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设计应用 > 儿童机器人能否成为智能硬件的下一个爆发点

儿童机器人能否成为智能硬件的下一个爆发点

作者:时间:2018-08-20来源:网络收藏

都说孩子的钱最好赚,中国人对于孩子的花费上可以说是不惜下血本, 天朝的二胎政策放开后,每年新生婴儿可达到2000万以上,许多父母也越来越愿意为孩子的成长和教育花钱,但是国内很难找到极具创意、IP感明显的儿童类玩具,不少创业者看到这个巨大的市场机会后,小脑勺一转,想开发点高大上的智能机器人。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808/387195.htm

于是,下半年的时候, 我们开始看到一些名为“”的东西开始活跃在各大众筹平台上,搜得到的包括eRobot、快乐童年、语兜等等,但是在产品关注度上,却远不及其它品类的消费级机器人来得瞩目。在用户看来,这些“先行者”既没有Pepper这种一分钟售罄的荣耀,也没有Pudding机器人这种草根逆袭的风头,只有股风头不足的即视感——轻轻地你上众筹了,轻轻地你下众筹了,挥一挥机械臂, 不带走一声喝彩。

对此,一位创业者这样解释“从结构和控制的角度不难, 难在内容和交互以及机器人的学习能力,现在很多都只是语音互动和和用手机控制动一动,语音对话根本达不到顺畅程度,大人们大无法接受更何况孩子”。当然,若是儿童机器人只有这么一个问题也就好办了,不幸的是,儿童机器人面临的问题比怎么解决产品难点这个要恐怖多了。

等了三年,风口还没来

极客东东的小林三年前就意识到,把儿童玩具智能化是个多么有潜力的市场,当时他婉拒了某手机大牛的创业邀请,只身走进儿童玩具市场,结果“到今年9月份为止,给别人代理了三年儿童玩具,现在才开始准备出一款自己的儿童娱乐机器人”。

(你所谓的拒绝大牛自己创业就是为了卖东西?)

哈哈,可能我开始地太早了,之前本想从代理国外儿童产品入手,取一些经,后面发现找定位就找了很久,不过最近我觉得时机到了,我确定我要做娱乐机器人,嗯,确定了。

另一位新晋代理商洋娃娃机器人的创始人则表示

从去年6月份发现这个苗头开始搜罗全国的优秀儿童机器人项目,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但我们觉得儿童机器人这块才刚刚开始,因为目前国内都没有出现哪几个耳熟能详的儿童机器人名字,从我们搜刮的结果看,不管是技术、本身还是内容,很多公司都还处于一个刚刚开始的阶段。

而记者从众筹平台未来几月的动向看,9月份会陆陆续续出现一些儿童机器人发布的消息,但是规模和势能却丝毫比不上“大表哥”家庭机器人的疯狂,记者目前知道会在9、10月份发布家庭机器人的公司就有3家,但是儿童机器人的创业者们却没有这么笃定。

门槛不在技术,却比技术难

在文章开篇我们已经提到儿童机器人的门槛不在技术这块,而在于内容、交互方式已经市场切分等,下面来看看几位正在做儿童机器人遇到的难点。

难在内容和交互

KOMO儿童机器人负责人表示,儿童教育重在内容和交互方式,现在很多儿童机器人都只是语音互动和和用手机控制动一动。语音对话根本达不到顺畅程度,大人们大无法接受更何况孩子,现在不少儿童机器人大部分是在讲故事,打着陪伴的口号,实际上没有实际的功能。

在我看来,要做出有用的儿童机器人,关键是看儿童机器人的使用者是谁,要为谁服务?这部分群体现在使用的东西,机器人是否能代替。

另外“一定要说技术门槛的话,我认为消费级的机器人门槛都不高,不少国内做机器人的都在国外找开源代码,如果Google那种机器人技术门槛比较高,各种传感器、各种算法,这种高门槛的机器人普通人也用不到。所以,坦白点说,国内做消费级的机器人,大部分是在搞集成。”

难在自学习能力

之前做过高端教育机器人的Ezrobot创始人从技术角度解析到,儿童机器人的难点不在结构和技术上,难点在于情感的交互和内容的生产以及机器人的自学习能力。

譬如,在技术上会具体涉及语音交互、机器人的动作和肢体语言交互等。拿语音交互为例,直接拿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肯定是不够的,他们做的通用语意交流方案,你用这个跟小孩交流的话,这个场景往往是比较固定的,比如说小孩喜欢聊小动物,科大讯飞肯定不会在小动物环境下特定语义下的技术做的很深入,这样创业公司只能把它的语音SDK拿过来,要做二次深度开发的。而儿童的肢体动作目前这个只能创业公司自己做,这个是跟机器人的自动控制相关的。

另外,目前的机器人大部分是不具备自学习能力, 但这偏偏是决定一个机器人能走多远的重要因素之一,儿童机器人也不例外。

难在同时满足家长和儿童的口味

刚刚参与投资了早教类项目小熊尼奥的知名投资人袁岳则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佐证了儿童机器人难点不在技术这个问题:我觉得做好儿童类产品中的早教类这一块,最重要的是早教类的东西能不能在市场门槛之间同时获得家长和儿童的喜欢,现在很多的早教公司依赖于幼儿园与或者其它的早教机构或者入口,这个实际上找了一个看门人,这个看门人成为限制它发展成一定规模的关键。

有些产品只是家长喜欢,孩子不喜欢或者孩子喜欢,家长不买单,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也是我们看好小熊尼奥的关键,它是个家长喜欢和孩子喜欢并重的榜样。

相比工业机器人、扫地机器人、室内导购机器人、足球机器人等“炫技型”机器人,有些懂技术的用户可能会觉得而儿童机器人弱爆了————既不能翻跟斗又不能打扫卫生,但是真正去做的时候会发现,要切合儿童的心理需求,研发符合儿童脸部表情、肢体语言的儿童机器人简直比造钢铁侠还难,“小孩子喜欢喜欢一个东西是非常直观的,第一眼没让他喜欢上后面机会就不大了”一位创业者如是说。

市场定位跟算命似的

儿童机器人市场的定位目前并不明晰,2011年的时候,迪斯尼汽车总动员发了6款基于iPad的App和硬件共存的新型儿童玩具,当时国内立马涌现一批结合App和硬件互动的玩具创业者;去年有一波人曾尝试让儿童机器人走故事机的路线,但是没什么门槛,从一开始就显露了红海的兆头;再到现在的儿童机器人,涌现出早教儿童机器人、陪护类儿童机器人、编程类儿童机器人。

我们之前代理国外儿童玩具的3年里想过很多关于后面儿童机器人的定位,现在我把儿童机器人归类为早教(学前认知和教育)和STEM(培养一种孩子的科技兴趣)两大类。个人觉得还是做后者比较靠谱。之前笨狸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说说,说“我觉得娱乐机器人没做好之前,服务机器人的体验就好不了。”

我想了挺久,觉得比较赞同,若用互联网的奇葩思维看,之前百度搜索这样的互联网公司早期都是因为草根用户要浏览互联网新闻、下载Mp3、格式视频这样的需求起来的,甚至一度百度Mp3早期的搜索份额占到了其搜索份额的1/3。——关注儿童玩具三年,但一直没有狠心下手的小林最近终于确定自己要做一个娱乐型儿童机器人了。

而Ez Robot的张涛则认为,儿童机器人这个如果自己定位,还是会往机器人那边靠一点。

纯玩具儿童会觉得没意思,粘性不够,市场容易做成红海了,所以往机器人方向靠一些会比较好,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主学习的能力,可以跟小孩一起成长,让小孩能够玩得来、聊得来的更好。

明天即将召开新品发布会的How are you机器人则给自己取名为“拟脑机器人”,其创始人吴义坚在不久前的受访时里表示

孩子是最喜欢跟小伙伴一起玩,也是更喜欢听那些比他大一点点的这种小伙伴的话,那我们这个早教陪伴机器人他是采用一种伙伴式的学习方式,无论是它的娱乐、学习还是沟通。

KOMO机器人负责人则表示

通过对玩具市场调研发现儿童玩具正逐步向智能化发展,却并没有抓住用户的痛点。我们的定位是智能教育陪伴机器人。2-4岁的儿童需要的是最基本的认知教育,现阶段的认知教育主要通过认知卡片实现。

看完各个创始人的推理分析,记者实在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他们选的就是正确的,或者说他们选的就是不正确的,每个人都为自己选的市场定位找到了一个听得过去的理由,但每一个市场定位都是有待市场验证的。

代理商怎么看

对于市场定位这个,洋娃娃机器人创始人也表示没有特别清晰的想法,但是对于什么样的儿童机器人能够跑出来,他还是很有数的:

之前我做过5年的游戏,6年 的教育互联网,加在一起再去看儿童机器人这个市场,虽然有些公司的同质化比较严重,但我真正觉得能跑出来的公司有几个领域。

第一,它有核心技术,比如语音交互是儿童机器人交互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它这方面或者视觉识别做地很好,我觉得这样的公司会跑出来。

第二,它对儿童的心理、教育成长非常了解,可以提供非常棒的内容,这样的公司也会提供非常大的价值。

第三,它的渠道能力很强,有传统的、线上的发行渠道,对于打造新的儿童机器人体验有优势,这种公司能够跑出来。



推荐阅读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