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物联网与传感器 > 业界动态 > GE激进裁员 工业互联网走向尾声?

GE激进裁员 工业互联网走向尾声?

作者:时间:2017-09-06来源:知识自动化
编者按:新任CEO的第一把火,将烧向没有利润的部门,立刻开始准备裁员。并且首先从总部开始,然而大家关注的是GE Digital的安危,因为这直接决定了Immelt最近七年最重要的转型,是否成功。而这又是Immelt在任十六年的最大职业遗产。

  新任总裁,打算裁员了!这是本周工业界最令人吃惊的一条消息,这条新闻引起了爆炸性的猜想:,是不是将受到清算?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9/363982.htm
GE激进裁员 工业互联网走向尾声?

  临时办公室

  激进的削减

  “激进的削减”!GE原CEO Immelt的新任接替者 Flannery,在波士顿总部宣布将开始大幅度削减管理成本,限制原来规划的规模。这个规模,尚不能确认是指公司的员工,还是总部的大小。总之,到2018年将削减20亿美元的成本。

  新任CEO的第一把火,将烧向没有利润的部门,立刻开始准备裁员。并且首先从总部开始。

  然而,人们真正关心的焦点,不是是新任CEO裁减力度,而是是否会对前任的最重要的资产进行清算。

GE激进裁员 工业互联网走向尾声?

  这里面最大的疑团是GE数字化集团GE Digital的安危,这是GE推动的中枢机构。在今年刚刚入迁进来的波士顿总部,有一个部门是GE digital。这里有150名GE Digital的员工——这个数量远远超过三月份所计划的100人。据说,Flannery也打算动手了。上周一路透社说,GE Digital增长没有预期的快,而Flannery正在期望从这个部门获取更多收入。

  然而随后周三,GE数字部门的高管对这种猜测轻描淡写,认为这并不是指向GE Digital。

  GE Digital的安危,直接决定了Immelt最近七年最重要的转型,是否成功。而这又是Immelt在任十六年的最大职业遗产。

  它何去何从?到了屏息呼吸的时候。

  Immelt的辩解

  似乎早就意识到了这种安危性,Immelt在最新双月刊《哈佛商业评论》(9-10月号),异乎寻常地发布了“我是如何重造GE”。

GE激进裁员 工业互联网走向尾声?

  2017年9/10月号哈佛商业评论

  Immel不得不开始为自己确立的未来战略而提前进行辩护了。在这篇文章中,Immelt认为,“不能有机增长,是一个巨型企业的灾难。GE不能成为一个只有扁平增长的千亿美元级的公司。我们把GE想象成是一个超级商店,是一个全球知识交换中心。建立一种流动在所有GE业务上的能力,横向的优势能够有效驾驭,从而产生规模级的创新”。

  这是Immelt心中对未来GE的构思。自2009年开始,他就反复在参观硅谷的控制和分析实验室,并且跟亚马逊的贝佐斯等互联网巨头反复交流,中间也受到了两本书:《为什么软件会吞掉世界》和《精益创业》的深刻影响。

  这两本书,直接引发了工业巨人的两个决定性战略:数字工业+精益创业。

  为了打响数字工业之战,GE在2011年聘请思科的Ruh,在加州建立一个重要的软件中心,以加速数字化转型。随后第二年,“工”呼啸而出,并在2014年的工业互联网联盟的成立,确立了“工业互联网”在行业的决定性影响力。

  而精益创业在GE则有着多种的表现。成立全球增长事业部GGO,是关注新兴市场的重要抓手。而更为重要的是,GE Digital从第一天开始,就建立输入外部血液:从外部征集软件人才。这跟Immelt的个人经历有关。他在1996到2000年负责健康医疗业务的时候,就希望这个部门更加数字化。但是成果并不明显,而核心原因就是,负责健康管理事业部的IT,是GE内部的人,导致医疗业务无法获得外部能力而最终走向平庸。

  这件事,让Immelt反省了不止十年。而随着GE Digital 的大量外部血液的导入,Immelt终于可以修正他以前的遗憾了。

  股票市场的欺负

  Immelt在金融危机后,大幅度削减了或者几乎是腾空了金融资产,这个韦尔奇引以为豪却在2008年几乎让GE坠落的业务。Immelt努力的结果是,GE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工业公司。在Immelt任期,仅仅就工业销售,从61亿美元提升到174亿美元。其中GE航空则三倍增长,达到60亿美元。而交通、医疗、能源等都有2~3倍的增长。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GE 工业互联网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