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手机与无线通信 > 业界动态 > 真才基陨落 成也大唐败也大唐

真才基陨落 成也大唐败也大唐

作者:时间:2017-07-17来源:c114
编者按:常小兵事发始于中国联通,而真才基的“东窗事发”则是电科院,也就是业界熟知的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从2006年6月到2016年年中,真才基执掌电科院长达十年之久。期间,真才基遭遇了不少坎坷挫折,也收获了无数的鲜花与掌声,但这都已经成为历史。

  靴子终于落地了。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707/361795.htm

  昨天下午,中央纪委驻国资委纪检组对外公布,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原党组书记、院长,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党组成员、副总经理真才基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审查。

  从国资委的通报中可以发现,真才基落马,与常小兵非常相似,均与当前任职的中国电信关系不大。常小兵事发始于中国联通,而真才基的“东窗事发”则是电科院,也就是业界熟知的电信科技产业集团。从2006年6月到2016年年中,真才基执掌电科院长达十年之久。期间,真才基遭遇了不少坎坷挫折,也收获了无数的鲜花与掌声,但这都已经成为历史。

  2013年1月18日,可以说是真才基34年职业生涯中,最为辉煌的一天。

  在当天召开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TD-SCDMA关键工程技术研究及产业化应用”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而真才基正是该项目的第一完成人。当他捧着厚重的获奖证书,在镜头面前流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时,这位酷爱摄影的央企掌门人,肯定没有想到今天的结局。

  他曾对身边的人感慨:“我拍过无数照片,也被拍过多次,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被别人拍得如此自豪。”其实,让他感到自豪的不仅仅是此次获奖。在此之前,真才基的个人奖项已经是接踵而至,“2009年度十大经济人物”、“2009年度产业振兴人物”、2010年“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2011年“全国企业文化建设领军人物”、“2011中国十大自主创新人物”、2012“影响中国年度企业家”……。

真才基陨落 成也大唐败也大唐


  从这些奖项的背后,我们可以发现,真才基的“好运”似乎都是从2009年开始的。是的,因为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国务院同意启动3G牌照发放工作;最具实力的中国移动,当仁不让的扛起了TD-SCDMA的产业化和商业化大旗。而真才基掌舵的电信集团,则被认为是最初也是最大的受益者。

  初识

  作为上世纪80年代初毕业的“60后”,通信专业科班出身的真才基经历了中国通信史最激情的年代。

  1994年,真才基作为青年技术骨干,跟随原邮电部中青年代表团一行访问韩国。当访问三星时,看到韩国举全国之力,实现了CDMA产业化的时候,真才基被深深触动:中国能不能提出自己的移动通信标准?换句话说,中国能不能走自力更生的道路,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民族移动通信产业?

  怀揣梦想,脚踏实地。真才基的仕途也是非常顺利的,曾先后出任中国邮电电信总局副总工、信产部北京邮电设计院院长、电信研究院副院长;在2000年,真才基“下海”去了中国移动,担任副总工程师兼计划部总经理。熟知中国移动的读者们应该清楚,在移动通信爆炸式发展的当时,这个岗位有多么关键。

  如果继续待在中国移动,真才基或许会再上一个台阶,或者出任某个关键省分的一方诸侯。但人生就是如此的充满了机缘巧合,真才基或许是命中注定要与TD-SCDMA结缘。

  2006年6月,一纸调令,真才基离开了效力6年的中国移动,只身到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工作,担任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和已经超期服役的前任周寰搭档。周寰当时还保留着研究院党委书记和核心企业大唐移动董事长的职务。

  “建光荣的国家队,做自豪的大唐人”,此时的大唐电信集团已经把未来押到了TD-SCDMA上,成功或许还有机会,但如果失败将会是万劫不复。经过多年的投入,到2005年,周寰对外宣布,TD-SCDMA具备了独立组网的能力;随后,几大运营商开始了实验室或是现网验证。不过,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在自主创新的政治语境和举国体制下,一个属于TD-SCDMA和大唐的时代正在悄然来临。

真才基陨落 成也大唐败也大唐

  低调入主

  虽然完成了职业生涯的关键一跃,但真才基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曾经有业内人士写过一篇题为《真才基入主大唐前途凶险》的文章,认为无论是在产业大环境还是集团内部,真才基都面临着很大的难题。

  或许与周寰耀眼的光芒相比,真才基有些低调与内敛。在入主大唐电信集团的第一年,真才基几乎是“无所作为”,但这种蛰伏注定是短暂的。2007年6月15日,国资委宣布周寰退休,真才基接任党委书记。大唐电信集团告别周寰,迎来了真才基时代;也正是在这一天,“真式大唐”正式开启了自己的历史变革。

  对于新的掌门人真才基而言,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虽然在TDS的首轮大规模集采中,由大唐移动、上海贝尔、广州新邮通和烽火通信组成的大唐移动系拿到了超出预期的36.68%的市场份额,但资金紧绷状态并无改变。之前,大唐移动在技术研究开发资金投入40亿元,在各大银行贷款总额20亿元。

  真才基从上任之后就不断努力以获得多方大力支持,2007年不断拜访国资委、发改委及有关银行。大唐也先后从国开行、建行、中信银行拿到了几十亿到数百亿额度不等的授信;但真正的突破是在07年12月11日,人保集团斥资15亿元入股大唐移动,正式拉开了大唐电信重组的序幕。

  2008年1月3日,大唐电信科技产业控股有限公司在北京正式揭牌,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和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联合也宣布以50亿元入股大唐控股。此前,大唐电信的股东电信科研院、普天集团均曾挂牌转让麾下的大唐移动股份,至此大唐电信股权结构完成调整,重组暂落帷幕。

  大刀阔斧

  在真才基看来,大唐电信集团研发出TD-SCDMA技术只是研究机构的分内事,申请专利和推出样机也是自然的,但怎么把单件的、唯一的样机变成几百万件批量生产的产品,这才是关键。

  这也正是令真才基感到自豪的,让其领导和力推下,大唐电信集团探索了一条“从技术标准入手,然后开发产品,继而推动产业形成专利,再由专利辐射整个行业,提升整个行业水平后占据国内市场”的产业创新之路。真才基将该战略总结为大唐的“四化”——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标准产业化、产业市场化。

  思路虽然清晰,但在执行的过程中,还是出现了一些分歧,特别是在集团核心企业大唐移动发展路线上。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关键词: 芯片 大唐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