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EDA/PCB > 业界动态 > “两个凡是”考验IC芯片设计

“两个凡是”考验IC芯片设计

作者:时间:2008-09-22来源:中电网收藏

  当消费类替代产品持续增长乏力,当中国标准商用之途道阻且长,中国行业瓶颈已现,残酷的淘汰游戏已经开始。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88232.htm

  当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资金链断裂停止运营的时候,已经不再有人感到惊讶。

  该公司曾拥有2亿美元雄厚资本,在关张一个月前刚被评为“最具发展潜力的10家公司”,位列五大厂商之一。

  一切似乎正在被市场研究公司ISUPPI所言中:未来5年中国内地近500家公司中,95%将会消亡。

  就在五年前,IC设计行业还是眼中的最热门行业,2003年到2005年,投资热潮造就了IC设计企业的爆发式增长,它们被誉为“现代工业吐金机”。“两个凡是”在当年被投资中国芯片业的(风险投资基金)认为是黄金定律—凡是技术能力强做中国标准的公司;凡是盈利能力强做消费类升级换代产品的公司,都是可能带来丰厚投资回报的公司。这导致的一个结果是,现在IC设计公司总数接近500家,而在2000年的时候,国内注册企业不过57家。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因为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和全球电子制造大国的地位,成就了这个行业,同样因为全球经济放缓导致订单减少,也让这个行业陷入了困境。“现在VC宁可投成都的一家洗脚城也不投芯片公司了,那个来钱快啊。”芯原微电子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戴伟民直言。作为一项高投入的产业,IC设计行业每一项新产品出来之前都需要数百甚至数千万美元的投入。

  “中国IC行业目前正处于VC回收投资周期的一个节点,众多VC正观望着IC公司能不能有好的市场盈利空间,进而才考虑要不要继续投资,以至于很多IC公司融资越来越难,从而面临着资金链裂的危险。”中国半导体协会设计分会理事长王芹生说。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两个凡是”—突破中国标准应用瓶颈和完成产品升级换代,成了关乎生死存亡的命题。

  “再给我们50万,我们可能就会过了这一关。”内部一位员工在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但已经没有人给他们这50万了。

  残酷的淘汰游戏已经开始了。

  押宝中国标准

  “来吧,我们一起来合作做这个中国标准。”2002年东芝派出的做发射机的总工程师贝岛诚的这句话让凌讯科技副董事长兼首席战略官董弘至今回忆起来仍能体会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贝岛诚也是日本标准海外推广协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原本到中国来是打算推广日本标准,但最终被凌讯说服。

  中国在一些市场领域会拥有标准制定权,包括、地面数字电视、手机电视等。标准的制定通常会对本地发展厂商有所倾斜,这就给了中国芯片企业机会。比如数字电视接收标准应用市场分为四大类:电视一体机、机顶盒、电脑应用以及移动与手持终端,每个市场都有着诱人的前景。

  凌讯科技参与的中国地面数字电视广播传输DMB-TH标准在2006年被定为国标,2007年8月以来此标准已经在全国开始实施,中央电视台的地面数字电视信号已于今年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开播。

  在宣布标准实施之前,凌讯科技就实现了量产,这让这家公司抢得了先机。“电视机的市场一年差不多有3500万至4000万台;机顶盒在模拟与数字的转化过渡期间也有很大的需求,中国已经有3.5亿台,如果国家在2015年要停播模拟电视,这3.5亿台都要换,机顶盒市场也很可观;电脑需求每年增长也都是千万量级的。” 凌讯科技副董事长兼首席战略官董弘说。据他透露,凌讯在标准实施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出货100万套芯片。

  凌讯科技在2002年开始同发射端合作,找到了国内外主要的发射机设备商谈合作开发,如北广、吉兆、东芝、RS等。董弘说,每一次合作谈判都有一个艰难的说服过程,除了技术的优越性和中国市场的巨大机会,更重要的是展示自己在整个产业链和市场中的地位。

  2007年3月,凌讯科技获得了英特尔投资4000万美元的投资。“这好比在你身上盖了个章,表明你行。”董弘说。当然,同一VC参股的公司可以互为客户互相协作。3月,英特尔(中国)就发起凌讯科技、笔记本电脑厂商及数字电视接收设备厂商成立“基于英特尔迅驰平台的笔记本高清数字电视产业联盟”,英特尔方面希望这种方式能使整机厂商与IC厂商在芯片开发/后端系统开发更有深度地结合起来。

  “IC设计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在试用中不断完善,没有系统厂商的支持就很难发展,无论是做标准或替代产品都如此。”风险投资基金华登国际的创始人、董事长陈立武说。华登国际素有半导体风向标之称,在全球范围内投资半导体的资金占到所有半导体风险投资资金的45%.

  但是没有几家公司会如凌讯科技这般幸运。“要完全指望中国标准是靠不住的,” 赛迪顾问半导体产业研究中心资深顾问李珂说,没有一个中国标准是垄断的标准,“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最后的垄断市场。”

  以“中国3G概念第一股”登陆纳斯达克的展讯通信在的煎熬中尚能求得保全。“把宝都压在中国标准上的话,展讯恐怕就跟现在的一样了,三四年时间把1亿美元烧光了就完了。”李珂说。支撑展讯稳步前进的当然不是高调宣传的3G业务,据展讯2007年年报披露,其2G和2.5G业务占总营收的60% 以上。

  必须升级

  另一个“凡是”也面临严重考验。“比如中星微电子当初切入的是电脑摄像头的市场,它们已经占了世界上百分之七八十的份额,几乎全是它们的了,再增长已经很难了。现有技术也很难往其他的地方用,目前的产业基础帮不上忙,无论是客户群,知识结构还是资本都对它的新的产品线没有帮助。”李珂说。

  据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珠三角地区加工制造中低端消费电子类产品的生产厂家业务量严重萎缩,海外订单量也普遍下降了30%-50%,加之外汇及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因素,接近30%的工厂已处于减产或停工状态。

  一家定位于手持式音视频多媒体产品,年销售收入过亿的芯片设计公司的运营总监透露,往年公司每半年的销售额都会以50%以上的速度增长,今年却只能与去年同期持平,略有增长。“这个节骨眼上大家都很低调,只有等到年底之前再出一条新的产品线,我们才能松一口气。”

  在现存的成熟市场里做升级换代产品曾被认为是IC设计行业打开市场最容易的方式,这些以消费驱动为市场的企业以地域、文化、价格的优势能够迅速在行业立足。占全球约40%的市场份额的U盘控制芯片制造商芯邦微电子就把地址选在了数码消费电子产品终端厂商和半导体元器件企业最密集的深圳,所在地100公里范围内,就聚集着芯邦最为贴近的二三百家客户,可以随时响应市场需要并提供服务。“这些因素会促成做出一些好公司,”李珂表示,“虽然机会容易切入,但是有持续增长的问题。”

  事实上,即便没有经济环境的困扰,要在这个行业内活下去也至少要与摩尔定律保持同步—即集成电路芯片的性能每隔18个月提高一倍,而价格下降一倍。这个40年前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的摩尔发现的计算机第一定律至今仍然有效。一旦选择进入,就意味将永远生存在这样的时间压力和成本压力之下。

  集中在数码产品、小家电、电子玩具等中低端领域的消费电子芯片市场没有什么进入门槛。如在MP3、MP4芯片领域,除了珠海炬力外,福州瑞芯、北京君正、上海吉芯电子、深圳艾科创新等IC设计企业也已加入这一市场的争夺,价格战也就不可避免。珠海炬力(Nasdaq: ACTS)2007第四季度报告显示,净利润从2006年的7460万美元缩水至5220万美元,下滑幅度达42.9%,珠海炬力董事长李湘伟把利润下滑的原因归结为价格压力。

  “市场一旦以个人消费为主体,对成本的要求就会非常苛刻,中国IC设计产业去年的产量增长了30%到40%,但价格也降低了30%到40%,导致产业增长率大幅度下降。这就是目前面临的市场现状。”王芹生说。

  据《华尔街日报》一篇报道称,珠海炬力正考虑利用其充足的现金头寸收购竞争对手,借以加强研发部门或引进新的生产线。“他们虽然起步不需要太多的技术储备,可等到储备了一定的资金之后,还是要去做技术上的创新,这是一个过程的问题。”英特尔投资中国区总监叶冠泰说。



关键词: IC设计 凯明 TD VC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