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手机与无线通信 > 业界动态 > 荣耀业务已确定收购方案,不久后将从华为剥离

荣耀业务已确定收购方案,不久后将从华为剥离

作者:时间:2020-11-11来源:第一财经收藏

的去留一直是内部讨论最为激烈的议题,如今,消息更趋明朗。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2011/420166.htm

11月10日,第一财经记者从内部多个信源确认,目前业务已确定收购方案,不久后将从剥离。“收购的方向定了,大家也在等最终的消息。”荣耀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有分析认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对荣耀品牌、供货商与中国电子业,将会是个多赢局面。一旦荣耀从华为独立,也有助荣耀手机业务与供货商增长。

谁来接盘?

作为荣耀的掌舵人,赵明曾于九月中旬在内部否认荣耀将被出售。截至目前,华为官方则未对出售荣耀的传闻给予回应。

但从天眼查等平台的查询信息来看,包括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内,由渠道公司组成的阵营将会是荣耀最有可能的收购方。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深圳市星盟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20年10月26日,注册资本为13.7678亿人民币,其股东构成为6家机构:北京松联科技有限公司(占比37.77%)、北京普天太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36.32%)、中国邮电器材集团有限公司(占比21.79%)、共青城酷桂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比2.18%)、天音通信有限公司(占比1.74%)、深圳市鲲鹏展翼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比0.20%)。

据悉,深圳星盟除了执行事务合伙人鲲鹏展翼(GP)以外,其出资人(LP)均为手机国包商或者分销商、经销商和代理商。其中,第一大股东北京松联有限公司是通讯分销领域的龙头企业,也是华为、荣耀手机的重要渠道商,背后的实控人何永权拥有多家通讯器材公司。此外,共青城酷桂背后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深圳爱享投资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由深圳爱施德股份有限公司100%持股,爱施德也是老牌手机分销商。

而其他股东北京普天太力、中邮器材、天音控股也为国内老牌的手机渠道商。据记者了解,早期为了快速补齐渠道短板,华为选择的是以平台商的模式进行分销。比如,中邮(ND分销模式)主要负责畅享系列、Nova系列等,像产品的分货方式、价格层级制定、客户销量情况沟通等工作均由中邮负责。而普天太力(FD分销模式)过去主要负责Mate系列、P系列产品。主要作为厂商的资金物流平台,厂家把货源提供给普天太力,普天太力向厂商打款,同时作为总仓库,向全国各地经销商发货,同时会负责高级别客户的分货量。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松联、普天太力、中邮器材三家大股东占股总和超过95.8%。

但从实际控制人路径来看,鲲鹏展翼背后是深圳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这也印证了此前曾有传闻称荣耀将有国资背景的合资公司收购,初定目标是三年实现上市。

此外,据36氪报道,此次交易价格根据去年荣耀60亿元利润,16倍PE来定,约为1000亿人民币,收购方还包括了神州数码、以及TCL等公司组成的小股东阵营。对照小米的市值,荣耀出售价格可能定在2000亿元。而华为消费者业务COO(首席运营官)万飚将入职荣耀,原华为终端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将担任华为消费者业务COO。

但万飚一个月前曾对第一财经记者否认了荣耀脱离华为的消息和人事变动的传言,表示“太离谱”。

截至11月10日收盘,神州数码尾盘涨停,股价报31.68元/股,成交额23.43亿元,神州数码证券事务代表表示,暂无新的消息可披露,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TCL科技涨3.38%,对传言未做出回应。

谁是荣耀?

“(如果荣耀脱离华为)相当于是再造一个OPPO、vivo和小米,对于整个供应链和渠道商都有好处,团队也会跟着过去。”华为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脱胎于华为B2B模式,荣耀从出生起就被视为传统手机厂商转型互联网的方向。

而在华为内部,一直有着“双品牌”战略,其中荣耀对标小米主打互联网模式和年轻人市场,而华为品牌则可放手一搏,向上攻占高端市场,如P系列和Mate系列。

从2014年12月宣布独立运作之后,荣耀与小米之间的市场竞争就日趋白热化。从产品参数到价格定位、从米粉节到荣耀狂欢节、从千元机到中端机型、从国内到海外,双方同台对垒的火药味越来越足。但依托于华为集团的技术平台,荣耀逐渐在中低端市场站稳脚跟,并在和小米的竞争中寻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

华为的一名内部员工对记者表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给荣耀高管发过这样一条短信:“荣耀不需要局限于销售方式,无论是电商还是渠道,怎么好销售就怎么销售。”言下之意,荣耀应该具有更加独立的销售体系,和华为品牌形成双品牌战略的同时,也能形成自身的竞争力。

根据华为的“竞争体系”,荣耀担当的角色更像是内部的“蓝军”部队,“蓝军”的原意是在军事模拟对抗演习中专门扮演假想敌的部队,通过模仿对手的作战特征与红军(代表正面部队)进行针对性的训练,而其主要任务是唱反调,虚拟各种对抗性声音,模拟各种可能发生的信号,甚至提出一些危言耸听的警告。通过这样的自我批判,为公司董事会提供决策建议,从而保证华为一直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而在华为内部,这样的红蓝军竞争案例并不少见。

在成立的六年间,荣耀的销量也在不断攀升,在国内线上市场位居第一。Canalys分析师贾沫对记者表示,荣耀在华为内部出货在2019年第一季度也就是实体清单之前能占到将近一半,当时华为的主要增长来源其实是荣耀品牌。

“但是实体清单之后,因为荣耀在海外的渠道关系不如华为稳固,所以跌的最多的也是荣耀,在2020年第三季度,荣耀占到华为全球出货的四分之一左右,在国内占到三分之一左右。”贾沫对记者说。

荣耀的未来

有传言称,此次荣耀新公司提出的补偿方案有一次性支付股票全部原价回购、1.7倍19年收入补偿、新公司给期权等方案,并提出了三年上市的目标。

但多个荣耀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并未有明确的方案推出。

一位前荣耀员工对记者表示,从华为剥离出来一直是荣耀内部争议较大的话题,此次独立不仅仅是外界因素倒推。

上述华为人士对记者表示,荣耀手机业务利润对于华为来说一直都很可观,超过及软给终端的利润目标值,主要是因为人效比和费效比控制很严格,人数一直控制的非常严格。从技术和产品力来看,还是非常强大。“关键是产品线和研发,过去是内部结算,北研是全力支持荣耀的,西研也有荣耀的低端产品线和家庭产品线,这一块的处理很关键。”

贾沫则对记者表示,利润较高主要是荣耀可以得到非常多华为的支持,所以本就可以节省非常多的开销和成本。而专注于一部分的产品设计以及末端的销售等。华为低端的的畅享和Y系列依旧占比很高,也会摊平利润。

对于荣耀和华为品牌的区分,赵明曾对记者表示,华为锻造的是全球高端市场的影响力,因为只有高端的手机才能代表这个企业的品牌形象,而荣耀则是华为旗下面向年轻人的定位的互联网手机品牌,荣耀致力于打造属于年轻人的科技潮品,面向的是年轻人,利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来发展业务。

从组织结构的角度来说,荣耀更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团队执行更像是特种作战队。短决策链造就了荣耀的高效率和可观销量。

但“富二代”出身的荣耀在发展上也有来自于华为平台的枷锁,从品牌的调性来说,无法向高端市场“全力以赴”无疑是不可说破的痛点。此外,在先进元器件上,为了保持华为旗舰机的领先,荣耀产品在时间上也需要与其做区隔,这也是内部曾经提出荣耀需要独立的原因之一。

但从实际控制人路径来看,鲲鹏展翼背后是深圳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深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管理。这也印证了此前曾有传闻称荣耀将有国资背景的合资公司收购,初定目标是三年实现上市,但收购的前提是荣耀手机能够(从其他厂商)购买和使用5G芯片。

“只要是不受制裁影响,就是再造一个OPPO、vivo和小米,对于整个供应链和渠道商都有好处,团队也会跟着过去。”华为内部人士对记者说。



关键词: 荣耀 华为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