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智能计算 > 设计应用 > 汽车人工智能会否步上PC和智能手机后尘

汽车人工智能会否步上PC和智能手机后尘

作者:时间:2016-12-14来源:网络

  所谓的“Wintel”平台自1990年代晚期,孕育了一系列几乎功能完全相同、价格低廉的标准型PC;最近几年,智能手机步上了PC的后尘──我们在 8年前因为苹果(Apple)推出第一支iPhone而见证了手机产业的变革,随着Google的Android平台普及化,智能手机迅速商品化。那…汽车会是下一个吗?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201612/329953.htm

  我的预测是“会”,这是不可避免的;不过这个问题的重点并不在于那样的情况“会不会”或是“何时”发生,而是“更标准化与商品化的汽车”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临?现在已经有不少科技业者的未来命运就与答案系在一起。

  我们也开始看到了汽车商品化的征兆。例如特斯拉(Tesla),虽然他们家的车还远远不到商品化的地步,但该公司已经向业界展示该如何打造一辆“PC车”; 还有正在与福特(Ford Motors)洽谈代工汽车的Google。另外有越来越多的汽车领域新创公司,将未来押注于开发以高性能集成式中央处理器(CPU)为基础的数据导向自动驾驶车辆。

  所以,在幕后推动所有那些汽车产业变化的力量是什么?是对自动驾驶车辆的未来科技梦想?还是汽车转型为服务的新商业模式?或者是因为在深度学习与人工智能领域的算法变得越来越可靠,而这对于汽车安全性以及朝向自动驾驶发展正好是关键?又或者是车辆动力正由内燃机引擎转向电动化发展的环保趋势?

  而 Google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罪魁祸首──扬言要把汽车同质化,就像是微软(Microsoft)/英特尔(Intel)在PC领域所做的,以及 Google自己创造的Android智能手机。这种理论是诱人的,但产业分析师并不希望看到它发生;他们并不太信任Google能扮演社会改革者的角色,并指出了其他数个推动此即将发生之变革的力量。

  车辆基础架构的变化

  第一个可能让汽车商品化的线索,是车辆基础架构即将面临的改变;汽车正朝向更高程度的标准化发展。笔者不久前曾与一家新创公司AdasWorks的创办人暨执行长 Laszlo Kishonti见面,该公司将参加今年度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 2016),发表号称是“首款由单一嵌入式应用处理器驱动的自动驾驶汽车”。

  Kishonti表示:“Mercedes- Benz的S-Class车款内含140个电子控制单元(ECU),但空中巴士(Airbus)只有40个;”他认为,必须要精简化目前的车辆中数量越来越庞大的ECU,而藉由将元器件集成,车厂能使用性能更强的CPU/GPU/FPGA

  Kishonti进一步指出,一个建立在高性能嵌入式处理器单芯片上的平台,有助于开发更具效益的工具,以支持关键的高性能嵌入式软件编程、计算机视觉与人工智能等技术:“有许多车厂都意识到那样一个完全集成式平台的重要性,而Tesla已经证明那是可以做到的。”

  AdasWorks 是从在手机市场提供优化服务的匈牙利公司Kishonti所独立,后者的核心竞争力在于3D绘图技术以及运算性能分析,客户包括诺基亚(Nokia)在内的多家智能手机供货商,以及半导体公司;而AdasWorks 打算把母公司在手机领域的经验移植到汽车产业。

  Kishonti将新公司的未来建立于以人工智能为基础的自动驾驶车辆之上:“当你的车子能收集更多资料,就能变得更厉害;”而他的目标是:“藉由提供集成的、以神经网络为基础的软件工具组来改革汽车产业。”

  Google汽车的策略与Android有什么不同?

  如果汽车就像Android手机一样变得越来越商品化,是因为Google把同样的剧本套用在自动驾驶车辆的策略吗?对此产业分析师表示,并不尽然,虽然它们有相似性,但Google的汽车业务模式以及Android智能手机策略实际上是非常不同的。

  在两者相似性的部分,研究机构IHS的汽车产业资深分析师Jeremy Carlson 坦承,Google的Android以及自动驾驶车辆业务,都是在追求相同的目标──让它们(无论是手机或汽车)“成为人人可负担、可取得的”;不过 Carlson强调,相似性仅止于此,它们的差异更大。

  举例来说,Carlson表示:“自动驾驶车辆的软件需要比智能手机软件更多的测试与验证;这是因为智能手机重启跟自动驾驶车辆重启会有非常不同的结果。”

  更重要的是:“Ford或是其他车厂与供货商,应该对那些测试与验证有帮助,特别是因为涉及硬件的配对,能让Google发现更多的极端案例或是定义更多行为类型,而那些都来自于丰富的实际经验;”Carlson表示,也就是说,Ford能为Google带来不少帮助。

  另一家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汽车市场分析师Roger Lanctot指出,所以现在需要Ford的是Google,而不是Ford需要Google;他表示:“还不清楚Google与Ford在CES前夕所宣布的合作未来将如何,但是引擎仍然是一辆汽车的成本之最重要组成部分,定义了车辆的性能、特色、燃油效率以及动力。

  Lanctot补充指出,值得注意的是,Fiat Chrysler执行长Sergio Marchionne努力推动与通用汽车(GM)的合并,就是着眼于车厂各自开发动力总成系统技术耗费的繁重成本;但是当车辆朝电动化迈进,将会让所有的车厂立于平等之地。

  哪里可能出问题?

  Google 可能会改变汽车产业内部的权力动态,因为该公司所追求的目标与车厂的目标各自不同。“Google的兴趣不在动力总成,他们只关注安全系统以及安全系统与会是电动的动力集成系统之间的互动;”Lanctot表示:“但遗憾的是,当动力集成技术(Ford的关键价值)重要性不如软件与服务(Google的核心),就成为一场灾难。”

  那么车辆的同质化就不可避免了?Lanctot表示:“没错,因为Google对车辆的差异化完全没兴趣,但这同样也是Ford的盲点,是该公司需要厘清的;我的观点是,只为Google生产汽车并非长久之计,无助于Ford解决问题,只能帮忙Google解决问题。”

  好吧…既然Google有可能成为让汽车步上PC与智能手机后尘的唯一元凶,就如Lanctot所作的结论,将会有许多汽车新创公司与车厂把他们的焦点从主要的成本来源──动力集成──转移,朝向以软件与服务来定义汽车的本质。如果这样的转变不会导致汽车走向商品化,又会如何呢?不管车厂们喜不喜欢,我认为这已经是一条已经不能回头的路。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