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设计应用 > 利用电磁环境自动测试系统对卫星地球站进行监测研究

利用电磁环境自动测试系统对卫星地球站进行监测研究

作者:时间:2017-06-03来源:网络收藏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6/347482.htm

1 接到对任务

黑龙江省气象局请求黑龙江省无线电站对佳木斯四丰山卫星地 球站进行测试。该站是接收我国风云-3号极轨气象卫星的地球站,也是我国风云-3号应用系统一期建设工程中三个国内辅助站之一。其主要作用是全方 位、全角度跟踪风云-3号极轨卫星,配合喀什、拉萨站以及瑞典站接收、下载风云-3号气象数据。也就是说,佳木斯四丰山地球站的天线要不断地调整方位角、 仰角来跟随风云-3号极轨卫星的运行轨迹。因此对该地球站的测试也比通常所测试的固定方位角、仰角的地球站的测试要复杂得多。

2 确定方案

此次测试要求无线电监测人员至少在24小时内不间断地利用测试设备在地球站天线位置对仰角为0度、5度、10度、15度、20度、25度,方位 角0度至360度范围内(方位角每5度取样一次)分别用水平、垂直极化方式对L波段和X波段进行测试。由于测试要求复杂、环境恶劣、时间长、数据采样多等 因素,对监测设备的自动化程度要求高,特别是对仪器仪表的抗低温性能、持续长时间工作等性能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针对这种复杂的测试要求以及测试点的地理环境和天气状况,如果采用手动调整测试天线的方位角、仰角将给测试工作带来巨大的工作量,而且手动调整 测试天线方位角、仰角的精度差、效率低,特别是在夜间低温测试时,还需要架设照明设施、取暖等设施。因此,无线电监测人员决定使用系统。

电磁环境系统由天馈系统、电子伺服系统、软件控制系统等组成。它可以控制转台以多种方式运动,也可以按照设定的时间间隔和角度间隔有规律地进行扫描,适用于对极轨的电磁环境测试和对卫星信号追踪测量。

3 开展地球站电磁环境监测工作

3.1 测试前的干扰源调查

在进行电磁环境测试前,测试小组首先对佳木斯四丰山地区的微波设置情况进行了调查。这也是对该地球站干扰源的调查。佳木斯无线电管理处、佳木斯 无线电监测站和黑龙江无线电监测站共同合作,发现在距离测试点北方4公里处有佳木斯至鹤岗的微波链路(其具体频率为 8029.37MHz/7777.35MHz),以及佳木斯至汤原的微波链路(频率为8088.67MHz/7836.65MHz)。这两条微波链路均为 广播电视部门设置的传输广播电视节目的微波。

2007年10月12日上午9时,测试小组到达佳木斯市四丰山气象卫星地球站,在测试点楼顶架设了帐篷,安装了电磁环境测试系统(见图1)。

  

  图1 电测环境系统组成

3.2 逐步开展电磁环境测试

首先对L波段进行电磁环境测试。测试小组重点对1698MHz~1710MHz频段进行了测试,设定自动测试系统在规定的仰角、方位角范围内每 5度取样一次,测试持续时间为2分钟,并分别用水平极化、垂直极化两种极化方式进行测试,自动存储频谱图,测试时分辨率带宽RBW=10kHz、视频带宽 VBW=10kHz(等同于12kHz)。但本次测试并未发现干扰信号,背景场强也低于地球站天线口面允许的干扰场强,符合国标GB13615-92《地 球站电磁环境保护要求》的规定。

10月12日14时,测试小组开始对X波段7720MHz~8500MHz频段频率进行电磁环境测试,同样设定自动测试系统在规定的仰角、方位 角范围内每5度取样一次,测试持续时间为2分钟,并分别用水平极化、垂直极化两种极化方式进行测试。在仰角为0度测试,在方位角360度范围内未发现异 常,然而当测试天线调整到5度时则发现若干不明干扰信号。测试人员利用笔记本电脑控制HP8563E频谱仪对每个不明信号进行长时间采样,并不断调整测试 天线的方位角和仰角以及极化方式,找到信号最大点再进行细化分析,同时对所有采样信号频谱进行存储,打印干扰信号的典型频谱图。经过此次测试,监测人员在 X波段共发现8个干扰信号,如图2所示。

  

  图2 X频段上所发现的8个干扰信号

(1) 7777.35MHz信号

该信号带宽为20MHz,最大电平为-33.66dBm,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52.34dB。其方位角为335度,仰角为5度,属垂直极化信号,是鹤岗—佳木斯广电模拟微波链路落入风云-3号卫星频带造成的同频干扰信号,如图3所示。

  

  图3 7777.35MHz信号的结果

(2) 8029.37MHz信号

该信号为单载波信号,最大电平为-53dBm,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33dB。其方位角为335度,仰角为5度,属垂直极化,为佳木斯—鹤岗广电微波链路落入测试频段7720MHz~8500MHz引起的,如图4所示。

  

  图4 8029.37MHz信号的结果

(3) 7836.65MHz信号

该信号带宽为20MHz,最大电平为-30.16dBm,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55.84dB。其方位角为330度,仰角为5度,属垂直极化,为汤原—佳木斯广电微波链路落入测试频带造成的同频干扰,如图5所示。

  

  图5 7836.65MHz信号的结果

(4) 8088.67MHz信号

该信号为单载波信号,最大电平为-40.49dBm, 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45.51dB。其方位角为330度,仰角为5度,属水平极化,为佳木斯—汤原广电微波链路落入测试频段7720MHz~8500MHz造成的,如图6所示。

  

  图6 8088.67MHz信号的频谱分析结果

(5) 8.2112GHz信号

该信号带宽为30MHz,其最大电平为-64dBm,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22dB。该信号最强点方位角为335度,仰角为5度,属水平极化,为数字微波链路频率落入风云-3号卫星频带引起的同频干扰,如图7所示。

  

  图7 8.2112GHz信号的频谱分析结果

(6) 8.2544GHz信号

该信号带宽为30MHz,其最大电平为-62.16dB,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23.84dB。该信号最强点方位角为335度,仰角为5度,属水平极化,为数字微波链路落入风云-3号卫星频带引起的同频干扰,如图8所示。

  

  图8 8.2544GHz信号的频谱分析结果

(7) 8.36GHz信号

该信号带宽为30MHz,其最大电平为-46dBm,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40dB。该信号最强点方位角为335度,仰角为5度,属水平极化,为数字微波链路频率落入测试频段7720MHz~8500MHz引起的,如图9所示。

  

  图9 8.36GHz信号的频谱分析结果

(8) 8.41GHz信号

该信号带宽为30MHz,其最大电平为-45.49dBm,高出频谱仪最小允许值40.51dB。该信号最强点方位角为335度,仰角为5度,属水平极化,为数字微波链路落入测试频段7720MHz~8500MHz内所致,如图10所示。

  

  图10 8.41GHz信号频谱分析结果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