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 闭

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安全与国防 > 业界动态 > “棱镜门”事件的反思

“棱镜门”事件的反思

作者:孙大军时间:2013-10-08来源:电子产品世界收藏

  自六月初以来,经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的不断曝光,令美国“”监控计划完全暴漏在公众的视线之下,世界瞩目,同时将谷歌等9大公司推上风口浪尖。前不久,《华盛顿邮报》又曝光了美国四大情报收集计划,分别是“大道”、“船坞”、“核子”及“”,这四大计划牵涉范围极为广泛,几乎涵盖世界各国和每个美国家庭。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eepw.com.cn/article/174481.htm

  从目前公布证据显示,美国在全球进行了61000次的渗透行动,目标包括数百个个人以及机构,其中包括香港中文大学以及内地的一些目标。斯诺登声称从2009年开始,美国开始潜入内地和香港的政府官员、企业以及学生的电脑系统进行监控。美国政府网络入侵中国网络至少有四年时间,美国政府黑客攻击的目标达到上百个,成功率达到75%,中国已经成为该项计划中网络攻击最大的受害者,这也揭示了网络空间中美力量对比的基本态势。

  从战略表象来看,美国和西方国家谈中国黑客色变。近年来,中国黑客和来自中国的黑客攻击成为了美国和西方国家常常挂在嘴边的话题。美国各级官员和政客,各种媒体都会不断地说这个话题。每年春天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大会——RSA大会,近年来中国黑客都成为演讲者嘴边的时髦词汇。中国黑客如何厉害,中国网军如何强大,一再被渲染。

  涉及国家安全的最终底线和最高表达方式就是可能的“战争”,所以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网络攻击不仅仅是黑客的攻击行为同时也是所谓的“”。从“”的破坏程度来看,由于现今信息系统的全面渗透,国家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生活等一切都高度信息化。在这样的背景下,所产生的摧毁和影响可以与核弹相比。

  从真实情况看,中国的网络战能力相比美国,差距还非常大。“门”事件只是这种差距的一个缩影。发生在中东的震网病毒和火焰病毒,都传说与美国密切相关。美国官方正式报道的网络风暴网络战演习分别在2006年、2008年、2010年举办了三次,而且参加的联邦机构和技术公司越来越多。之所以我们和美国之间有如此大的差距,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

  一、国家保障能力弱

  美国今天的强大,除了历史原因和地缘优势外,还有一些因素不容忽视,那就是一贯的战略顶层设计和不被轻易阻断的执行。而这种战略顶层设计在信息产业的高速公路上也得到充分体现,其优势和企业能力在信息领域已形成足够的战略威慑力。

  自从网络战成为一种新的可能给对手打击的形式之后,美国几乎年年都有与之相关战略出台,每两年必有一个重大战略出台。奥巴马当选总统不到半年,在2009年5月即发布《网络空间政策评估报告》,其中谈到10条近期计划,14条中期计划,规划非常详尽,在抢占网络空间制高点方面又迈进了一步。2011年,美国发布了《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其网络空间战略的关注点已经从国家战略上升到国际战略层面。

  与美国相比,我国只在2003年发布了《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关于加强保障工作的意见》。顶层战略设计的缺失,让政府对企业整体战略协作、支持、互动和响应能力严重不足,造成了我国在信息安全保障能力体系建设和能力建设方面和美国巨大的差距。

  美国研制的信息电子产品在中国畅通无阻,而中国制造的产品在美国却屡屡受制约。2006年,联想获得美国国务院1.6万台电脑采购大单,却因美国国会议员质疑其安全性而受阻;去年华为、中兴同样被美国调查,并被限制使用范围。

  二、信息系统自主化程度低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向全世界敞开怀抱,以市场换技术,但却并未在核心技术上有所突破,却被国外科技企业掌握着要害部位。据斯诺登透露,从2009年开始,“棱镜”项目对准了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电脑系统,他们潜入政府、企业以及学校的电脑系统,进行秘密监视活动,美国政府网络入侵中国网络成功率高达75%,这与国内重要信息系统核心关键设备无法自主可控有密切关系。

  目前,中国在主机、网络设备、安全设备和云计算等方面对国外的依赖度很高。我国关键应用主机系统主要依赖进口,目前已建的重要信息系统几乎均为外国品牌,包括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也基本在美国企业控制之下。它们依靠自己的路由器、交换机、主机设备、操作系统等信息系统关键核心部件,几乎控制了中国互联网的咽喉,国内80%以上的信息流量,都经过它的产品计算、传输和存储。包括政府、海关、金融、教育、铁路、航天等系统,自主化水平都不高。而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骨干网络、四大国有银行的数据中心,大部分都采用国外公司的产品。

  微软盗版黑屏事件、赛门铁克误杀事件都表明微软、Intel等美国公司在中国的信息系统内畅通无阻;而今天的棱镜门事件又进一步表明,不光科技公司可以畅通无阻,美国政府也可以通过这些公司的帮助在我们的信息系统中为所欲为。

  多年来,美国始终实际掌控着全球互联网的绝对话语权,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反观中国,我们对外依赖度却变得越来越高。棱镜门事件彻底粉碎了相当一部分人所谓“技术无国界”的大同世界理想,在人类社会还是以利益为核心建立团体的情况下,信息网络与现实社会相同,都存在为谁所用和为谁所控的根本问题。在信息产业的高速公路上,如果我们继续甘心于依赖别国,就很有可能成为温水中被煮的青蛙,在毫无知觉中渐渐耗尽自己防御的能力。

  三、企业自主研发能力不足

  “棱镜门”事件凸显了信息系统“自主可控”的紧迫性。数据显示,我国每年进口的半导体产品总额约为1300亿美元,信息网络城门洞开。出现这一局面,最关键还在于自身功夫不扎实,尤其是核心技术落后于人。这次窃听事件曝光后,美国政府依然表现得很强势,甚至反咬一口,将斯诺登说成是中国的“间谍”,这就折射出中国在核心技术层面上的积弱局面,甚至对美国患上了严重的“依赖症”。

  美国强大IT能力的形成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技术和产品优势为主导的时代,这个时代,它具备了先进的核心计算能力、框架、软件体系、个人机和网络,英特尔、微软、Oracle、苹果等巨头企业的崛起是这个阶段的象征;第二阶段是以模式和资源为主导的时代,典型企业包括Google、Amazon、Facebook、Twitter,还有转型后的微软和苹果。在此阶段,经过积累,它已获得软件环境、知识产权和硬件资源优势。

  “棱镜”计划被爆出,还让我们看到,美国政府部门和私营企业在关键战略产业上的完美协作,既维护了国家安全,又在国家安全产业上赢得了商业利益,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又何尝不是一个很好的示范。我们也欣喜的看到,包括浪潮在内的一些国内知名IT企业借助“863”、“核高基”等国家大型科研计划的资金支持,通过自主研发,已经在硬件板卡、系统固件、操作系统以及系统维护管理等各个方面实现了安全可控,系统整体指标达到国际同类设备水平,部分功能技术指标国际领先,可以消除使用国外主机带来的绝大部分安全隐患。

  作为与国家安全更加紧密相关的信息行业,加强管理和准入控制显然更为迫切,相信国家和企事业单位应在以前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关键核心设备的国产化步伐。同时也应像中国厂商难以在美国取得一席之地一样,加强对国外厂商和设备的管控,提高准入门槛。

  “棱镜门”事件进一步证明了国家大力推行信息化“自主可控”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国家应从战略层面认知和规划中国在全球网络空间的利益,加强统筹规划和我国网络信息安全体系顶层设计,整合并提升中国的技术能力,进一步提高对我国的基础网络和重要信息系统安全保障水平;国家重要关键信息系统应对现有设备属性进行统计并进行安全性加固,在今后的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和关键业务网络的建设上,多采购自主可控产品,同时对现有给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国外设备逐渐替换,以免受制于人;国内IT企业应该继续加快推进信息安全技术、产品与服务的自主可控水平,通过市场化加快自主创新,力争在一些重点关键技术领域取得突破。

路由器相关文章:路由器工作原理


路由器相关文章:路由器工作原理


交换机相关文章:交换机工作原理




评论

技术专区

关闭