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汽车电子 > 业界动态 > 独角兽新势力:不赚钱的无人驾驶就是耍流氓

独角兽新势力:不赚钱的无人驾驶就是耍流氓

作者:时间:2018-08-03来源:投中网 收藏

  独角兽档案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8/389970.htm

  公司名称:未来

  成立时间:2015年9月

  融资状况:C轮

  估值:4.55亿美元

  1984年,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终结者》(The Terminator)上映,其中有这么一幕,阿诺德·施瓦辛格扮演的机器人T-800露出破损人脸下的机器本体,驾驶一辆卡车冲向男女主角。虽然续作的液态机器人T-1000堪称影史经典,但是首作中杀戮机器+巨型卡车的可怖组合直到现在仍是很多美国成年人心中的噩梦。

  2016年10月,美国科罗拉多州25号公路上,一辆18轮的沃尔沃卡车疾驰而过。空空如也的驾驶员座位上,人们没看到穿着夹克反戴鸭舌帽的卡车司机,反而是一个白领打扮的白人在座舱的休息区域安静的看报纸。

  当天斯普林斯市的市民在超市购买啤酒时,会在百威啤酒的红色罐体上看到如下字样:由OTTO运输,自动卡车的首单运输货品。Uber随后向世界宣布,收购的Otto公司完成了全球首次无人卡车的商业运输任务,虽然从科林斯堡到斯普林斯的路程只有133英里,2小时车程。


image.png

  卡车在美国路测

  几乎同一时间,未来在中国和美国的公开道路测试正式开始。

  2018年4月,在河北省曹妃甸的港口区,印有图森未来Logo、白底绿字的卡车沿着地面上的白色引导线平稳行驶,缓缓停在指定区域后,上方的吊塔将集装箱置于车后的拖挂之上。车上的安全员并未对汽车实行任何操控,卡车启动,驶向下一目的地。

  时隔30年,机器+卡车的故事有了新意象,技术不仅改变了科幻大导的恐怖预言,而且将颠覆整个物流行业。不用很久,《金刚狼3:殊死一战》中成排无人驾驶卡车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情景将会变为现实。

  图森未来计划让其中的大部分车身,印上自家Logo。

  All in 无人驾驶

  2014年,刚从麻省理工毕业的David(刘大卫)在硅谷街上看到Google的无人驾驶小车后非常感兴趣,一年后加入治平资本,他也将无人驾驶作为了自己的一个关注方向。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一年一度的CES大会,David在一个活动上遇见了图森的联合创始人&CTO侯晓迪,后者毕业于加州理工,在机器视觉方面有深厚积累。在聚会上,侯晓迪和David不仅畅谈机器视觉的发展,前者还向后者阐述了图森在无人驾驶方向的规划,其计划的深刻和详细,给David留下深刻印象。

  “对于创业,要选择一个很长时间都不会腻的方向。”

  “一定要做离钱近、有商业模式的生意。”

  “要做能体现99.9999%最后的9价值的行业。”

  侯的这三句话坚定了David投资图森的信心,“原动力非常重要。”David说到,作为投资人,他见过不少团队为追技术风口而“骗取”VC的投资,风口一过,落下双输结局。而拥有“兴趣作为动力”的图森团队,在投资人看来“非常稳”。

  时间推回到2015年,陈默通过新浪微博基金接触到一个“技术团队过硬”的无人驾驶项目,后者正缺少一个商业运作高手。当时陈默从上个项目退出,“休息了一年多”。作为连续创业者,陈默做过传统广告、游戏和互联网广告,正是游戏的从业经历让他和新浪投资有了紧密的联系。

  在此之前,陈默做过的和无人驾驶最接近的工作,是2007年时做的二手车电商网站。相比于近两年拿到大笔融资炒到天上的二手车电商平台,陈默当年的项目显得比较“超前”。当回忆这段“说来话长”的经历时,陈默认为,做的早未必会失败,“如果当年能有现在的能力,还是有机会成功的。”

  2015年9月,当年新浪所在的盈都大厦对面的中关村SOHO,图森北京团队租下了第一个办公室。“也就这间会议室这么大。”陈默扫了一眼约有15平的会议室说道,六、七个团队成员就在这间同时存放着各种资料、照片的办公室办公。镇守硅谷的CTO侯晓迪团队并没有比北京的同事好多少,“晓迪他们是在家办公。”陈默笑着说道,当时他的Title已经变成图森联合创始人及CEO。


独角兽新势力:不赚钱的无人驾驶就是耍流氓

  国内港口环境中的图森无人驾驶卡车

  商用无人驾驶蓝海

  小伙伴“组团”成功后,要攻哪座“城池”成为首要问题。CTO侯晓迪、COO郝佳男和首席科学家王乃岩组成的华丽“技术博士”阵容,在机器视觉和计算方面有很强优势。按照机器视觉圈的惯例,摆在图森前面的有三个选择:安防、无人驾驶和医疗。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安防领域不仅有海康威视等传统巨头,商汤、旷视等已经拿到巨额融资的AI公司也开始切入安防行业;医疗领域,除了机器视觉技术,医疗行业的人才和关系才是真正的门槛。

  团队最后选择了无人驾驶作为主攻方向。不过,在无人驾驶这个赛道上,国外的Google、Uber、Tesla,国内百度等巨头公司也纷纷入局,乘用车无人驾驶赛道已成红海。图森团队将目光瞄向了市场潜力同样巨大,但相对“蓝海”的商用车,即无人驾驶卡车市场。

  “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普及,乘用车的使用率大幅提高,车的数量则会减少,届时各大汽车品牌会和科技巨头争做出行服务商。”陈默说道,而商用的物流卡车作为生产工具,使用率一直在60%-70%,物流卡车面临的挑战是驾驶员不够,不能让车辆物尽其用,也就是说,物流用的卡车数量会随着行业的增长继续增长。

  同时,万亿规模的干线物流市场,对于创业者相对友好,只要“报价够低”,就能拿到业务。而图森团队选择无人驾驶卡车,正是因为“能落地赚钱”。

  同样是无人驾驶技术,在乘用车和物流卡车上,有比较大的区别。

  由于市内环境的限制,乘用无人车上的传感器只要感知周围几十米范围的情况即可,而由于卡车自重大,且由不同刚体组成,遇到紧急情况需要的缓冲时间更长,意味着无人驾驶卡车传感器“扫描”的范围更广。图森团队在测试的卡车上安装了十多个摄像头、激光雷达和毫米波雷达,配合团队的算法和技术,图森的无人驾驶卡车可以稳定感知前方300米左右的道路情况。

  在使用的车辆方面,无人驾驶卡车必须使用比较先进的线控卡车,传统的机械式卡车没有接入无人驾驶系统的可能。国外如奔驰、沃尔沃等公司的卡车产品都是线控车型,而国内路上跑的绝大多数依然是机械式卡车,“线控卡车大概只占不到0.01%。”陈默介绍道,“线控卡车的价格在42万左右,机械式的是35万左右。”别小看7万元的差距,由于国内跑运输的大多是个体运营者,他们只会选择价格更低的机械式卡车作为生产工具。


image.png

  图森无人驾驶卡车的国内车型

  从科技精英到车队“老板儿”

  2015年9月到12月,图森成立后的三个月时间,团队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技术如何落地变现。无论是谷歌、Uber、百度还是特斯拉,科技巨头们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无人驾驶技术攻克上, 而在商业模式上鲜少讨论。结合国内外物流市场的规律以及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前景,图森团队最终将公司的商业模式定义为“运输服务商”,而非技术授权公司。

  “无人驾驶技术的一个悖论是,一旦出现事故,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陈默说道,“货主肯定不承担这个责任,汽车生产者也不会承担这个责任,责任最后还是要技术提供方来承担。”而作为技术研发者,图森未来的解决方案是,自己成为首批“客户”,租赁车辆,使用自家无人驾驶技术来“跑运输”。“有点像IBM在上世纪研发的大型机,首先使用者肯定是自己,因为市场还不成熟。”

  对于这个决定,陈默坦言团队的投资方在第一次听到这个决策时“心里比较忐忑”,一方面担心公司从轻型的技术方向转变成了资产较重的运营公司,一方面又对公司即将“颠覆物流产业”而感到兴奋。David认为,做全栈开发及整套的商业落地方案,能最大程度实现无人驾驶技术的价值,而只想卖算法或者“硬件盒子”,技术门槛太低,很容易被取代。

  图森的无人驾驶方向被投资人看好,团队先后获得来自新浪投资、治平资本、复合资本等机构的三轮投资。其中,在无人驾驶芯片方面占有领先优势的英伟达也在B轮进入,成为图森的战略投资方之一。

  在方向上,图森目前有港口、物流中心等限定场景内的无人驾驶卡车方案,也有“仓到仓”的无人驾驶运输方案。在“仓到仓”方案的具体实施上,图森的工作人员会在港口的仓库开始,负责装货及加油工作,并将车辆驾驶到高速路,接下来卡车会在无人驾驶模式下完成高速上的运输,驾驶员在开出高速路后会接管车辆,完成余下的工作。未来,这些工作将全部由无人驾驶完成。

  目前图森已经在河北曹妃甸、上海临港进行实地路测,硅谷方面,团队也已经在亚利桑那等州开始路测。“相对来说,美国的无人驾驶路测政策比较开放。”陈默介绍道。

  根据团队计算,图森的无人驾驶卡车方案,相比传统的干线运输,在成本上能够节省三分之一。而运输的货主关心的只是货物“从A点到B点”的结果,不关心过程,意味着只要能降低成本,即便如图森这样的初创公司,同样能轻松获得订单,而不用担心商业上的门槛。

  管中窥豹,物流市场的规律其实可以放之四海。

  “和软件或者应用不同,无人驾驶技术需要进行落地。”陈默介绍道,落地即意味着竞争从线上转移到线下,而即便如谷歌一样的科技巨头,面对线下市场依然要一个一个去谈,这就将巨头和创业公司拉回到了同样的起跑线上。“无人驾驶的市场依然是空白,这个市场足够大,限制大家的可能不是竞争,而是汽车厂商的产能。”陈默认为,无人驾驶一定会陷入“群雄割据”的局面,而最先在商业上落地的公司,则会抢占先机。

  2018年,图森计划建立起一个30-50辆卡车的车队,明年车辆将增加到300-500台。“我们计算过,什么时候能够运营一万辆卡车时,团队就能够达到收支平衡了。”陈默说道。按照美国卡车司机每年6万-7万美元的薪酬,每台卡车需要2-2.5个司机,使用无人驾驶技术可以节省至少一个司机的成本,一万台卡车至少能在成本上节约出6亿美元。

  驶向未来

  7月,中国北方某深水港,图森的无人驾驶卡车在港区的水泥路面上一遍遍的转弯、装货动作;同一时间,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白绿相间的图森无人驾驶卡车疾驰而过,奔向电脑中显示的下一个目的地。

  驾驶室后方的监控摄像头中,图森的工作人员在监测着路面情况和车载电脑系统的实时情况。工作人员很Young,但是团队的技术,并不Simple。



关键词: 图森 无人驾驶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