确实有不小落差。一言以蔽之,有了广告业务这个收入引擎,谷歌董事会们并没有指望云计算能给他们赚多少钱。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谷歌 云计算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