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专栏

EEPW首页 > 博客 > 技术狂人狠话不多 老油条只会差不多

技术狂人狠话不多 老油条只会差不多

发布人:三德子时间:2022-06-06来源:工程师

上下五千年悠悠华夏文明,既有诗情画意风情万种,有刀光剑戟战马嘶鸣。

 

在如火如歌的岁月,各种思想、文化生根发芽,迎风开放,野蛮生长

 

历史的长河悠悠荡荡各种思潮来来去去,其兴也勃焉,其亡也速焉。大浪淘沙,唯有儒家思想上升为国家图腾在几千年的斑驳岁月里,和农耕文明相得益彰深深地融入到每位国人的血脉之中。

 

我朝新立不足百年,太祖等一代伟人开天辟地,曾将孔老二及其背后的腐儒文化打倒在地。

孔老夫子.jpg 

但,几千年根基的儒家文化剪不断、理还乱仅仅蛰伏了十几年,便再度门前老树开新芽,院里枯木又开花。君不见,国学馆再度遍天下?

 

学里头被国人奉为圭臬、用得最溜当属差不多

 

日常生活,难得糊涂,无谓的较真,会搞得大家都不快活。所以,诸君日常交友、行事、打交道,耳朵里装满了“差不多”也不觉违和,甚而觉得无比亲切,充满了浓浓的烟火气息。

 

然则,对科研工作者、技术开发者,最听不得的便是这个“差不多”,尤其从老油条嘴中说出来,更容易炸雷,惹出满肚子怒火。


1 老油条


科研、开发之事,丁是丁、卯是卯,本来容不得“差不多”的老油条。

 

可是,这事上本没有“差不多”这条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这条路上,挤满了老油条,凡事和稀泥,万事差不多,干活躲一边,争功打前站。

 

比如我司,洒家身边,就有这么一位下锅炸了多少回的老油条-侯工。。。

 

这位爷,身处体制内,头顶事业编,遇事就躲浑不沾,一杯茶水喝半天,家中有屋但没田,生活真是乐无边。

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jpg

咱跟他,一个在地球,一个在火星,虽说都在围着太阳转,却是八百年也不见一面。虽说都在一个大锅里吃着饭,却不在一个窝里下蛋。

 

本来,我有我的负重前行,他有他的岁月静好,咱瞧不上他的干吃不下蛋,他也看不上我的埋头和苦干。可是,造化喜弄人,领导就爱扮月老,非要扯上那两尺红头绳,把我这苦命的喜儿跟这位爷拴起来。

 

有一次,因为工作任务实在太重,上了点年纪的洒家有点吃不大消,便跟领导吐槽了两句。

 

洒家扪心自问,态度是谦卑的,语气是温和的,话语也是字斟句酌的。可是,领导带着不置可否的微笑,大手一挥,便把侯工安排在了我的麾下,让他帮我写点小程序。

 

纳尼,这可是位听调不听宣的主儿,再说了,我只是吐个槽而已,您就让这位爷“帮我写程序”?

 

没听过那句?你会炖炖冻豆腐,你来炖我的炖冻豆腐;你不会炖炖冻豆腐,别胡炖乱炖炖坏了我的炖冻豆腐!

 

可是,领导的语气是坚定的,眼神是沉着的,笑容是高深莫测的。

 

透过领导厚厚的眼镜,看到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洒家顿悟了:

 

顺水推舟,借力打力,看你下回还敢不敢表达不满了!

 

得嘞,领命,洒家默默地扛下了这口锅。


2 水平不够,演技来凑


人生在世不称意,该演戏时就演戏。

 

谁还不会了?

 

于是,洒家反复思量,左右斟酌,给侯工量体裁衣,量身打造了一个小活儿。

 

根据工作进度,这个小活儿,在三个月内完成即可,不会耽误整体进度。而且,据洒家目测,这个活自己干的话,一周即可完成,给候工打个折,一个月也应该能完成,即便完成不了,再加上一个月,也不耽误啥,最不济,三个月总可以了吧?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低估候工的演技了。

 

刚开始安排任务时,候工就像被遗忘许久、终于接到任务的凌凌漆一样,放下手中保温杯里的Dry Martini”,拍了拍浑圆的肚皮:“三少爷,你放心好了。”

 

洒家肚子里打着鼓,恍惚地看着候工那油光锃亮的肥脸蛋子,怯怯地问道:“劳您驾,大概多久能干完?”

 

“差不多三四个星期吧!”

 

洒家人狠话不多,从来不说差不多,听着他这句有些陌生的‘差不多’,一时竟有些说不上话来,只好闪过忧郁的眼神,摸了摸唏嘘的胡茬子,讪讪地笑了起来。

 

好的闻西,且等上四个星期!

 

太阳西边落,月亮东边升,月牙缓缓落,旭日款款升,就这么晃晃悠悠,过了一周又一周。

 

四周过去了,洒家带着不好的预感,找候工交接工作。这时,我才体会到啥叫“水平不够,演技来凑”!

 

“三少爷,实在抱歉。以前,我用的MCU是意法半导体的STM32,你这个恩智浦的S32K我还真没用过,这段时间光熟悉这颗芯片了。现在熟悉得差不多了,再两周就能干得差不多了。”

 

又是“差不多”?想着时间还很多,吃的饭来自同一个锅,我也只能笑呵呵。

 

现在的政策是“七+七”,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他留够时间,来个双份的“七+七”。

 

只是,等四周后找到候工时,他又一次飙起了演技。

 

“我真傻,真的,”候工抬起他因为午睡不足变得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换了芯片需要重新熟悉芯片手册和各个外设,我没想到,还要重新熟悉IDE。。。”接着便是各种搪塞,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三少爷,是我大意了。再两周,就真的差不多了。”末了,他攥了攥拳头,脸上露出意志坚定的神色来。

 

讲真,看着候工那肥厚的大嘴唇上下翻飞时,我已经悲从中来,不能自已了,这演技,咋不拿奥斯卡去?实在不成,像谦大爷那样,拿个金菊花奖也成了。

于谦.jpg 

但是,据说,一个人成熟的标志便是喜怒不形于色,好恶不言于表,于是,我只能再次讪讪地笑了起来。


3 最后的“拼搏”


鲁迅先生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出来一点就少一点。李白也说了: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麻姑垂两鬓,一半已成霜。我掰着脚指头一盘算:留给我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岁月的风霜,早已经消去了我性情中的刚硬和火热,只剩下如水的柔和。可是,这操蛋的生活,再一次赶走了我内心的祥和,带来了一团火,正如这夏天的热。。。

 

“候工,时间真的不多了,您费费心,帮帮忙。。。

 

看到这儿,瓜友们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一周的工作拖了俩月,还照样开工资?当然开,一分不少。还能这样?多干多拿,少干少拿,这种朴素的真理之光难道照不到贵司这个角落?

 

咋说呢?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江浙沪不相信邮费,黑吉辽不相信喝醉,青岛人不相信虾贵,体制内的员工不相信按劳分配!

 

许是真的有些过意不去,候工连忙摆手道:“三少爷,真的很抱歉,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不过你放心好了,这次,我拼着加班,也给你干出来。”

 

嚯哦,拼着加班的台词都出来了,还要啥自行车啊。于是,候工又拿到了两周的时间额度。

 

领导当然也会间或问起工作的进度,洒家吃了多次堑,终于长了一智,对候工的表现或缄口不言,或一笔带过,总之,表现出任劳任怨的样子,坚决不给领导强塞老油条的机会了。

 

领导,也经常做出高深莫测的微笑,脸上写着几个大字:我都知道。

 

两周时间很快过去了,经过“最后的努力拼搏”,候工两手一摊,影帝附体般,蔫蔫地表示了遗憾,还说要请我吃饭。。。

 

早有了心理准备的洒家,只好亲自披挂上阵,三下五除二,一周的时间,把候工拖了三个月的活儿干完了事。

 

事成之后,洒家的那颗心,好像血淋淋的,总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死掉了。

 

写在最后:


当我沉默的时候,我觉得充实;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只见那无尽的虚空里,飘来一句话:

 

技术狂人狠话不多,老油条只会差不多!

 

文:三少爷

*博客内容为网友个人发布,仅代表博主个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工作人员删除。



关键词: 老油条 事业编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