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手机与无线通信 > 业界动态 > 逐步获库克信任 富士康"学徒"立讯精密要分苹果代工蛋糕

逐步获库克信任 富士康"学徒"立讯精密要分苹果代工蛋糕

作者:梁辰时间:2020-07-29来源:新京报收藏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2007/416317.htm

                   

库克参观。图片来源:官网。

身着蓝色工装服的CEO蒂姆·库克双眼凝视着生产线工人完成组装。由于部件过于精密,这名工人不得不侧脸看放大的屏幕,然后双手完成装配。工人手中的小玩意儿AirPods帮助公司再度引爆全球购买狂潮,人们迫切地购买这款创新的入耳式无线耳机,甚至愿意等待数周。

这是2017年12月的一天。这一年已为耳机产品申请过了多个专利,并将生产交给了一家名为“”的中国大陆工厂。蒂姆·库克到访的就是这家工厂位于昆山的生产基地。一张照片记录了当时的情景,而在他身旁的一位中年女子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王来春。

这也是库克此次到访中国一系列行程中重要环节,他通过参观了解苹果的供应链和生态合作伙伴。在参观立讯精密后,他对中国媒体说,立讯是一家优秀的公司。

两年多以后,2020年7月,随着几笔交易的最终达成。立讯精密将具备为苹果生产智能手机iPhone的资质。在这之前,立讯精密一直是苹果连接器的供应商,生产过MacBook、iPad和iWatch以及苹果多个配件所需要的组件。随着业务领域的拓展,民生证券研报称,其维持Pro版本主力供应商的地位,并预计将参与新一代智能手表的

与资本交易同样被外界所关注的是,王来春的传奇经历。作为这家公司的老板,王来春完成了从打工妹到身家265亿大老板的转身。人们开始猜测,接下来王来春是否要从郭台铭手中抢生意。

套现69亿

收购和入股背后,苹果是推手?

7月17日,立讯精密及控股股东立讯有限联手收购了纬创旗下的纬创投资(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纬创江苏”)和纬新资通(昆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纬新昆山”)100%股权。江苏纬创成立于2018年3月,而昆山纬新成立于2004年2月。江苏纬创是一个投资控股平台,旗下主要资产是昆山纬新,后者是纬创在中国大陆唯一的iPhone生产基地。

几天后的7月22日晚间,立讯精密发布公告,立讯有限及一致行动人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大举减持公司1.296亿股。深交所信息显示,立讯有限一次性套现68.97亿元。与此同时,纬创公告,其下属公司同日以上述价格购入5639万股立讯精密。而和硕也买入1138万股立讯精密。此外,招商证券研报称,其他购入者以长期看好的公募基金为主。

纬创、和硕和三家公司同为苹果iPhone的工厂,总部均设在中国台湾,并在中国大陆设有工厂。业内估算,占据iPhone代工份额的64%,和硕为31%,纬创为5%。

世纪证券研报称,如果立讯精密收购完成,将有望切入iPhone组装,拓展公司现有业务范围,享受iPhone制造的利润以及入耳式无线耳机的充足订单。招商证券研报分析,立讯精密大股东减持或将用于未来iPhone组装业务的发展以及上游产业链的深度垂直整合。

也有行业内人士表示,上述交易短期内对富士康影响有限。原因是,以机壳组装为基础的垂直整合技术能力对苹果产品生产良率至关重要,而富士康在不锈钢机壳组装的技术具有领先地位,立讯精密短期内难以对富士康造成影响,一年内不会对业绩收入产生影响。不过,从长期来看,这笔交易可能对富士康的市场占有率产生影响。

对于这笔交易也存在争议。在业内有声音称,苹果是幕后推手,为其廉价版iPhone寻找新的制造商,从而压低成本。与此同时,纬创虽然拿下iPhone订单三年,营收却止步不前,2019年净利润更是跌破一半。

富士康学徒

郭台铭语录贴在立讯精密车间里

立讯精密的发家与富士康关系密切。一位熟悉富士康的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立讯精密几乎可以视为十多年前的富士康,延续了富士康垂直整合产业链的逻辑在发展。

郭台铭。

王来春曾是富士康生产线上的一名女工。初中毕业后的她曾在家务农,直到1988年。21岁的王来春在深圳成为富士康于中国大陆招聘的首批149名员工之一。在富士康工作近10年后,王来春连升三级做到了课长。这是当时中国大陆员工在富士康的最高级别。

1997年,王来春离职创业;1999年与兄长王来胜共同购买了香港立讯的股权;2004年通过香港立讯设立了立讯有限,王来春当上了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王来春成立公司时的三股东富港电子是富士康旗下公司,后者的董事长是郭台铭的弟弟郭台强,同时富士康旗下正崴集团也参股了立讯精密的子公司。

郭台铭的语录被贴在了立讯精密的车间里,但两家公司的关系远不止如此。2010年立讯精密上市披露招股书显示,2004年公司成立,就在为富士康生产联想、惠普和戴尔所需要的连接器;为了配合富士康烟台生产基地需要,立讯精密2007年还设立了蓬莱立讯,后者因为金融危机而夭折。

招股书显示,2007年至2009年,立讯精密向富士康销售产品的收入占当期应收比例均高于45%,2010年上半年比例虽然下降至16.81%,但富士康仍是第一大客户。不仅如此,如果将正崴集团计算在内,富士康系公司占2009年立讯精密收入的57.37%。

上市前夕,立讯精密业务调整,2010年初终止了对富士康的代工。2010年至2014年期间,立讯精密陆续购入了多家公司,切入了索尼和微软游戏主机,以及苹果、华为、艾默生等公司产业链。不过,2011年,富士康旗下公司进入前五大客户,2012年富士康业务占立讯精密营收的22.4%,2013年后立讯精密不再披露具体客户名单。

结缘苹果

抓住轻薄化契机切入,代工获库克信任

2015年11月,立讯精密在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的发行背景中提到,“智能移动终端向‘轻薄短小’的方向发展,促使连接器及其组件技术不断升级”。在这段文字解释中,立讯精密首次提到了“苹果公司”,并称苹果致力于组件的小型化,以便做出更轻薄的产品,连接器的体积被压缩,以及单个端口所承载的功能日益多样化。

两年后,2017年8月,立讯精密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中表示,其电脑互联产品及精密组件和消费性电子两个业务的客户中均有苹果,且排序放在第一位。同年12月另一次投资者关系活动中,时任立讯精密副总经理李斌更是对AirPods的代工情况首次对外披露,一个产品包含几百个零件,一条产品线需要几百名工人。当时产品生产良率效率基本达到预设目标。

库克参观立讯精密。图片来源:立讯精密官网

也是在这一时间,蒂姆·库克参观了立讯精密的生产线、员工食堂以及活动中心。根据活动记录,王来春表示,苹果在几年前成为该公司客户。“一开始我们是看到了内部连接线这个产品有个瓶颈,我们有所准备,带着我们的方案从被观察的供应商开始,最后变成了苹果的主力供应商。”

2011年4月,立讯精密收购昆山联滔电子,这被视为切入苹果产业链的关键一步。联滔电子是苹果公司连接线的主要供应商之一。这也使得立讯精密陆续获得iPad内部线、MacBook电源线、Apple Watch无线充电和表带,以及Type-C及iPhone转接头等关键订单。

2017年7月,立讯精密取得苹果AirPods的代工资格,开始进行整机代工生产。蒂姆·库克参观之后,立讯精密就取代了英业达成为了该产品的第一大供应商。外界推测,立讯精密掌握了苹果该产品60%至65%的订单,而2019年发布的Pro版更是100%由立讯精密独家代理。

苹果的业绩危机也影响了立讯精密。2018年11月,苹果遭遇危机,盘中一度股价跌破200美元大关,市值跌落万亿美元。其背后的原因是,发布的财季报告显示iPhone销量不及预期,而iPad和Mac销量同比下降。也是这一次,苹果被传出调整订单,而苹果概念股应声暴跌。

2018年11月13日,立讯精密针对“市场传闻大客户”作出回应,整体的手机销量基本符合预期,其产品销售迭代比例逐渐发生变化;2017年和2018年的个别机型都有发生备料下修;公司服务大客户所在的产品线较广,基本覆盖大部分机型,影响相对小。测算订单下修对公司今年销售影响可能不足两个百分点。

从一根内部线到转换头、天线、线性马达、以及AirPods,立讯精密与苹果公司的合作产品线不断扩充。一些行业人士更是认为,正是依靠AirPods,立讯精密才能够在消费电子整体下滑的情况下,在2017年和2018年取得业绩的持续高速增长。

对于2020年7月的这波资本运作,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立讯精密的代工版图更加完善,在苹果的培养下制造能力有望提升。但问题是,立讯精密要想将生产线运转到可以从郭台铭手中抢生意,现在来看为时尚早。

资本高手

今年6月市值超越鸿海集团

立讯精密于2010年上市,当年营业收入为10.11亿元人民币,随着不断扩展版图,2019年营收达到了625.16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也从1.16亿元增长至47.14亿元人民币。过去九年,营收规模扩大超过60倍,净利润扩大超过40倍。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新冠疫情肆虐,但立讯精密仍实现了同比83.10%的营收增长和59.40%的净利润增长。

立讯精密的优异表现同样体现在资本市场。上市以来,立讯精密股价上涨50倍,尤其是在最近两年资本市场动荡之下,立讯精密大幅超过了同期沪深300指数的涨幅。2020年6月,立讯精密的市值更是超越了鸿海集团(又名富士康科技)。对于资本市场的爆发,一位行业人士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这是成长性的反应。

不过,虽然立讯精密的利润率和研发投入占营收比均远高于富士康,但是从企业规模营收规模和员工总数来看,立讯精密仍与富士康有较大差距,后者年度营收是立讯精密的约20倍。

但多数受访对象普遍看好立讯精密的整合能力。过去数年,立讯精密的商誉变动并不大,2019年末商誉占总资产比例仅为1.08%。这5.58亿元的商誉是由并购的14家公司组成,除了上述并购昆山联滔电子时形成了3.77亿元商誉,剩余13家公司普遍较低。这意味着,立讯精密并购所付出的成本并不高,管理层也比较务实。

与初创时专注于连接器不同,2019年公司的产品还包含连接器、声学、无线充电、马达、天线、智能穿戴、智能配件等零组件、模组与系统类产品,产品广泛应用于电脑及周边、消费电子、通信、汽车及医疗等领域。

立讯精密在年报中称,截至2019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为55.95%。2020年,公司仍将处于高速发展阶段,新市场的不断开拓及新项目的持续投产也存在资金需求。除了宏观经济波动、汇率以及管理风险外,客户相对集中是立讯精密最大的风险。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